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0章 選擇

白善和太子悄悄的說定了此事,誰都沒告訴,別說寧禦史,連唐鶴都不知道這件事。

太子沒有問白善這麼多安家費從哪裏來,白善也沒主動提起。

看過鹽場,太子還去看了一眼白善捂得嚴嚴實實的庫房,看到裏面積存的鹽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帶著人離開鹽場。

寧禦史和一隊侍衛留了下來,他們要親眼看著鹽田裏的海水曬出鹽來才肯走。

明達意猶未盡的和他們回到縣城,到周滿他們住的縣衙裏轉了一圈後道:“看著還不錯。”

周滿自得道:“我們搬進來後添置了一些東西,不知道你和白二來,不然我們肯定給你們另外布置一個房間。”

走在前面的太子聽見她這話,回頭看了她一眼,幹脆問道:“周滿,你那醫署怎麼樣了?”

周滿精神一振,上前去回話。

太子進了正堂,聽她匯報過青州醫署的進度後便道:“北海縣這邊的醫署既然已經上了正軌,那青州那邊也該辦起來了,莫要懈怠。”

周滿保證道:“是,臣必不懈怠。”

她頓了頓,忍不住小小聲道:“殿下,醫署發展我暫時不需要人的,我需要錢。”

太子差點兒把才喝進嘴裏的茶噴了,他沒好氣的道:“問白善要去。”

周滿瞪眼,“地方醫署隸屬於太醫署,該國庫撥錢的。”

太子轉了轉手中的茶杯道:“白善想要人,不缺錢,而你手中有醫術,只要肯下苦力,肯定能幫他留住更多的人。”

他微微擡著下巴道:“介時你還會缺錢嗎?”

周滿眨眨眼,扭頭看向白善。

一旁站著的白善:……

別被太子忽悠了呀,他給不給錢此時還不知道,但總可以和太子要一些錢呀。

太子卻已經起身道:“行了,你這縣衙太小了,時間還不晚,我們回青州城去。”

另一邊候著的郭刺史聞言高興起來,立即道:“殿下,車馬已經準備好了,此時就能走。”

太子微微點頭,叮囑明達和白二郎,“你們想要留在北海縣我不攔著你們,但不準闖禍。”

明達應下,“太子哥哥放心吧,我們很聽話的。”

太子當然是相信自己妹妹的,但他不太相信白二郎。

於是警告的瞥了一眼白二郎,再看向殷或時臉色就和緩了一些,他只對殷或溫和的點了點頭,交代白善好好照顧他,然後就帶著唐鶴轉身離開了。

“若有破不了的疑難案件,遞給唐大人審查。”留下這句話,太子就帶著人回青州城去了。

郭刺史見太子和白善終於分開,心內是大松一口氣的,所以對送他們出門的白善臉色也好看了許多,他笑著和白善道:“好好幹。”

白善恭敬的應下,目送郭刺史帶著屬下們上馬追隨太子離開,目光和馬上的路縣令對上,倆人急不可見的微微頷首,然後路縣令帶著幕僚去追刺史了。

周滿站在他身邊,等太子他們一行人徹底消失在眼前時,她大松一口氣,“總算是走了。”

白善轉身點了一下她的鼻子,“公主還在這裏呢。”

周滿聳肩道:“明達不會太介意的,是吧明達?”

她回頭看向身後的明達。

明達笑道:“其實太子哥哥也很可親平和的。”

太子再怎麼樣也很難和可親平和扯在一起吧?

“走吧,我們回去商量一下晚上去哪兒用晚食。”太子他們一走,周滿和白善神清氣爽,只覺得渾身輕松,總算有心情招待起三個好朋友來。

太子不住在這裏,周滿他們便又搬回了正院,然後將客房略一收拾就讓明達白二和殷或住下了。

不過周滿還是問明達,“你們是要與我們住在一起,還是出去租個院子?”

明達道:“買一個吧。”

大家一起扭頭看向她。

明達道:“既然你們要在北海縣長留,那我們以後肯定還有機會再來的,不如買個院子住下,以後來住也方便些。”

明達說買就買,北海縣的房子又不貴,這點花銷在她看來不值一提。

她吩咐下去,白善又是縣令,房屋信息直接在縣衙就可以查到,她又不缺錢,第二天內侍便在縣衙附近買下一個院子,然後下人們開始過去打掃布置。

白善和周滿自然也派了家裏的下人過去幫忙,內侍也開始在縣城裏采買東西。

宋家的管事小跑著進堂屋,低聲和宋老爺稟報道:“老爺,宋主簿到了。”

宋老爺擡起頭來。

宋主簿一臉憔悴的從外頭進來,擡手行了一禮,“伯父。”

宋老爺微微瞇眼,他看得出來這個侄子對他的尊敬不復往昔了。

宋老爺臉上露出淡笑,指著旁邊的位置道:“三郎來了,坐下吧。”

宋主簿沒坐過去,而是在下面選了一張椅子坐下,一臉著急的道:“伯父,縣衙事忙,我是好不容易才忙中偷閑抽出空來的……”

宋老爺一聽,微微一笑道:“既然這樣,我也長話短說,你上次叫人來傳話,說得有些不清不楚,你說京城裏來的貴人是太子?”

“對。”

宋老爺握緊了手中的茶杯,問道:“不知貴人是為什麼來,大家窪那邊……”

宋主簿嘆氣,頭疼的道:“伯父,您也知道我身份敏感,縣令做什麼事都瞞著我,我雖知道來的貴人是縣令,卻是真的不知道大家窪有什麼事。”

宋老爺皺緊了眉頭。

四天前,縣城突然熱鬧起來,有貴人來他們北海縣,他遠遠看了一眼,郭刺史都要作陪。

他當天就派人去找宋主簿,但縣衙那邊卻說宋主簿下鄉去了。

這理由……讓宋老爺心頭火起,但到宋主簿家裏,他又的確不在家。

沒等他打聽出什麼來,第二天一早青州城那邊突然將他們送出去的珊瑚樹和銀子還了回來,他想要親自去拜見郭刺史問清緣由,但郭刺史又去了大家窪,那一帶都被兵丁戒嚴,別說進去,連靠近也不能夠。

他就只能等著。

但這幾天功夫他也問出來了,郭刺史陪同的貴人是皇太子!

而隨著皇太子來的人中還有兩個禦史,一位京兆府官員,聽說都極為厲害,他們出京巡察,郭刺史顯然是不敢頂風作案的。

而且……白善是太子的伴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