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3章 相逢有緣

白善他們聰明,人家管事也不傻好不好,而且你有沒有貨,多問幾句就知道了,要運的什麼布匹,產地哪裏,要去哪裏,需要多少人手,時間上可有要求……

一番話下來,哪怕白善言之鑿鑿,說得好像是真的,余管事也覺得他們不是真的要運貨。

而且相比於他們商號的船,這一行人顯然對渡口碼頭更感興趣,余管事覺得他們不似來找船運貨,倒像是來摻一腳商船的生意,和他們商號搶生意呢。

所以一開始他還熱情,談到後面他就冷淡了許多。

白善心中嘆氣,他言語不真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們到底沒有真正行商的經驗,這是騙不了人的,他也不可能真的弄一批布料來走一趟江南。

消息是打聽不下去了,白善很大方的付了飯錢,沒讓余管事掏錢,本意是表達歉意。

但這落在余管事的眼裏就更顯得白善他們居心不良了。

余管事恨不能拍自己一巴掌,覺得他這就是遇到快要入行的同行了,叫你多嘴,叫你腳快。

於是他也不想坐下去了,起身道:“白公子,余某人商號裏還有事忙,今日就先行告辭了,白公子若有意走我們的商號,只管到余家商號來找我,不管運什麼貨,我都給您算便宜些。”

白善笑著應下,也不想再在酒樓裏坐下去,他們是趁著休沐的空隙過來打探敵情,哦,不,是打探底細,所以他們的時間不多,明天就得回去。

他打算送走余管事便再去碼頭上找人聊聊天,找一下苦工也可以,他們雖然只能知道一些細節的事情,但窺一斑而知全豹,他現在還沒找到可以造渡口的大匠,但可以先問問以前萊州的渡口是怎麼建造的,要是能把當年那些工匠及其後人找到……

白善算盤打得啪啪響,便也起身,打算送余管事下去。

周滿他們也撫慰了一下被面傷害到的心靈,也跟著起身。

才下到二樓,二樓上也有幾人要往下走,看到三樓有人下來便側身讓了讓,白善偏頭看了一眼,雙方對上視線,都是一楞。

程九郎有些不太敢認,但一對上白善的眼睛,看到他眼中的驚訝,程九郎就知道自己沒有認錯。

他連忙躬身行禮,白善已經先他一步笑道:“原來是程兄,竟這麼巧,你這是還在萊州,還是已經從江南回來了?”

程九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管事,福至心靈,笑道:“才從江南回來,沒想到竟會在這裏碰見白公子。”

余管事認得程九郎,程家也有商船在此,但不大,且只有一條船,有時候他們的貨裝不完,便會在碼頭上找別的商號的船,反正大家多半會結伴南下或北上,這樣安全一些。

他目光懷疑的看向白善,難道是他推算錯誤,這真是來做生意的,而不是來搶生意的?

他腳步頓了頓,然而白善已經送客,他就只能順著下樓,離開前,他再次重申,“白公子,我們余家一共有三條船,有十來年的航運經驗,比別的商號要安全許多,您考慮好了,可以帶著貨物來找我,我會找東家再給您算便宜些的。”

至於原價是多少,又便宜多少,到時候再說。

白善笑著應下,送走余管事後便轉身上樓,和程九郎又重新叫了一桌酒菜。

周滿和白二郎悄悄摸了摸肚子,覺得是吃不下了,再吃就撐了,對胃不好,所以他們只能看著桌子上的吃食嘆氣。

程九郎也沒想到會遇見白善,一進包房便重新行禮,“程某人拜見白縣令……”

“快快免禮,”白善笑道:“我們有同行之誼,程九兄何必如此多禮?”

程九郎再行一禮,“當日同行不知白大人身份,多有怠慢,還請大人恕罪。”

“這是哪裏的話,那日我們相談甚歡,哪裏來的怠慢?”等寒暄完,白善這才和白二郎和公主介紹道:“這是我們上任時在路上碰到的朋友,程九郎。”

又和程九郎介紹道:“這是我師弟,也是族兄弟,他在家中行二,這是二夫人。”

程九郎立即行禮,“白二公子,二夫人。”

此時的程九郎單純不已,並沒有察覺出不對來。

雙方這才坐下,程九郎知道白善的身份,自然知道他不可能是為了走貨而來,但見他身邊並沒有萊州的官吏陪同,便知他是微服過來,這就有些微妙了。

就算北海縣和掖縣相鄰,縣令這樣的主官若是沒人邀請,一般也不會到臨縣來的。

“白大人來掖縣可是有公幹?”

白善笑了笑,沒說自己是公幹還是私自過來,只是道:“我來看一看萊州渡口。”

他看向窗外的碼頭,“早聽說過萊州渡口,但我還沒來見過呢,這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繁華得很。”

程九郎便道:“要論渡口,揚州和杭州的都更繁華,不過萊州碼頭雖小了些,卻也能容納不少船只。”

“可有船只進不了渡口,須得停在外面?”

“這是常有的事,”程九郎道:“尤其去年陛下拿下了遼東,有不少船只會往遼東去,從新羅和百濟過來的船只也越發多了,渡口一時容不下這麼多船只,大家就只能排隊。”

白善目光微閃,“最長需要多久?”

程九郎笑道:“並不是很久,最多一個晚上加半天,若是遲遲不能進渡口上岸,船只還可以再往上去青州。”

白善也知道青州有個渡口,問道:“那為何不去青州呢?”

“青州的那個渡口更小,不好停泊,又駐紮大軍,商旅都不愛走那邊。”

白善明白了,有大軍在,說不定還要多一份孝敬之類的,事情更混雜。

白善問的是渡口的事,程九郎能知道的基本上不是什麼秘密,在這裏行商的商號多半都知道,所以他回答得很幹脆,白善問什麼他答什麼,不知道的便直言不知道。

白善高興不已,便問道:“程九兄可知道萊州渡口是誰畫的圖紙?”

程九郎楞了一下後搖頭,“不知道,應該是工部吧,大人都不知,程某更不知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