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2章 悄悄話

白善讓人去拿了筆墨紙硯來寫合約,“諸位看何時支付定金和尾款?”

孫縣令問,“這一次白縣令帶了多少鹽來?”

白善笑道:“不多,但也足夠幾位的第一批貨了。”

幾位縣令私底下商量了一下,和他道:“等我們下次派人來拿貨時交貨款。”

白善並不怕他們賴賬,鹽這東西每天都要用的,各縣官衙每隔三月就要進貨一次,一次不給,難道他不能賣給別的縣衙嗎?

除了必須提供給刺史府的官鹽外,和其他縣衙的交易都是自願的。

孫縣令他們也沒想賴賬,和白善定好合約後便笑道:“我看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們出去一起用個晚飯?”

驛站的飯菜不香嗎?

他還從外面買酒了,就不能在驛站吃嗎?

幾位縣令已經道:“白大人,我們今日都是大出血,只有你賺了錢,這飯資……”

大家正攛掇著讓白善請客,一個侍衛蹬蹬的找上來,沖著白善抱拳道:“白縣令,殿下召見。”

縣令們立即嚴肅起來,和白善道:“白縣令先忙去吧,我們回頭再聊。”

白善也連忙起身,和大家團團行禮過後便要和侍衛離開。

侍衛道:“還有周大人和殷公子,殿下在等著呢。”

白善便去樓上請周滿和殷或下來。

孫縣令等人目送他們離開驛站,眼中有些羨慕,“應該是好事吧?”

“總不會是壞事吧?”

“但那侍衛看著很嚴肅啊。”

周滿也覺得侍衛很嚴肅,於是問他,“太子心情如何?”

侍衛瞥了她一眼後道:“殿下在酒樓裏等你們。”

那就不是壞事了,她送了一口氣,因他是東宮侍衛,倆人也算熟悉,便道:“那你何故板著一張臉?”

侍衛臉色更冷了,“我本就如此,廢話少說,趕緊的吧,殿下要等急了。”

說罷打頭走在了前面,將他們領到酒樓就指了樓上道:“三樓。”

不用他親自帶人,掌櫃的知道他們是太子的客人,立即彎著腰來請人。

包房裏,白二郎和公主也都在,但唐鶴和兩位禦史都不在,也不知道太子這請客的人選是怎麼選的。

三人進去後和眾人行禮,在剩下的三個位置上坐下。

太子道:“孤後日一早便啟程離開,鹽場上的事你們多費心。”

他並不拐彎抹角,在他看來,坐在這房間裏的都是自己人,殷或算半個自己人,但他父親是殷禮,是皇帝的心腹,他現在做的事並不懼皇帝知道,所以不必隱瞞他。

雖然白善和周滿從不覺得自己是太子黨,奈何太子不這麼認為,他對白善道:“曬鹽法對江南鹽稅很重要,如今適合大規模曬鹽的地方,除了青州便是萊州和登州一帶了,孤去看過,兩州的吏治還算清明,過一段時間他們會派一些人過來北海縣,到時候你教他們怎樣曬鹽。”

他道:“一旦江南鹽場震動,所需的鹽不是北海縣一地能出產的。”

白善應下,問道:“臣是要免費教嗎?”

太子就看向他,“你可以要東西,自己去談。”

白善就有些興奮,然後壓低了聲音問,“他們知道江南鹽場會有變嗎?”

“孤沒有露過口風。”

白善就明白了,他們估計不知道,這就是信息的不對等了。

太子不知道他心裏在憋著什麼壞主意,也不想知道。他只要不知道,那這件事就跟他沒有關系。

所以叮囑完白善,他直接就扭頭和周滿道:“明達留在此處,你多關照她的身體。”

周滿拍著胸脯表示沒問題。

太子感受了一下青州的夏天,心裏其實是很有意見的,但這會兒天氣更熱了,再讓明達趕路回京城只會更折騰,因此他對明達道:“回頭讓白善他們給你尋摸些山裏的好地方,看有沒有現成的避暑別院,買一棟,這青州太熱,你別來避暑反而中暑了。”

明達抿嘴一笑道:“不會的,太子哥哥放心。”

太子一點兒也不放心,但明達堅持留在此處,他也沒別的辦法。

他還要去別的地方巡察呢,並不能帶著她。

既然已經交代了要照顧明達,太子幹脆就又多叮囑了一句,讓周滿多照顧一下殷或。

白二郎就擡起腦袋來眼巴巴的看著太子,太子看見了,頓了頓,還是道:“也多照顧一下駙馬。”

白善和周滿就一起扭頭去看白二郎,眼中有些嫌棄,但還是應了下來,還安慰太子,“殿下您就放心吧,白二是我們的師弟,我們還能不照顧他嗎?”

太子很放心,他一點兒也不擔心這個,不過是白囑咐幾句罷了。

吃過飯,太子便帶著明達回刺史府,白善和周滿特別貼心的將人送到刺史府的大門,目送人進去了才轉身回驛站。

才到驛站門口,他們就看到邊上的墻角下站出一人來,幾人嚇了一跳,齊齊往後退了一步。

明理:……

他瞪著大眼睛看了白善他們一眼,行禮道:“白公子,我家老爺在此。”

連鬼都不怕,為什麼要怕他這麼個人?

白善三人這才看到抱著雙臂靠在墻上的唐鶴,因為他整個人站在陰影裏,此時天又有些黑了,所以大家一時沒看見。

白善和周滿松了一口氣,抱怨道:“唐學兄,您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你們的膽子什麼時候這麼小了?以前敢深夜抓鬼,還敢反殺刺客,這會兒連個站著的大活人都怕?”

白善道:“任是誰冷不丁的看見一人突然出現也要被嚇一跳吧?不信你問殷或。”

殷或就有點兒糾結,他是說怕呢,還是說不怕呢?

唐鶴就掃了殷或一眼,然後道:“他不怕。”

白善和周滿:……

倆人一起扭頭瞪他,殷或便試探性的往後退了一步,“我怕?”

白善和周滿便收回目光看向唐鶴。

唐鶴不理倆人這個目光,直接略過這個問題,道:“找你們說說悄悄話。”

既然是悄悄話,那就不能去酒樓飯館茶樓一類的地方了,白善想了想後道:“我記得再過去幾條巷子有一條街,那條街上住著的都是富貴人家,街道寬敞,但人少,沒商鋪,我們去散散步?”

唐鶴瞥了他一眼道:“不用,直接去你們的房間就好,難道在驛站裏還能叫人偷聽去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