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1章 討價還價

車隊浩浩蕩蕩的進了青州城,白善沒將官鹽運去刺史府,反而住進了驛站裏,他們的車占滿了驛站的空間還不夠,董縣尉只能跑上驛站二樓找白善,“大人,驛站放不下啊。”

白善探頭往下看了一眼便道:“將該給刺史府的那一份帶上,走,我們去刺史府。”

明達和白二郎已經直接去刺史府裏找太子了,白善他們押送鹽要慢一點兒,到了之後直接找的郭刺史。

郭刺史便也去看官鹽交接。

本來這是小事,不足以讓郭刺史親自出面的,但這一批官鹽有些特殊,加上太子此時就住在刺史府裏,他就親自來看了。

郭刺史站在一旁看著書記員打開鹽袋檢查質量,記了一個上等後便稱重讓人扛進庫房。

因為運輸途中會有損耗,所以白善特意多裝了十幾斤的鹽,稱到最後,還余下九斤多的鹽,差役們盛在布袋裏還給北海縣的人。

北海縣的衙役看向白善,白善微微頷首,沖他們道:“拿回去交給崔先生入賬。”

衙役應下。

郭刺史微微挑眉,和白善笑道:“白縣令倒是規矩森嚴。”

白善恭敬的道:“涉及鹽稅,下官不敢輕忽。”

郭刺史便看向院中的差役,敲打道:“聽到白縣令的話了,鹽稅大事不得輕忽,以後我們便是不親自盯著,也要賬目清晰,不得糊弄。”

差役們連忙應下。

等他們將官鹽入庫,郭刺史這才問白善,“聽人說你這次帶了許多官鹽過來?”

“是,”白善道:“北海縣貧窮,既要修路也要修水利,又缺田地,因此需要很多錢,刺史大人也知道,北海縣除了鹽,現在也沒別的能拿得出手,所以下官只能在這上面找補回來。”

郭刺史不管心裏信不信,反正是點頭了,還提醒了一句,“壽光縣縣令也到了,他也住在驛站中吧?”

白善低頭笑道:“臣還沒來得及去拜訪其他同僚。”

這就是他喜歡住在驛站裏的原因了,難道白善沒錢在青州城買房子嗎?

不過是因為住在驛站裏行事更方便罷了。

他先去求見了一下太子,太子正忙著,所以沒空見他,他就高興的回驛站去了,順便在路上拎了一壺酒。

周滿看見酒就盯著他看。

白善立即道:“不是我喝,是要請其他縣令喝。”

除了路縣令外,也就博昌的孫縣令在青州城裏有住處,不過或許是考慮到其他同僚都住在驛站裏,消息更靈通,所以孫縣令也不住到自家的別院,而是也擠進了驛站。

這倒是方便了白善。

白善叫人搬出一袋官鹽來請他們品鑒。

衙役用盤子挖了一盤官鹽就端上來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六人就一起看著桌子上的這盤白花花的鹽。

孫縣令用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顆粒很均勻,看顆粒大小,可排在中上,他問道:“這就是曬鹽法曬出來的鹽?”

白善頷首,問道:“農忙在即,正是賣力氣的時候,諸位大人不趁機進一些官鹽嗎?”

幾位縣令對視一眼,問道:“你們北海縣能供的上這麼多鹽?我記得以前你們北海縣的產出只夠本縣和臨淄縣千乘縣吧?”

白善道:“鹽場擴大了,雖說有些緊張,但你們要,我擠一擠還是能擠出來的。”

其他五位縣令懷疑的看著他,遲疑了一下後問道:“都是這樣的質量?”

白善道:“不敢保證一定一樣,但能保證一定合格,就是下等鹽,質量也在以前的上面。”

博昌縣令沈吟,“作價幾何?”

白善微微一笑道:“價格還和以前一樣。”

便有人看向千乘的縣令,道:“這樣不妥吧,以前你制鹽還需要燒火,消耗木柴,但現在可是直接曬出來的。”

白善便一臉嚴肅的道:“現在是不需要消耗木柴了,但耗費的人力也更高了,而且我們還要開墾鹽田,挖溝渠,耗費的材料也不少,又占去了不少土地……”

“兩下一抵充,其實成本是差不多的。”

當時郭刺史只帶了路縣令去北海縣,雖然其他各縣縣令早聽說過北海縣的鹽場現在不是煮鹽,而是曬鹽了,卻不知道具體要怎麼操作,所以白善這樣說,他們雖然有所懷疑,但找不到證據。

白善提醒道:“你們從別的地方進鹽也是這樣的價錢,還要自己運輸,我們同為青州人,路途短,花費不更低?”

“不,”壽光孫縣令道:“壽光從齊州購鹽不僅路途更近,官道也更好走。”

白善略一想還真是,北海縣近海,太偏了,好似離壽光縣還挺遠。

白善一臉糾結的樣子,沈默了半天後咬牙道:“行,那我就便宜些。”

大家一起坐直了身體,問他,“便宜多少?”

白善道:“一鬥,我給你們少算兩文錢。”

孫縣令便往後一靠,“白縣令,你這也太小氣了。”

其他縣令也歇了那口氣,應和道:“就是,就是,一鬥才兩文錢。”

白善道:“現在刺史府並沒有讓降低鹽價,我現在少的可都是諸位賺到的。”

“那也太少了,從壽光到北海縣要走好長的路呢。”

白善道:“積少成多,誰家縣衙去進官鹽不是用車拉著的,這都多少鬥了?”

其他縣令一口咬定,“不行,太少了。”

白善就問,“那你們說多少?”

五位縣令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還是臉皮最厚的博昌縣令道:“一鬥少十文!”

白善:“……您搶劫呢?這不行,我最多給你們三文。”

孫縣令:“十文不算多了,白縣令,你想想你以前只能供兩個縣的官鹽,現在一下提供六個縣,這就多賺了多少,你吃了肉,也得給我們喝湯不是?”

“你們也不能光看著我賺錢,看不到我花錢啊,”白善道:“為了建鹽田我花費了這麼多人力和地力,不得往回買糧食?到時候你們糧食能少我嗎?”

“哎呀,糧食和鹽不一樣,鹽是官鹽,糧食卻是要和糧商們買的。”

“是啊,是啊。”

“所以諸位大人也體諒體諒我,一鬥少十文錢,那可都是鹽場長工們的血。”

“罷了罷了,大家都各退一步,一鬥少七文如何?”

白善:“五文!”

大家為了那兩文錢磨了半天,最後還是孫縣令他們退了一步,主要白善砍價的時候表現得一點兒也不像是世家公子,不就兩文錢嗎,用得著那麼墨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