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0章 不一樣

一般來說,女子在出嫁時會繼承一些家產——嫁妝,就當是她分家出去了,就算是世家大族家大業大,女兒出嫁後也不會讓他們再插手家中的財政。

但周家不一樣,周立君還沒出嫁時就有了自己的私產,且她的私產和周家的產業勾連在一起,在她出嫁後也沒有分開,到現在,生意做大,就更難分開了。

現在周家的總賬目都還是她在管著呢。

所以白善來回對比後道:“不管是從關系上,能力上,立君都是最好的。”

而且向銘學的人品能力擺在那裏,顯然比七裏村的親族更適合。

周滿想了想,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於是也坐到了書桌前打算寫信。

白善就給她攤開紙,又拿出墨條來研墨,興致勃勃的道:“來,我伺候你寫信。”

周滿接過他遞過來的筆,問道:“若是立君掛名所有的生意,那以後商隊豈不是想做什麼生意都可以了?”

白善想了想後道:“只要四哥他們能拿到資質。”

周滿便嘿嘿一笑,一邊寫信一邊道:“去年郭小將軍給我們來信,說我的成藥特別好用,想要代軍中大量采購,於是我給他推薦了濟世堂的鄭大掌櫃。”

“但書信往來了兩次,這門生意總是談不下來,歸根結底就是沒人能將做好的成藥送到西域,濟世堂派人專門送去花費太大,藥價也會大幅上漲,”她道:“郭小將軍的人也不能和京城這邊私自聯系,本來交給四哥是最好的,由他送到草原或者西域,再由郭小將軍派人到沙漠邊上取是最好的。”

但成藥量大,涉及的金額大了,周四郎就不能隨意帶著進出關了,多來幾次,賬上的錢多了,肯定會被查戶籍的。

如果生意都放在周立君名下,周四郎只是作為一個管事去押送貨物的話,那能做的生意就多了。

像這種成藥,只要濟世堂打個招呼,繳足商稅就可以進出關了,很簡單。

白善道:“連我們北海縣的鹹魚也能通過四哥他們的手出關去。”

周滿:“……你想把鹹魚賣到草原和西域?”

白善頷首,“你不覺得鹹魚和他們很配嗎?”

他道:“那邊缺鹽,每次做菜時只要撕下一些鹹魚放菜裏就有味兒了,鹽不能多賣往草原,但鹹魚的限制要少很多。”

周滿,“那可得小心有人接著鹹魚走私鹽。”

白善頷首,“我也有此顧慮,但不能因噎廢食,當下最要緊的是將鹹魚賣出去,還不能壓低價。”

他有心讓漁民們的日子好過一些,所以想提高一下鹹魚的價格,他道:“除了草原和西域,還有一些少鹽,鹽貴的內陸之地也是好地方,可惜我所知地方還是太少,回頭等見到了唐學兄請教請教他。”

周滿點頭,一邊寫信一邊問:“這會兒唐學兄他們到哪裏了?”

白善想了想道:“還在登州吧?”

他預估的不錯,此時太子就站在登州的海邊望著遠方,唐鶴和夏禦史走到他身邊,提醒道:“殿下,時間不早,我們該走了。”

太子卻沒動,而是指著一眼看不到邊的大海問,“對面就是新羅和百濟?”

唐鶴道:“理論上來說,對面是的。”

太子瞥了他一眼,轉身下了這塊大石頭,回到路上後上馬,“走吧,我們快馬回去。”

說是快馬就是快馬,他們一路過來時不說慢悠悠,但絕對是到了城池就停下巡察一下,但回去時,他們幾乎不多做停留。

等他們回到青州城時也才六月十八。

太子換了衣服梳洗過後就問來請安的郭刺史,“白善將官鹽上交了嗎?”

郭刺史楞了一下後搖頭,“沒有。”

他解釋道:“六月過去前都在時間允許範圍內。”

不過太子不提他都還沒留意,雖說七月之前都不算誤時,但那屆縣令會在有足夠官鹽的情況下還一直拖著不給?

現在已經過了六月十五了呀,白善一點兒都不著急嗎?

郭刺史不由看向太子。

太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哼笑了一下,吩咐道:“派人召他來青州城吧,就說孤回來了,要見他。”

郭刺史應下。

白善收到刺史府的信,立即派人去大家窪傳話,“讓周立威將鹽運來,”他強調道:“親自運來!”

白善將崔瑗派過去幫忙。

涉及官鹽的事就沒有小事,崔瑗精神一振,問道:“要運多少?”

白善想了想後道:“能運多少就運多少。”

崔瑗一聽,將縣衙裏能抽調出來的車都帶去了大家窪。

周立威將庫房裏大半的鹽都裝上了,由士兵和衙役們一起押送著往縣城去,羅巡檢則帶著剩下的士兵看守鹽場。

周滿看到這麼多鹽,便猜出太子估計要離開,於是道:“我也要去一趟青州城。”

就醫署的事和太子說說話,順便送送人。

明達和白二郎就更要去了,於是第二天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殷或看了眼跟在後面的長長車隊,收回視線後問白善,“你想好怎樣出手剩下的官鹽了嗎?”

白善道:“既然去了青州城,自然是賣給青州各縣了。”

太子來的時候是悄悄來的,但他這段時間去了青州不少地方,又去了萊州和登州,再要離開時動靜就大了。

郭刺史見這麼多縣令都想親自來送太子,他也不厚此薄彼,直接給所有縣令送信,讓他們來送信,順便表達一下對太子的重視。

除了給刺史府的官鹽外,剩下的鹽是給其他縣的。

和北海縣不一樣,也就縣要麼產鹽量不高,要麼幹脆就不產鹽。

那些縣衙每年都要從外地調撥官鹽的,說是調撥,其實也是要給錢的,相當於購買。

各地官鹽要由官府出面和鹽場或其他官衙購買,然後放到鹽鋪裏售賣。

不由官府控制的鹽在市面上悄悄流通,那便是私鹽了。

官鹽,即便是官衙之間買賣,那也是不便宜的,他可是指望著這筆錢充盈縣衙的庫房,還得支付和宋老爺贖買土地的錢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