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0章 不分

他生怕他爹讓他落商戶,連忙道:“爹,我覺得滿寶說的不錯,就把生意記在立君名下唄,一家子骨肉,立君還能坑我們?”

周立君:“……”

周五郎和周六郎連連點頭,他們也不想分家,要是分了家,生意主要是他們這三個小的家裏在經營,他們都有被落商籍的風險。

雖然滿寶說過商籍也能考科舉當官,但限制頗多,而且想要更進一步難上加難,有的人就因為是商籍,縱是才識不俗,一生也難上五品。

雖然他們覺得五品就很厲害了,但孩子們能更上一層樓,他們為什麼要在底下呆著?

他們不說多厲害,至少戶籍上不能拖孩子的後腿不是?

聽滿寶說,家裏要是商戶,當了官兒,那禦史的眼睛就跟門上的兩個燈籠似的,恨不得你吃一頓飯都要扒拉出你是不是違制了。

這麼憋屈,還不如不當官呢。

當然,這是遠的,他們就說近的,雖然這些年他們三個小的算是獨自在外闖蕩,自己做生意算熟練了,但家裏的事還是主要聽幾個哥哥的,尤其是大哥的。

周四郎能一出門小半年,完全不擔心家裏,不就是因為家裏有大哥大嫂他們,他可以後顧無憂嗎?

要是分家,家裏就他媳婦帶著幾個孩子了,那是在外頭睡覺都不能安穩啊。

所以三人齊刷刷的扭頭看向周大郎,問他,“大哥,你說呢?”

周大郎:“……我聽爹的。”

老周頭就飛快的接了一句,“那就不分!”

說完了看向老妻,聲音低了一些,問道:“你覺得呢?”

錢氏也放下心來,笑道:“既然你們都不想分,那就不分吧。”

她看向周立君。

爺奶早和周立君向銘學商量過這事兒,她也和向銘學商量了許久,早已拿出章程來,頷首道:“我同意把家裏的生意都放在我名下。”

大家都呼出了一口氣。

周立君道:“我和爺奶商量過,既然要放到我名下,那就放幹凈一些。”

她扭頭看了一眼向銘學,道:“銘學說,商鋪這些東西可以記在你們名下,只是生意不可以而已。”

商鋪田地都算固產,只要不是自己經營,那就不算在內。

於是大家商量過後,決定將所有鋪面放在老周頭名下,他是戶主,放在他名下是沒什麼問題的。

當初買的時候也是用的公中的錢,只是生意的投入不一樣而已,當時就分好的,現在這一部分並沒有改變,該是大家的多少就還是多少。

只是需要補充一些東西。

比如把鋪子都轉到老周頭名下,然後周立君再和老周頭簽訂租賃的合同,回頭拿到衙門裏入檔,這筆生意名義上就算是她的,只是私底下他們家裏再另外簽好契約,分好各自的份額就行。

京城的飯館、雍州的商鋪都記在了她名下,飯館她只是擔一個名,因為是周五郎和周六郎管著的,她還得與他們簽訂用人的契約,每月他們都從飯館裏支取工錢……

雍州的商鋪和面膏的生意本就一直是周立君管著的,現在也不改,只不過周立君也不是白幹活兒的,每年她都能從鋪子裏多分半成,之前也是這樣的,所以沒怎麼改變。

至於周四郎和周二郎現在做的生意,全都記在了她名下,她與他們都簽訂了用人的契約,商隊歸屬於她。

不分家,這些只不過就是換個形式存在而已,需要改變的東西不多,向銘學帶著周立君和周四郎跑兩趟衙門就能辦好。

不過這是明天的事了,老周頭見兒子們還算齊心,心中高興,一高興就難得大方起來,“立君也不能白給你們管著這些東西,每年從公中拿出一筆錢來給她。”

但是給多少呢?

老周頭糾結了一下後看向老妻,遲疑道:“給十吊?”

錢氏:……

眾人:……

周四郎覺得他爹太小氣了,道:“爹,一個月最少給個兩吊錢吧?”

老周頭:“那一年是多少?”

“二十四吊。”

老周頭一臉的肉疼。

周立君本想說不要的,畢竟她的生意本來就一直和娘家這邊扯在一起的,她不過多擔了一些名,最多一年多跑幾趟衙門罷了,但見爺爺這麼心疼的樣子,她立即不反對了。

老周頭挪了挪身子,見大家都不反對,只能點頭道:“行吧,那就這麼多。”

向銘學眼中都忍不住閃過笑意,和周立君回自己的家時就問,“這點錢並不多,你也不是非得要,何不拒絕呢?”

周立君道:“拿就拿了,回頭用這些錢給爺爺買些東西他就高興起來了。”

向銘學笑著搖頭,“你呀,就是喜歡逗祖父。”

周立君在周滿外放後不久就和向銘學在外面買了一個院子搬出去,也不遠,就在常青巷那邊,和白大郎白善他們的院子不遠。

自己住有壞處,那就是家裏人少了,她需要操心的事情多了,她現在每日出門,不是自己帶著孩子,就是向銘學帶著,要麼就送回周宅裏讓嬸嬸們一起帶。

好處就是更自在了一些,圍墻之內都是自己的地盤,她想幹嘛就幹嘛,就是晚上在房間裏吃飯也沒人念叨。

向銘學牽著她的手往回走,笑道:“明日我與你們同去縣衙,只不過羅江縣那邊……”

“帶上我爹,到時候我簽好了文書,你讓他帶一個管事回去,他們就知道怎麼辦了。”

向銘學也是這樣想的,他想了想後道:“你們家也該買幾個下人了,這一輩還能你給擔著,下一輩怎麼辦?忠心的仆人是要從小養著的,不說世家士族,就是一般的富貴人家也會養忠心的下人以備用。”

“除了下人外,還可用親族,你們家有能用的親族嗎?”

那當然是有的,七裏村裏這麼多人呢,不過也得好好的挑,這是互相成就的事,要是生出怨懟就不好了。

周立信和周立如就是來旁聽一下,聽完就回家去了,周立信此時住在周宅裏。

關辛考中明經後在京城求了官職,周立學和周立固的名次比較考後,所以補的是外放的官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