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7章 氣病了

白善微微一笑,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先從宋家身上扯下一塊肉來,這樣其他家才會主動割肉給他呀。

宋老爺心中在滴血,只是對著白善也只能扯出笑容來,倆人言笑晏晏,根本看不出一點兒矛盾來。

這個壽辰過得宋老爺是頭痛心疼,特別是心,只要想到那大片大片才被耕作了五六年的田地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

那田那地養了五六年,可才剛剛養好呀。

哪怕這一場壽宴有公主和駙馬參加,不僅是北海縣,還是青州城的頭一份,他也實在高興不起來。

但他心裏再不高興,當著人前的面,他還是熱情的將公主駙馬和白善周滿送到大門外,眼含熱淚的目送他們離開,在其他人眼中,端的依依不舍,感情深厚。

宋大郎卻很敏感的感覺到父親的情緒不對,伸手扶住他的胳膊,低聲喚道:“父親?”

宋老爺收回了目光,對宋大郎微微點頭道:“去送其他客人離開吧。”

宋大郎應下,扶著宋老爺去送其他客人。

其他人都在驚嘆於宋老爺的面子,艷羨不已,“宋老爺真是好排面啊,連公主都來給宋老爺祝壽了。”

“是啊,是啊,宋老爺以後發達了可不要忘了我們這些鄉親啊。”

宋老爺心頭滴著血的應付著,等把所有人送走,他才回到正院就倒下了。

宋家人大驚,連忙扶著他上床躺下,宋大郎轉身就要派人去叫大夫,宋老爺伸手叫住他,阻攔道:“我沒事,就是頭暈一下,別忘了周滿是幹什麼的,你這時候請大夫,明日縣衙那邊就都知道了。”

宋大郎:“……那以後我們家人生病還不能請大夫了?”

“能請,但不是現在,不是今日,”宋老爺緩了一口氣道:“這不僅是給白縣令看,也是給趙家,給整個北海縣的人看的。”

不然才送完客人他就病倒了,外頭還不知道要傳成什麼樣子呢。

宋家已經丟了裏子,不能連面子也一起丟了,兩樣總要保住一樣。

白善神清氣爽的回到家門口,還要請白二郎和明達公主,“晚上在我家吃飯吧,我做東,直接從飯館裏點菜。”

白二郎眼睛微亮,“喜事?”

白善矜持的頷首,“大喜事。”

進到自家門內,白善徹底放松下來,高興的與他們道:“我今天的目的達到了,宋老爺答應讓縣衙贖買回一批田地。”

周滿也很高興,“我今天的目的也達到了,還邀請了不少人過段時間來醫署裏聽我講課,宋太太還說要給醫署捐一批藥材呢。”

倆人對視一眼,皆愉悅的笑了起來。

白二郎看不過眼,抖了一下後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道:“你們這是坑了宋家多少東西啊?”

周滿揮手道:“我是沒有多少的,他們捐的藥材不會多貴的,不過我的主要目的在人,在傳播醫理,並不在意那點藥材。”

白善坑的就多了,他笑瞇瞇的道:“現在議定的是十六個村裏大概四百畝左右的田地。”

周滿一楞,“這麼多地?都是他們家開荒出來的?”

白善點頭,“這只是一部分而已,已經是我能爭取到的最多的了,再多宋家恐怕寧願和我撕破臉皮也不給了。”

所以他很懂得適可而止。

當然,宋家既然願意為北海縣做出貢獻,之前把持龍池鹽場的事自然也翻篇了。

白善總算開始處理龍池鹽場的後續,他直接關閉鹽場,派人去將鹽場裏的竈臺全拆了,然後將鹽場裏的房間和庫房全都整理出來,之後建渡口,這些都還能用。

龍池那邊的村民和長工沒想到縣令竟然會關閉鹽場,一時如遭雷劈。

本來他們還以為是他嚇唬他們的,可看到來的衙役將竈臺也拆了,一時忍不住了,跑進縣城裏找宋老爺,“宋老爺,鹽場怎麼能拆呢?拆了鹽場我們上哪兒幹活去?”

“是啊,宋老爺,我們可是聽了您的話才罷工不做的,現在白縣令將鹽場拆了,那我等怎麼辦?家裏還等著我們拿工錢回去買米下鍋呢。”

大家鼓噪起來,才舍出去一大片家業的宋老爺直接氣病了,宋大郎也急得團團轉,問道:“父親,這事兒怎麼辦?”

宋老爺看他這樣不由更生氣,“你一把年紀了就不能有自己的主意嗎?問我怎麼辦?你怎麼不去問白縣令怎麼辦?他也就比你兒子大幾歲,他都能從你老子手上搶走這麼多地,你怎麼連幾個混子都打發不了?”

宋大郎:……

宋老爺罵完了,見他還杵著,便揮手道:“將他們趕走,就說鹽場的管事們也都被革了,鹽場是縣衙的,不是我宋家的,自然是白縣令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的。”

他頓了頓後又道:“告訴他們,我們家的地裏還缺長工,也沒要是實在找不到活兒幹,就來我們家做長工,讓他們放心,我們宋家給的工錢不會少了。”

打一棒子給個甜棗,多簡單的事?

宋大郎領悟後出去交涉,將人都打發走以後才回去回稟。

宋家距離縣衙又不是很遠,巡街這樣的事又是董縣尉手底下的衙役們幹的,所以沒多久白善就從董縣尉那裏聽說了這件事。

他摸了摸下巴,和董縣尉道:“告訴留在龍池那裏的衙役們一聲,讓他們傳出話去,縣衙對龍池另有安排,之後會招募大量的工人,工錢不少。”

他本來就缺人,怎麼可能讓宋家再把人搜羅去當長工?

就算要當長工,那也該是給他、給縣衙當的。

董縣尉應下,又稟告道:“大家窪那邊來了信兒,說寧禦史守著的那塊鹽田已經曬出鹽來了,他要帶那些鹽走。”

白善微微蹙眉,片刻後釋懷,“讓他帶,做好記錄就行。”

正好他現在缺錢,急需要賣鹽,有寧禦史帶著鹽出去宣傳更好不過了。

寧禦史沒想到白善打的這個主意,他此時細致的將自己曬出來的鹽裝在細布袋裏,然後讓侍衛們將鹽擡到馬車上,給周立威簽字畫押後擡頭打量了一下對方。

他伸手拍了拍黑黝黝的周立威,含笑道:“小子,你運氣好,將來前途無量啊。”

周立威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