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5章 太白

天還沒亮,白善就被驚醒了。

住在驛站最不好的便是這一點,同一棟樓裏只要有人起了,動靜大一些就會被吵醒。

白善微微偏頭看了一眼抱著他胳膊還睡得特別香的周滿,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發現出了不少汗,或許她也覺得熱,松開了他的胳膊,直接往後一退,雙手放在腦袋邊繼續睡,只是眉頭微皺,不太舒服的動了好幾下。

白善就伸手在床的外側摸了摸,摸到一把蒲扇,拿起來便給她扇涼,周滿眉頭舒展開,又沈沈睡過去了。

白善卻沒了睡意,幹脆側身躺著,一邊慢悠悠的給她扇涼一邊想事情,也不知過了多久,聽到唐鶴在外伸了一個懶腰,還念叨:“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今日又是好天氣啊。”

“老爺,這天還沒亮呢,您就知道是好天氣了?”

“青州少雨,再壞能壞到哪裏去?你別給我烏鴉嘴,去給我打水洗漱,一會兒我要去街上吃火燒。”

明理應了一聲,轉身下樓去打水。

唐鶴則揮著胳膊要下樓轉一轉。

屋裏,白善扭頭看著周滿,也不知道是因為唐鶴說話吵到了她,還是因為他說到了火燒,她眼睫毛微微顫動,慢慢睜開了眼睛。

白善看見忍不住笑出聲來,“醒了?”

周滿伸了一個懶腰,背過身去躺了一會兒,涼風從蒲扇上落在她身上,她就又轉過身來看他,“我剛才迷迷糊糊似乎聽到有人說火燒。”

白善一手拿著蒲扇,一手撐著腦袋沖她樂,“唐學兄說的,怎麼,你饞了?”

周滿就將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道:“不是饞了,是餓了,過了一個晚上你沒餓嗎?”

白善一樂,起身下床,順便伸手將她拉了起來,“那就起身吧。”

倆人穿好衣服出去,大吉和西餅也醒了,聽到動靜上來看了一眼,立即轉身要去廚房打熱水。

倆人不急著洗漱,正要下樓去找唐鶴,突然一道輕響,倆人下意識的擡頭,就看到唐鶴站在一個凸出的窗口裏往下看他們,招手笑道:“上來。”

白善瞪大了雙眼,他住了這麼多次青州城驛站,怎麼不知道上面還有一層?“

他轉動著腦袋要找樓梯,周滿已經找到,直接拉著他上去。

到了上面才發現是個小閣樓,只是被弄成了茶室,這裏是這一片最高的地方,三面都是窗,還是大窗戶,推開就能看到外面的街景。

只是現在天才蒙蒙亮,外面並沒有熱鬧起來,許久才有一兩個人走過。

但此時三面窗都打開,風吹進來,三人都感受到了涼意。

周滿舒心的呼出一口氣,“清晨真好。”

三人聽到腳步聲,回頭看去,就見殷或提著袍子小心翼翼的上了臺階走上來,等站到了屋裏他才呼出一口氣道:“這閣樓建得還挺驚險。”

白善問:“你恐高?”

殷或否認,“只是對於這種無著無根的高處不適應而已。”

唐鶴微微一笑,聞到了味道,便伸長脖子往遠處看了一眼後道:“諾,我說的火燒,上次從他家的攤位上走過時我就想吃了,奈何急著出城,又剛吃完早食,所以就沒吃上。”

大家探頭去看,確定好位置後就收回了視線,開始兩兩占據一扇窗戶看向正要醒來的青州城。

夜空中最閃亮的那顆星就撞進了周滿的眼裏,她驚嘆道:“今天的太白星可真亮。”

唐鶴也擡頭看去,看到離它很遠的幾顆星星已經在天光下漸漸黯淡,而它還亮閃閃的懸掛在天空上,便微微一笑道:“太白星也叫啟明星和曉星,不僅是清晨最亮的一顆星,有時候也是黃昏入夜時最亮的一顆星。不過今天的太白星的確更亮。”

白善就看向周滿,含笑道:“說起來,你與它還是親戚呢。”

不說唐鶴,連殷或都忍不住看過來,“太白星?你說的是太上老君?”

白善頷首,周滿臉色爆紅,見他還要說便伸腳踢他,“不許瞎說!”

白善便跳著躲開,哈哈大笑道:“怎麼能是瞎說呢,這可是有理有據的。”

殷或見他在屋子裏蹦跳,不由抓緊了窗戶,臉有點兒發白。

屋中的其他三人都是善於觀察的,立即停止了打鬧,“你怕掉下去?”

“不會掉的,雖然是伸出來的房間,但也很牢固的。”

殷或點了點頭,只是也沒松開手。

唐鶴便笑著轉開話題,“是因為她是仙子轉世?”

白善驚奇,“學兄怎麼知道的?”

這個傳說只在七裏村周圍盛傳的。

唐鶴:“你們忘了?我曾經到過七裏村,還有大梨村上的道觀,當時我可是聽到了不少傳說。”

白善就哈哈大笑起來,和滿寶道:“這可不是我說的,唐學兄早知道了的。”

周滿這才不再和他鬧。

白善道:“村裏的人認為滿寶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而太白是太上老君的學生,所以他們不就是親戚嗎?”

唐鶴笑著搖頭,“那你不如說滿寶就是太白算了,反正都是女子……”

他說到這裏一頓,突然一臉驚悚的道:“天啊,不會是真的吧?”

他轉過頭去上下打量周滿,問道:“你會彈琵琶嗎?民間認為太白是著黃衣,戴雞冠,彈琵琶的女神,你也是老君座下的弟子,說不定你就是太白轉世呢?”

周滿:“……唐學兄,你是沒睡醒嗎?”

白善卻若有所思起來,“也不無可能,太白司虛災疾病……”

他和唐鶴一起看向周滿。

周滿忍不住後退一步,雙手交叉擋在胸前,戒備的看著他們,“你們想幹什麼?”

殷或道:“這樣的話在京城不好傳,在青州這樣偏僻貧窮的地方卻正好,而且你不是信道嗎?倒也不沖突。”

周滿滿眼迷惑,“圖什麼呢?”

當年她娘到處造謠她是天尊座下的童子,是因為她“治好”了她娘的病,她娘為保護她到處傳的。

但她現在已經遠近聞名的太醫,她用不上這個名聲了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