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9章 提醒

白善腦海中瞬間浮現唐鶴那天走時與他說的話,“鹽政一事一旦鬧開,不僅楊和書,你和周滿也都會引人註目,畢竟你們二人是始作俑者。”

他道:“可你們二人能力都不錯,也不貪贓,他們怕是很難在公事上攻訐你們,那便只能從你們家裏邊入手了。”

“你的家族,周滿的家人都是很好的突破口,至善,有心算無心是很容易成事的,從今日開始你們要開始小心了。”

白善略微回神,拿不定主意寧禦史是在提醒他,警告他,還是別的意思,所以他不動聲色的笑道:“寧禦史玩笑了,我那四舅兄只是將家中種植的多余藥材賣出去,再順便幫鄉親們買賣些別的東西,他又不是專門的客商,哪裏會做這種生意?”

“是嗎,只是我在京城總聽說周大人的兄長生意做得極大,原來是謠傳?”

白善肯定的點頭,“就是謠傳。”

寧禦史笑了笑,暫時略過這個話題。

白善回到縣衙便進了辦公房沈思。

董縣尉下衙回家時見他還留在辦公房,不由敲了門探頭進去,問道:“大人公務很忙?”

最近不是已經閑下來了嗎?

縣令又把一部分縣務交給了方縣丞和他,按說這會兒不該忙了呀。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放下筆,將寫到一半的信折起來塞懷裏,招來一個衙役道:“將筆洗幹凈了。”

董縣尉總覺得縣令的心情稱不上好,摸了摸鼻子,跟在他身後一起往外走。

白善回頭看他,“我回家。”

董縣尉楞了一下後道:“下官也回家。”

白善就擡了擡下巴,董縣尉便尷尬的一笑,轉身朝縣衙大門去,他這不是跟習慣了,一下沒改過來嗎?

白善從縣衙的小門回家,白二郎他們都在,崔瑗住在靠近小門的位置,出來散步時看到白善一臉沈思的模樣,大喜,上前問:“郎主可是有什麼難處?”

白善看見他,略一挑眉,這才想起來自己也是有幕僚的人,想了想後笑道:“還好,做決策並不十分困難,只是要實現會耗費一定的力氣,事情也繁瑣,所以有些頭疼罷了。”

崔瑗立即道:“崔某願為郎主效勞。”

白善就把他帶上了,他是幕僚,有些事情還是應該要了解的。

他將崔瑗介紹給白二郎他們認識。

白二稀奇的看著他,“之前我們住在縣衙後院並沒有看到崔公子啊。”

白善:“……我一開始想著太子也要住在此處,連我和滿寶都搬出去的,院裏的其他人自然也搬出去了。”

只是最後太子沒住,所以白善和周滿才沒搬,崔瑗也就在白二郎他們搬走後住了回來。

白善將寫到一半的信給周滿看,道:“你們也知道,北海縣官鹽過不了多久就會聞名天下,我家裏的情況你們多半還不知道吧?”

這話主要是沖崔瑗說的,他道:“我出身隴州白氏,是旁支,一旦曬鹽法鬧開,我或許會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在我這裏找不到口子,只能從我族中尋找。”

崔瑗有些緊張,連忙問道:“郎主和本家關系如何?”

“一般一般吧,”他道:“雖然這幾年聯系多了一些,但少有見面,而且我家如今主要居於京城,更早一些則是住在綿州。”

崔瑗一聽就明白了,這哪裏是一般一般啊,分明是很差嘛。

“那他們威脅不到郎主。”

白善頷首,“是威脅不到,但該做的提醒還是要做,”白善看向周滿,“我打算給祖母寫信,只是這曬鹽法和鹽政有變的事還不能從我們這裏傳出去,所以……”

所以他要找什麼理由呢?

崔瑗想了想後道:“太子巡察吏治並不是秘密,來青州更不是秘密,何不以此事為借口?”

白善覺得這個理由不錯,欣然采納。

等送走崔瑗,只剩下他們五人時,其他四人就一起看著白善。

白善回身看他們,挑眉,“看我做什麼?”

殷或喝茶不說話,白二郎就嘿嘿笑問:“你這是在考你的幕僚?這樣的理由我都能找出來,你能沒想出來?”

滿寶也嘿嘿笑:“難為你還裝作一臉苦惱為難的樣子。”

白善:“……我是真的苦惱。”

“啊?”周滿疑惑的看向他,殷或也好奇的擡起頭來。

白善就嘆出一口氣道:“倒不是因為白氏,而是因為你家。”

周滿指著自己的鼻子問,“我家?”

“對,”白善坐在她身邊道:“我和本家關系一般,甚至不睦這樣的事並不難打聽,他們能給我找的麻煩,恐怕也就是攛掇著族裏人找上門來邀利,但你不一樣。”

周滿問:“我家的問題……四哥手裏的商隊?”

“不錯,”白善道:“雖然四哥已經壓著商隊的規模,但每年賺的錢還是一年多過一年。”

從周滿每年分到的錢就可以看出來。

“即便我們說他賣的多是地裏和村裏的產出,也屬於農作物,但規模過大還是會被認定為商籍,”白善道:“現在周家不僅是你當官而已,還有立學和立固,三娘和立如,將來還會有立重和立威,甚至四哥的孩子將來也會走仕途,所以家裏是一定不能落商籍的。”

雖然周滿和周立如已經出嫁,對她們的影響不是很大,但周家一體,尤其周滿和周立如對家裏的感情都很深。

所以這種事最好提前做好準備。

他道:“四哥最好把手裏的商隊交出去。”

周滿轉了轉眼珠子,“比如和你們家的商隊一樣記在別人的名下?”

白善眼中閃過笑意,頷首道:“對。”

“但你們家沒有世仆,現采買的下人肯定不能信任,就算你們留下他們的家人,又有對方的賣身契還是會有風險,所以只能交給親族。”白善道:“或者從七裏村選一戶親近的人家來幫忙,或者……”

他看向滿寶,滿寶也擡頭看向他,眨眨眼,“全部交給立君?”

白善眼中閃過笑意,頷首道:“不錯,其實長遠來看,交給親族比交給立君要更好,出嫁女很少插手娘家的財政生意的,但你們家有些不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