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1章 壽宴

大家窪裏到底有什麼呢?

宋老爺握著手中的茶杯思考,心中有兩個人在不斷的拉鋸,一個說讓他不要拿胳膊去與大腿相鬥;另一個卻說不論來的人是誰,對於北海縣來說龍池鹽場至關重要,白善不會放棄鹽場,那宋家就還有機會。

就在雙方拉鋸不相上下時,宋主簿遲疑了一下還是道:“伯父,我隱約聽董縣尉提起,太子殿下要往北海縣派一批士兵,不知有什麼用,但那些人是給縣令用的。”

宋老爺臉色微變,心中的天枰咻的一下往另一邊傾倒了。

他閉了閉眼後道:“去年是多事之秋,我壽辰沒怎麼過,今年便打算大辦一次,日子就定在六月十二,那日還請白縣令、周大人和縣衙裏的貴人參加,我一會兒寫幾封請帖給你,還請你代我轉交給白縣令。”

宋老爺的生辰在八月,提前到六月,這也太前了吧?

不過宋主簿沒發表意見,應了下來後道:“伯父還要請誰?”

宋老爺道:“能請的,我都會請來的,就不知道青州城的路縣令和郭刺史肯不肯賞臉。”

宋主簿就聽明白了,宋老爺連路縣令都要請,顯然是打算再退一步了。

宋主簿應下,最後拿了五封現寫的請帖離開。

他先給了董縣尉和方縣丞一人一封,然後才去找白善,將三封折子奉上,“……我伯父不敢貿然來請公主和駙馬,因此讓下官將請帖帶來,還請大人代交,兩位貴人那天要是感興趣,可以去宋家坐一坐,也讓宋家略盡綿薄之意。”

還有一封請帖則是給周滿的。

周滿的官職不小,所以宋老爺才單獨給她一個請帖,意為看重,但白善和周滿覺得他是想多收他們一份禮錢。

白善收下了請帖,回家才把帖子帶回家。

周滿今天帶著明達去醫署,讓她看她給人看病,這會兒倆人手牽著手回來用午飯。

白善就把兩封折子遞給她們,道:“宋老爺送來的,壽宴,你們去不去?”

周滿想也不想就道:“當然去了。”

她問,“宋老爺是北海縣的地頭蛇了吧?他過壽,各裏裏長和富戶會不會來參加?”

白善:“應該都會的。”

周滿便扭頭和明達道:“我們的機會來了,到時候我們和來參加壽宴的婦人們談一談,上行下效,有時候只要說服了這些有錢人家的婦人,不用我們再多做什麼,平民百姓就會將她們的行為學去。”

明達也有些興奮,“讓我幫忙嗎?”

“當然了,”周滿道:“你是公主,說的話可比我管用多啦。”

她道:“不必要求她們怎麼做,就告訴他們京城和皇宮是什麼樣的,她們就會爭相效仿了。”

白善來回看了看倆人,問道:“京城和皇宮是什麼樣的?”

明達臉色微紅道:“這是我們女子的事。”

正想回答白善的周滿便將話咽了回去,頷首道:“對,你別問了,你做好自己的事就成,對了,你要威脅宋老爺嗎?要不要我們配合你演戲?”

“……不必了,”白善拒絕道:“我帶上董縣尉和方縣丞就夠用了。”

他朝外面看了一眼,微微蹙眉,“白二和殷或怎麼還不回來?”

一個侍衛回來了,回稟道:“白縣令,駙馬爺讓我回來說一聲,他和殷公子在外面用飯,就不回來了。”

白善說不出心裏是羨慕還是嫉妒,揮了揮手,等他退走後才和明達公主道:“公主既然有心在北海縣做善事,何不叫上駙馬一起?”

免得他整天無所事事。

明達笑著應下,倒沒有拒絕。

此時距離六月十二還有九天,白善依舊將大家窪的事瞞得死死的,宋主簿努力了兩天,還是什麼消息都打聽不到。

反倒是宋老爺從青州城那邊隱約聽到了一些風聲,說是大家窪裏的鹽場產出了很多鹽,卻不是用的傳統煮鹽法。

再多的宋老爺就打聽不出來了,其實不是打聽不到,只要他肯出錢還是有人願意詳細以告的。

哪怕此時有禦史在青州城內。

但要宋老爺為這麼一個消息付出太大的代價他又不願意了,因此他得到的一直是有些模糊的消息。

而這段時間,青州官場卻是蕩然一清,因為青州各縣縣令多是去年出事後新任命的,他們上任不過大半年時間,就比白善早上任幾個月,這會兒剛剛適應過來呢。

太子突然帶著禦史和唐鶴前來巡察,他們……隱隱還有些激動呢。

錯誤,他們還沒來得及犯,也不想犯,所以這時候這麼大的頂頭上司下來監察吏治,他們還是挺高興的。

唐鶴則查了一下各縣以前的案件,絕大部分都沒問題,所以他就聽從太子的吩咐,順便看了一下各縣的人口情況。

他直接和太子道:“殿下想從青州其他縣遷移人口進北海縣是不可能的,他們的人也不多。”

太子就很嫌棄道:“魯地士族強盛,齊魏一地都人滿為患,怎麼青州就這麼窮,人這麼少?”

唐鶴沒說話。

太子便揉了揉額頭道:“罷了,我們明日去萊州看一看,白善不是想和萊州搶客商和渡口嗎?我們去看一看萊州的渡口。”

唐鶴應下。

夏禦史就忍不住問,“寧禦史怎麼辦?”

太子不在意的道:“他還在大家窪鹽場裏看曬鹽呢,待我們看完了萊州再與他匯合就是。”

他道:“若萊州能用,曬鹽的地方自然越多越好。”

夏禦史一想也是,和太子唐鶴轉道去了萊州。

而此時,白善正穿戴一新,讓大吉帶上他們準備好的壽禮去宋家賀壽。

算起來,這是白善上任以來第一次出面這樣盛大的宴會,之前的端午和接風宴都還沒這樣的規模。

所以白善也很在意這次宴席,特意穿上一套剛做好沒多久的便服,一出院門就轉彎去找殷或。

殷或也準備好了,見他一人來便問:“滿寶呢?”

白善無奈的道:“她一早就跑去找公主了,估計在街上等我們呢,走吧。”

殷或便讓長壽捧上禮盒,笑道,“不知道今日過後宋老爺會不會後悔提前兩個月辦壽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