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4章 配角

他就是一個小行商,雖然來往萊州多年,但誰沒事會去打聽渡口的圖紙是誰畫的?

能知道渡口是在哪任縣太爺下修建的就算不錯了。

不過……

程九郎心中一動,連忙道:“或許有一人知道。”

“誰?”

程九郎道:“程某有一個朋友,他是青州人,姓錢,這位錢先生是個讀書人,在縣學裏教過兩年書,還在臨淄縣和青州刺史府裏當過吏員,他不僅有才能還消息靈通,我等小行商不知道的事,他或許知道。”

白善挑挑眉,問道:“不知他此時在何處任職?”

程九郎面不改色的道:“他不適官場,所以賦閑在家,不過我想白大人若親自上門去請,他應該願意去北海縣的。”

他道:“白大人不同於其他大人,以前他說起大人時也是贊譽頗多。”

白善雖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但的確挺高興的,於是問了錢先生的地址後記下。

白善又下去送了一趟程九郎,暗示道:“今明兩日休沐,我們也就是出來走走,故不好多打攪萊州的士紳和官員。”

程九郎領會,立即道:“程某明白,大人放心,我不會泄露大人身份的。”

白善表示滿意,還邀請他,“下次要是回青州,可以繞道來一趟我們北海縣,本縣請你吃海鮮。”

程九郎笑著應下,告辭離去。

白善看著他離開,轉身上樓。

周滿幾個看著他樂,問道:“你接下來還要見什麼人?”

他癱坐在椅子上,搖手道:“不見了,今日累得不輕,不想動彈了。”

說是這麼說,等到傍晚的時候他還是和周滿帶著大吉和西餅蹲到了碼頭和才下工,或者還依依不舍等著叫的短工們混在了一起,問起他們每日賺到的錢,搬運的貨物種類,來往的船只誰家的最多,誰家的最大方之類的問題。

等聊完,白善手裏的麥芽糖也送完了,天也快黑了,他起身怔怔的看了一會兒還在海上飄著的船只,轉身牽著周滿的手回客棧。

白二郎和明達也逛街回來了,他和白善道:“我們幫你問過了,從萊州渡口出去的貨物,最多的是瓷器和漆器,還有就是布料和毛皮了。”

“但布料也多以麻布和綿布最多,綢緞也有不少,但跟這幾樣比起來就少很多了。”白二郎道:“除此外,還有金銀器、酒、藥和銅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反正什麼貨物都有,我問了一下價錢,好些東西這裏都比青州的便宜,那些店家說,別看這裏和萊州城就半個時辰的路程,但價錢卻是兩個樣子,好多人特意從城裏出來這裏買東西呢。”

“不進城他們就少交一份入城稅。”

白二郎問:“那你以後要不要把北海縣衙搬到龍池去?那樣能多收一份稅?”

周滿聞言看向他,道:“這可太招人恨了。”

白善也忍不住樂,看了一眼周滿後道:“我可不要似傅大人那樣被人記恨好多年。”

周滿辯解道:“我沒記恨!就是……忍不住念叨兩句而已。”

白善:“然後想辦法從傅家手裏賺回來?”

周滿:“……你別亂說啊,我和傅二姐姐可是好朋友。”

白善笑了笑,這才和白二郎道:“民富才是國富,縣衙沒必要和商人爭這幾分利,而且你也看到了,這一片的東西普遍比城裏的便宜,所以縣衙讓的利最後還是要回到當地百姓的手中。”

說白了,他將縣衙設在龍池收了他們的入城稅,難道他們不會加在商品價格上嗎?

就和小時候的滿寶一樣,傅縣令收了她的入城稅,她轉身就提高了糖的價錢賣給傅二小姐,加倍從傅家身上賺了回來,最後總結下來都說不出到底是誰虧了賺了。

所以還不如手松一松,讓他們便利,也讓當地的百姓得些實惠。

明達瞥了一眼白二郎,見他一臉受教的模樣,但一看就是沒往心裏去,便知他沒有深想,她本想提醒一兩句的,但想到他也不外放當官,想再多也沒有,幹脆問道:“父皇讓你寫的書怎麼樣了?”

白二郎身子一僵,說不出話來。

周滿和白善立即看向他,“你寫得怎麼樣了?”

白二郎撇撇嘴,不太高興的道:“就寫了一點點,不甚滿意,我已經將其棄為稿紙了。”

周滿就伸手道:“給我看看。”

白二郎不答應,“還沒開始寫呢,怎麼給你看?”

“就看稿紙。”

“不行!”白二郎堅決不答應。

周滿就瞇了瞇眼睛,“那可是寫我的,憑什麼不給我看?說,你是不是醜化我了?”

“我沒有!”他叫道:“我是那樣的人嗎?”

白二郎沒醜化周滿,他就是忍不住照實寫了而已,然後就寫得不似神仙了。

他自己都覺得寫得不好,神仙怎麼會小氣記仇貪吃成這樣呢?

他有些不滿的看著周滿道:“這本書太難寫了,我不明白,陛下為何要我來寫。”

明達:“你寫向公子都能寫得這麼好,滿寶從小與你一起長大,她的事你都知道,應該更好寫才對呀。”

白二郎沈痛的搖頭道:“不,更難寫了。”

白善忍不住道:“誰讓你去寫她,陛下是讓你寫神仙,只是要將其中的太白描寫成滿寶的樣子而已。”

周滿:“咦,不是主要寫我嗎?”

白善和白二郎道:“實在寫不了,你就隨便寫吧,將太白的形象留著,我來寫!”

周滿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白二郎,“不是要寫太白下凡記嗎?”

白二郎卻看著白善:“原來太白可以略寫嗎?”

得到白善點頭後他便精神一振,高興起來,“其實我最想寫的是文曲星,文曲星下凡渡劫不比太白下凡渡劫更有看點?”

“既如此我可要放開寫了,那太白只是個小配角,嗯,那樣都不用你幫我寫了,寥寥幾筆過去便是,不就是滿寶的形象嗎?簡單,圓臉,白肌,活潑,罷了,勉強算你溫柔吧,抱著一把琴,背著一個藥箱行走天下?”

周滿:“……幾筆帶過,那你還寫我做什麼?太白下凡來就是露個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