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9章 說服

如今能往外遷移人口的只有中原一帶,其余地方,江南、嶺南、北地和西邊都是地廣人稀,哪有人口往外遷移?

但從中原遷移的話……

寧禦史擡頭四望,不說人離鄉賤,這世上絕大多數人都不想離鄉,就說從中原繁華之地到貧困之地來,許多人不僅心理上不能接受,身體上也不能接受。

太子的性格本來就霸道了,若讓他出手遷移百姓,不知道會讓多少家人離散呢。

到時候鬧出家破人亡的事來就不好了。

所以寧禦史對白善讒言太子給他走後門遷移人口的事很有意見。

白善便只能先將此事按下,帶著太子和郭刺史逛起大家窪來,順便再看一下附近的村莊,了解民風民俗。

附近的村子特別少,小窪村是最近的一個,除了小窪村外就還有兩個小村子,一個村只有十來戶人口,另一個也才二十來戶,剩下的土地上都沒人。

三個村子因為近海,故都以打漁為生,很少種植莊稼,就是種了,收獲也很小。

新鹽場開在大家窪,不僅年輕男子可以去鹽場裏幹活兒,婦人也可以,所以他們額外收入多了很多,現在就是不出海,光工錢也能養活家裏人了。

當然,為了日子好過一些,除了應征上鹽場的人外,家裏其他人還是會出海的。

雖然出海危險,但漁民們也自有經驗,一般他們會提前一天看天氣,決定第二天是否出海。

當然,有時候他們看得不準,這時候就看運氣了。

他們的漁船並不足以在海上拼技術,所以只能拼運氣了。

太子多留了兩天,就看著他們冒著風浪出海打漁,有時天才亮時出海,快天黑時才回來,但帶回來的魚卻未必有多少。

而大家窪因為距離縣城有些距離,撈上來的魚能養活的就放在海水裏養著,改變送到縣城或者青州城裏賣。

當然,現在有太子這一行貴人在,沒怎麼吃過海魚的人直接包圓了,但在平常,大部分魚是除了自家吃的以外,剩下的會處理了做成鹹魚,就晾曬在外面。

太子每次走過,還沒靠近時就聞到了濃重的味道。

這讓太子難得的感嘆起來,“民生多艱,這一片露地多,明明可以直接開荒種地,但他們沒有開荒,顯然對於種地的平民來說,光有地還是不夠的,那地還得能種出糧食來才好。”

他提醒白善道:“也不要只顧著鹽場,這地還是要治理治理的,若能將這些荒地露地都開墾出來種成良田,那同樣是功德無量。”

白善道:“……殿下,您知道這一片地形平坦,為何卻種不出足夠產量的莊稼嗎?”

太子很幹脆的搖頭,“不知。”

“因為這裏近海,”他道:“有時候海中風浪大,漲潮時,海水就會倒灌上來,這些泥土都是鹹的,所以糧食的產量很低。”

太子:“地還分鹹淡嗎?”

“當然,地有地力,自然也分鹹淡。”白善想到了什麼,頓了一下後道:“應該是分鹹酸。”

太子就好奇的問,“那麥子是喜歡鹹土還是酸土?”

白善就踢了踢腳下的土地道:“不管它是喜歡什麼土,反正一定不喜歡這硬巴巴的沙土。”

養地可比建鹽場和渡口艱難多了,因為它需要的時間更長,在肥力不缺的情況下,這種土地都得小十年才能養出來。

不過這事的確是需要人開始做的,他先幹六年,後繼者再幹四年就差不多養出來了。

於是他在遲疑一番後便和太子點頭,“殿下說的是,我會盡力養土的,可這樣一來,臣需要的人手就更多了。”

還是需要人。

太子轉身就走。

白善悄悄往後看了一眼,見寧禦史沒跟上來,他估計在鹽場裏守著那塊被撥出來的鹽田呢。

白善立即跟上太子,悄悄和他道:“臣也知道,殿下現在不好強硬的下令人遷移。”

昨天晚上被寧禦史抓住勸誡了一頓的太子聞言看向白善,“你既知道,何必再提,孤已經答應你給你調撥兩百士兵了。”

他強調道:“放心,都是光棍。”

白善:“……殿下,臣不介意成親的士兵,他們要是願意拖家帶口的過來,臣不僅會給他們分地,還能給他們分錢。”

太子挑眉,“分錢?”

白善立即應是,道:“殿下,這正是臣想說的,不能強逼,我們可以利誘啊。”

“臣曾去過岐州,那邊因成丁後沒有土地而到處給人打短工的青年不少,因為各種原因失地後無以為繼,不得不做佃農的農民也很多,若臣願意給他們分地,還給他們一筆安家費,他們應該願意來北海縣。”

太子:“……你和唐鶴不是收了好大一批地回來,新去的喻刺史把地都分下去了。”

白善:“杯水車薪,岐州失地的人還是很多,而中原像岐州的地方並不少。

中原安定得比較快,加上地好和經濟發達,天下太平後很多人都留在了中原,中原的人也特別能生。

世家豪族也多,生的也更多,彼此爭地,早些年分永業田時就入不敷出了。

每年天災沒多少,但還總是有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失去土地,為了不納稅,便四處流浪起來,這就是流民了。

太子一聽他暗示,眼睛就忍不住一瞇,問道:“你想從哪幾個地方著手?”

白善覺得這種事要先從熟悉的地方開始,於是道:“京城、雍州和岐州就不錯,尤其是岐州。”

柿子撿軟的捏。

太子:“喻刺史能答應?或是你讓孤和喻刺史結仇?”

“殿下,這事是臣所為,您只要居中調停就可,怎麼可能讓您和喻刺史結仇呢?”

太子:“你先告訴孤,你拿什麼和喻刺史換?”

他從人家的地盤上搶人,喻刺史能不恨他?

白善清了清嗓子後道:“我和喻刺史有些交情。”

太子懷疑的看著他。

“好吧,殿下,封宗平外放在岐州太白縣裏。”

到底同窗好幾年,白善覺得這點事還是可以和封宗平商量商量的。

太子恍然大悟,想了想後點頭道:“行,你去做吧,喻刺史要是鬧起來,孤給你們調停。”

白善大喜,不枉他昨晚和滿寶將能搶人的地方和人都列了一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