第2945章 呼啦啦上門

白二郎一臉勉強的道:“罷了,我讓我的文曲星生病,然後你去救他好了,你們畢竟是同僚,也有同門之誼吧?”

白善道:“還可以寫天下大疫,太白治疫。”

白二郎一楞,連連搖頭,“那樣一來,主角還是我的文曲星嗎?”

“文曲星代表朝廷去抗疫好了,太白遊歷而來成了他的助手。”

白二郎勉強同意。

白善便輕咳一聲,整了整自己的衣裳後問,“你覺得我做文曲星的形象如何?”

“不如何,”白二郎道:“文曲星在我心裏是天人之姿,絕不是你這樣的。”

周滿:“那是楊學兄那樣的?”

白二郎想了想後搖頭道:“太俊了,我筆力若是不足,讀者是看他的樣貌,還是看他的才華?我自己想一個,你們別打攪我。”

白善和白二郎都一臉懷疑的看著他,“你一人能寫好嗎?”

白二郎一臉嚴肅的道:“《西行記》亦是我一人寫的,你們怕是不知道它現在京城有多火熱吧?”

可以說比向銘學的傳記也不差,甚至賣出了更多本,明達都說了,連帝後和宮中的嬪妃都悄悄買了來看。

白善覺得這事需要多鼓勵,於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你多努力,若有不解的就問我們。”

周滿:“比如抗疫種痘之事,可以問我。”

“文曲星要寫的文章詩稿,你要是缺了,我也可以給你寫一些,免費給你借用。”

白二郎覺得只是用於話本的詩稿他可以隨便寫,他自己也會寫詩的,雖比不上白善,卻也不差,好歹他也是進士不是?

而抗疫種痘之事他不打算詳寫,既然是寫神仙的,自然該有些神異才是,這樣才能引人去看,也才能把人引到神仙上。

而一些基本的醫理,還有種痘的不少註意事項和操作他都是知道的,甚至還參與過,所以他覺得應該沒有請教他們的地方。

白二郎信心滿滿,回到北海縣整理了一番後就開始拿出稿紙來寫,既然太白不是主角,他就暫時把周滿拋到腦後,重新構思起來。

文曲星要下凡歷劫,太白星也要下凡,那幹脆讓更多的神仙下凡吧,嗯,就先從天上開始寫好了……

白二郎寫起雜書來,白善則是處理了一下公務後發現沒什麼大事,一些小案件董縣尉自己就處理了,都不用他上堂,於是他叫上大吉,和五月說了一聲,“我去青州找人,午時娘子回來了告訴她一聲,她便知道我幹嘛去了。”

五月應下。

誰知道周滿中午都沒回來,她直接在醫署裏吃飯了,明達也在。

她們都沒想到今天來醫署的病人這麼多,而且還多是女人。

從八歲到五十歲,呼啦啦的一群,都是女人。

就是已經接診過不少病人的文天冬都有些手足無措,但來聞名而來的女病人們面對他更是無措,站在院子裏離他遠遠的,一直看到周滿才松了一口氣,雙眼都巴巴的看著她。

周滿看見,也不想把第一次上門的病人嚇走,看了文天冬一眼後道:“組織她們排隊吧,我來給她們問診。”

文天冬心下雖有些失望,但也松了一口氣,他有點兒頂不住這些病人的目光。

滿寶就進屋中坐堂,明達搖著扇子好奇的跟上。

來的女子們也聽到了,立即呼啦啦的擠上去,想要沖到第一個。

文天冬連忙帶著人張手攔住,“排隊,排隊,爾等先按照順序排隊,別擠著。”

沒人聽他的。

文天冬就威脅道:“看你們如此擁擠,顯然是急癥,再擠我就和先生一起進去給你們看!”

女人們“喝”的嚇了一跳,齊齊後退,戒備的看著他。

文天冬抽了抽嘴角,就擋在門前,瞪著大眼睛看她們,“所以排不排隊?”

大家這才拽著自家的孩子或者親戚你擠我,我擠你的勉強排好隊。

文天冬見他們沒意見了,這才側開身道:“第一個進去吧。”

排在第一個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她的手一前一後還拽著兩個,一聽說可以進去了,她立即拽了倆人就要一起進去。

文天冬無奈的攔住她道:“一次只能進一個。”

她有些著急,“哎喲,我就是帶我兒媳婦和我女兒來看病,我再順便來看看的,我得跟著呀。”

文天冬堅持,“看病一人進去就行,裏面就是我們署令和……女眷,都是女的,她們還能吃了她們啊,放心,我不進去。”

婦人猶豫不決,“我帶她們進去。”

文天冬還要攔,屋裏的周滿便揚聲道:“讓她們一家一起進來吧。”

文天冬只能讓開,婆媳母女三人一起進去。

桌子靠窗放著,這樣光線足,周滿坐在桌子後面,桌子上放著脈枕等物,而明達公主正搖著扇子坐在一旁,正擡起頭來一臉好奇的看著她們。

周滿一臉的無奈,沖她們招手道:“上前來吧。”

婦人立即扯著兒媳婦和女兒上前,一臉的討好,不太規範的屈膝行禮道:“大人,我是聽我們裏正家的娘子說大人這裏看病不抓藥是不要錢的。”

周滿:“……倒也沒錯,來來來,我給你看看,放心,你要是不想抓藥,我一定不給你開藥方。”

婦人卻沒坐下,而是先把一直低著頭不動的兒媳婦拉了上來推到桌子前討好的道:“先給我兒媳婦看,先給她看,我不著急。”

周滿便笑了笑,讓她兒媳婦坐下,擡起頭來。

只是她耳朵尖都發紅了也不肯擡起頭來,滿寶就拉過她的手把脈,笑問道:“問什麼的?”

“問子嗣的,”兒媳婦沒說話,婦人順溜的接口道:“她和我兒子成親半年了,到現在都沒孩子呢。”

周滿:“……倒也不用這麼急,生育也是要看緣分的,緣分到了孩子自然就到了,我看她脈象還挺強勁的,你多大了?”

周滿沒忍住,低頭去窺兒媳婦的臉,差點兒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明達忍不住用扇子遮住臉,淚花都快要笑出來了,她忙提醒道:“滿寶!”

周滿便微微坐直了一些,但依舊讓她擡起頭來,“我看看你的臉色和舌苔。”

婦人就推了一下她兒媳婦,“快擡起頭來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