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8章 暗示

白善也洗漱好靠在了床上,“楊學兄總要做選擇的,不是現在,將來也要選擇。”

他道:“江南世族勢力太大,政令不通,不管是陛下還是太子,都是有雄心壯誌之人,他們不會忍耐太久的。”

“而且地方豪族勢力過盛,不僅朝廷會受約制,普通百姓也很難出頭和富有起來,”一定條件內,生存資源是有限的,世家豪族要是掌握太多的資源,那平民能分到的就更少。

而且對方勢大,同時還能逃掉應給國家的稅賦,國家財政不濟,最後又只能轉嫁到普通百姓身上。

看過不少野史話本的白善可是看到過好幾個王朝皆因此而亡,雖然那些朝代更疊似乎都是杜撰,在歷史上從未出現過,但他就是覺得它上面寫的都是真的。

大晉的世家豪族若是不加以約束,以後必定也會有尾大不掉的隱患。

不僅世家豪族,還有皇族……

但飯要一口一口的吃,步子也要一步一步的邁,他現在不想去想太高遠的東西,只看當下的話,江南的鹽稅是必要整頓的。

他聲音低沈,“我在中書省時看到過江南各地遞上來的折子,去年征東之戰,因為籌備糧草,我還代陛下去核對過戶部的國庫銀子,其中江南前一年交上來的鹽稅是應收的五分之一而已。”

周滿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麼少?”

白善道:“鹽稅虧空,戶部和禦史臺好幾次都派人去江南查,但都查不到什麼實際上的證據,倒是也殺過幾個人,流放過幾個官員,但都不管用。”

“這還是在楊氏出事之後,陛下從楊氏手上接過了一些東西後才有的鹽稅,聽說前幾年江南上交的鹽稅更少,各種借口都有,制鹽困難,人口少,鹽鹵減少,還有運送途中的損耗,還得搭橋修路,反正年年都在虧損。”他道:“楊學兄雖出自楊氏,但也早看不慣這件事,陛下有意栽培他,肯定知道這些事的,所以才特特提了他去江南。”

周滿聲音低落:“只怕其他家族不會看他出自楊氏就網開一面吧?”

“不僅其他家族,就是楊氏族內只怕也有很多不同的聲音,”白善道:“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那些人早把江南視為囊中之物,又怎麼肯輕易交出來?”

周滿只低落了一下便精神起來,壓低了聲音問道:“我們能幫楊學兄做什麼?”

白善也壓低了聲音,“將鹽場建得更大些,還要修好渡口,讓北海縣的海鹽可以暢通無阻的到達大晉的每一寸土地上。”

他道:“這不僅是在幫楊學兄,也是在幫我們自己。”

海晏河清,自然是需要眾人共同的努力,光靠楊和書一人是不行的,白善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將他的後路鋪好,讓他不至於在江南裏孤立無援。

白善嘆息,“不知道等他去了江南我們還能不能安全通信。”

周滿:“太子肯定有辦法。”

人是他們派出去的,他們肯定要保證通信安全的。

她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今日來看鹽場的人這麼多,曬鹽法肯定保密不住,殿下不做約束嗎?”

白善雙手靠在腦後,翹起腿來搖了搖道:“殿下故意的,就算有人特意往江南傳,要想他們相信也不容易,等江南試出來最少也需要半年的時間,長一些的,說不定二三年才弄出來呢。”

他道:“陛下和太子巴不得曬鹽的鹽場越來越多,市面上的鹽越來越多。”

他們不懼鹽多,只怕鹽少,東西嘛,多了以後才好運作,反正鹽稅現在也只收到五分之一,皇帝和太子顯然很樂意將這五分之一全拿出來和江南各豪族玩一玩的。

這一個晚上許多人都沒睡好,倒是周滿和白善在聊天過後心情放松了許多,結束話題過後就沈沈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太子便和白善等人去了海邊。

雖然昨天遠遠的看了一眼大海,但今天站在沙灘上,直接讓海水沖到腳邊的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

明達戴上了帷帽,歡快的在海邊走著,並不想和這些官員們走在一起。白二郎便拉著她玩去了。

太子只瞥了一眼便收回視線,反正倆人就是來玩的,他早已經接受了這一點兒。

郭刺史捧著太子,笑問:“殿下也是第一次看見大海嗎?”

“不,”太子想了想後道:“算第二次吧。”

他以前陪同皇帝出行時到過海邊一次,不過那時候年紀還小,對大海沒有太大的印象。

太子看見海面上有船,微微瞇了瞇眼問,“那是漁民?”

“是,”白善道:“小窪村還是以打漁為主。”

太子點了點頭,站在海邊四處望,這一條海岸線的確很長,除了山便是一片片荒地,少見人煙,正如白善所言,人太少了。

白善也在暗搓搓的暗示他們這裏人太少,急需人口資源。

本來他覺得慢慢發展也不錯,等他的官鹽賣出去,有了錢,他就可以派人四處去招募流民,將外面的流民招過來落戶,雖然現在沒有天災人禍,外面的流民也少,但肯定是有的。

但昨天聽說楊和書要去江南以後,白善就覺得時間緊迫了很多,所以他一直跟在太子身邊進言,暗示道:“鹽場需要兵丁保護,但也不能只有兵沒有民,殿下,若是其他地方人口太多,沒有田地劃分,不如遷移一些人口過來?”

太子不勝其煩,問道:“別的地方沒有田地,難道你北海縣就有嗎?”

白善略一思考便道:“擠一擠還是有的。”

其實北海縣地廣人稀,荒地很多,開荒還是能夠有很多地的,但問題就在於這裏的地不太好,就是開出來了,種植價值也不高,常常賠了人力不說,連種子錢可能都收不回來。

但白善認為問題可以一件一件來,糧食不夠,他們可以暫時從外面購進,最主要是先有人,再慢慢想著地的事。

他們有鹽場,還是能養活不少人的。

這段時間也走過北海縣不少地方的周滿便接了一句,“還可以種一些藥材,有些地不適合種糧食,但適合種藥材。就是需要的年限也長。”

白善道:“沒關系,我們如今不缺時間,就缺人。”

說罷還暗示性的去看太子。

寧禦史重重的咳嗽一聲,不斷的從倆人身後經過,眼神警告他們少進讒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