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9章 家宴

老周頭坐在小凳子上切藥,切到一半就嘆氣。

錢氏沒管他,她也在切藥,老周頭就又嘆息一聲。

錢氏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問道:“你又怎麼了,老五媳婦說了,這些藥都是急用的,回頭還要拿去碾成粉末做藥膏呢。”

老周頭這才加快了切藥的動作,但還是忍不住話,“你說我們真要分家?”

錢氏沒說話。

老周頭心裏是不願意的,他嘟囔道:“我們都還活著呢……”

總覺得分家以後家就散了,現在沒分家,老四他們用滿寶的官帖天經地義,滿寶每年分賬也天經地義,多一點少一點都是一家人,大家糊弄著過就行,沒誰放在心上。

可要是分家,這些事情就都要重新論了,不然,東西分得多了,心裏難免有些疙瘩。

老周頭知道自己不如老妻聰明,因此問她,“別的不說,要是分家,做藥膏這門生意就是老四、老五家的和滿寶立君她們幾個了,我們兩個天天在家裏給她們切藥,日子長了他們能沒有意見?”

所以村裏的老人只要還在就不分家,最主要的原因是服役納稅,次一等的理由就是老人難做了。

分了家,兄弟幾個,老人是幫老大家幹活兒,還是幫老二家?那老三家怎麼辦?

尤其他們家可是有六個兒子呢。

他倒是可以兩手一攤說以後跟著閨女過,可他也不能這會兒跑去青州跟著滿寶啊,所以同樣的,幫了這家幫不了那家,也太難了。

而且……老周頭嘟囔道:“我就想切切藥……”

像老大家的,廚房裏的活兒他做不來,老二老三他們都在裏幹農活,他倒是可以幫的,但他不想幹,太累了,他都這把年紀了,可以享福,為什麼又要到地裏去勞作?

所以不分家多好,每年依舊一個勞役,家裏有閑人就送去服役,沒有就交錢。

他不管幹的什麼活兒,最後都是給所有兒女幹的,因為最後賺的錢都有一部分交到公中給大家分賬。

錢氏見他說得這麼委屈便道:“先問問孩子們。”

“做什麼要問他們?”老周頭道:“我們還活著呢,我們拿主意就是了,就聽滿寶的,把家裏的生意都記在立君名下,現在家裏那幾個鋪子不也記在她名下嗎?”

錢氏道:“現在家裏有錢了,孩子們也各有營生,我不知他們是怎麼想的,總要問一問,我也覺得不分家好,但總要他們心甘情願才好。”

她道:“這麼多的產業一下就都交給立君,他們要是心不甘情不願,那才是壞事。”

老周頭就嘟囔道:“以前你不也撒潑說不許分家嗎?”

錢氏就生氣了,哐的一下將刀插在了案板上,問道:“我什麼時候撒潑了?家裏說過分家嗎?那會兒是什麼時候,這會兒是什麼時候?那會兒家裏什麼都沒有,分家等於找死,現在就算分家了,他們各自也能過得好……”

“好好好,你說的都是對的。”老周頭覺得滿寶總是忘事這一點兒就是跟她學的。

周四郎收到信說家裏出了大事,讓他回來商量大事,於是將商隊交給了三子,讓他們繼續在夏州等著西域來的人,他就帶了兩個人就趕忙跑回來了。

周二郎和周三郎則是把家裏的事情托給了村長,然後找了上京的商隊一起走。

兩方人馬是一前一後到京城的,只是他們到京城兩天了,老周頭也沒說是什麼事。

當然了,老周家也沒什麼秘密,他們很快就從各自的妻兒那裏知道了原因。

這兩天他們心就跟火燒似的,都有主意,卻不知道其他兄弟是什麼主意。

錢氏覺得人既然已經到齊,那就沒必要拖著,等他們休息了兩天,緩過勁兒來了,各自的小家也商量過以後,她就讓小錢氏早些做飯,還把出嫁的周立信、周立君和周立如三姐妹給叫回家,一起商量這件事。

老周家人多,包括小的孩子們,整整坐了三桌。

錢氏坐在首座上,看他們都吃得差不多了,便扭頭看向老周頭。

老周頭就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

小輩們見狀,便也紛紛放下碗筷。

老周頭看到幾個小的孫子,直接揮手道:“他們也坐不住,讓他們自己出去玩吧,今兒既然大家都在家裏,孫女婿們也來了,那就一塊兒說說話。”

方氏立即讓六頭把弟弟和外甥侄女們都帶出去玩兒。

六頭便繃緊了小臉,一臉嚴肅的把一群孩子往外領,“別吵,爺爺他們要說大事兒,我們去花園裏玩兒。”

“那我能去找鄭奶奶玩嗎?”鄭氏很喜歡孩子,總是會給他們點心吃,周家的小孩兒以前最喜歡小姑,現在則最喜歡鄭氏。

六頭也喜歡鄭氏,於是點頭,“走,我帶你們去。”

屋裏,老周頭道:“你們應該也都知道家裏為啥叫你們回京城了。”

當初信是當著周大郎和周五郎周六郎的面念的,老周頭這話主要是和周二郎周三郎和周四郎說,他道:“你們妹妹說了,現在她和你們妹夫做的是得罪人的事,家裏的生意越做越大,不定什麼時候就出事了。所以得想個辦法避開。”

“老大家裏呢,三娘是官兒,立重以後也要回羅江縣去考縣衙,立學更是已經補官,那就不能跟商沾上關系,老二家呢,立如出嫁了,這件事對她沒影響,但以後立威的孩子總要念書考官吧?”

現在老周頭出了兩個當官的孫子,還有當官的孫女和孫媳婦,心早就養大了,他覺得他現在家裏有錢了,供得起孩子讀書,將來重孫子肯定也要讀書考官的。

“而且滿寶來信說了,立威現在跟著他姑父,將來說不定有造化,所以二郎家裏也要註意一些,”老周頭道:“老三家更不必說,立固當了官兒,現在他弟弟還在識字,以後要跟著滿寶學醫術的。”

老周頭說完看向五頭,問道:“五頭,爺爺說的對吧?”

五頭楞楞的點頭,“對呀。”

老周頭就滿意了,看向剩下的三個兒子,“你們的孩子都還小,但現在肯定也都要打算起來了,老四,現在家裏的生意主要是你做,你說,你是要落商戶,還是咋的?”

周四郎立即道:“那當然是不能落商戶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