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7章 星星之火

唐大人深以為然,想到了什麼,忍不住一笑,“長博去江南了。”

白善一怔,“楊學兄調職了?”

唐鶴微微點頭,“現在人應該還在夏州,但我出京的時候聽說已經定下他為淮南道巡察使。”

這個調職有些莫名,因為按照楊和書自己的設想,他在夏州做出功績之後,應該是回京,或者留在河東道,還是以民治為主。

怎麼也不可能去江南啊。

唐鶴也一度懷疑皇帝是腦抽了,咳咳,但是皇帝有可能會腦抽,魏知和朝中諸公卻不會,所以他在出發前就懷疑事情有異。

此時到了鹽場,總算知道皇帝的打算了,“陛下是想用世家料理世家。”

白善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他想了劉尚書、老唐大人,甚至還想了魏大人,唯獨沒想過皇帝會用楊學兄。

他驚得停住了腳步,不知為何手腳有些發冷,他覺得心臟跳得有些快,快到有些失律。

唐鶴也停下了腳步,微微偏頭看他,火光中,他能很清晰的看到他臉上的神色變化。

“害怕了?”

白善回神,沒有否認,他有些艱澀的道:“江南……太危險了。”

唐鶴也嘆息一聲,良久後道:“是啊,但陛下下旨前肯定問過他了,他既然答應了,那便是有信心,至少他認為這樣值得去做。”

白善緊緊地抿著嘴角,心中思緒萬千,最後紛紛被他壓下,他張嘴想說什麼,但又不知從何說起。

一陣陣笑聲從前方傳來,白善扭頭去看,就隱約見幾道人影朝著他們走來,他還能聽見周滿帶著肯定的叫聲,“白善!”

然後是白二郎的聲音,“不要亂叫啊,是不是還不一定呢,隔著這麼遠,你看得清嗎?”

“他舉著火把呢。”

“那也不一定是白善,我就看到兩個腦袋!”

“明明是三個!這才幾個月不見你眼神都這麼不好了。”

明達打圓場,“別吵了,我們就要到了,近前就知道是誰了。”

殷或:“小心腳下。”

白善的心一下就安定了下來,腰背挺得更直了一些,眼神也堅毅起來,楊學兄既然去了江南,那他盡他所能達成目的就是。

腳已經邁出去,身後的路已經斷了,腳邊就是萬丈深淵,他們也只能往前走了。

即便他們當中會有人摔下去,可能會粉身碎骨,也只能繼續往前走。

白善閉了閉眼,再睜開時整個人都不一樣了,他扭頭和唐鶴道:“唐學兄放心,我知道怎麼做了。”

唐鶴驚訝的看著只是一瞬間就大變樣的白善,見他舉著火把朝著那幾個人影迎去,略一思索便也釋然的一笑,跟了上去。

周滿看到舉著火把的白善,仰頭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樣,我說了是白善吧,你還不信!”

她驕傲得理直氣壯,在此之前她可沒有問過科科,科科也沒和她說前面是白善,這都是她自己看出來的。

白二郎輕輕地哼了一聲,不太想搭理驕傲的周滿。

白善臉上帶出笑容,將火把往他們身前伸了伸,讓他們將腳下的路看得更清楚些,“怎麼這時候才回來?”

周滿:“他們第一次看海!”

他們就和白善周滿第一次看見大海那樣,眺望一望無際的大海時就不想動彈了,就這麼舉目四望好像就你看上一整天。

大海似乎沒變化,但其實它一直在變,每一瞬間都是不一樣的。

當時夕陽就在山頭,天上的霞光卻一點兒也沒影響到大海,它本來該是什麼樣子就還是什麼樣子,有海鷗從海面上掠過,留戀的叫了一聲,就算是周滿已經不止一次的看見大海,也忍不住擡高了頭去追逐它,眼中好似含了淚一樣。

這一看就不免晚了,等他們回過神來時間過去得太快時,天已經黑下來了,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回走。

回到他們住的房子,士兵們來給他們送飯。

其實沒有很好的菜色,只有饅頭和兩道菜,其中一道菜還是全素的。

他們來得突然,鹽場裏沒有準備,現在菜中的雞肉還是周立威臨時從村裏買的,讓人剁了很小塊後煮的。

菜很少,也稱不上美味,但就是嬌慣的明達都吃得津津有味,覺得今日特別的開心。

她和周滿道:“明日我還要去海邊。”

周滿頷首道:“去吧,我還可以帶你去小窪村看一看,上次我來給他們村的人看過病,這次正好復診一下,他們村裏曬了很多鹹魚,村裏還有人出海打漁,裏面有許多魚我們聽都沒聽說過。”

明達驚嘆,“那他們怎麼知道能吃呢?”

周滿道:“自然是先輩口口相傳傳下來的,反正我們至今沒有吃過有毒的魚。”

明達表示很有興趣。

用過飯,大家各回各屋,殷或和唐大人同屋,他見唐大人似乎睡不著,便問,“江南鹽稅很難查嗎?”

果然,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中間省去了多少步驟啊,唐鶴心中嘆息,道:“會死人的。”

殷或躺在黑暗中,聞言沈默了一下後道:“人總要死的,死得有所值,那才不枉來人世一遭。”

唐鶴想到殷或的情況,覺得這個話題不能太深入,不然把人的心病給勾出來怎麼辦?

周滿可是提到過,殷或以前身體那麼差,一是身體的確很差,二就是心裏的病讓身體越來越差。

所以他轉開話題問:“殷公子見過草原,今日又見過了大海,覺得是草原好看,還是大海更好看?”

殷或道:“兩者是不一樣的。”

他頓了頓後道:“我身在草原上,看著廣闊的草原時覺得神清氣爽,心胸開闊;而我站在海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時,直覺滄海桑田,人就和海中的一粒沙子一樣微不足道。”

話題好像又被殷或拉了回去,雖然對方聲音很平靜,但唐鶴依然有點兒頭疼,他不介意和白善周滿談滄海桑田,生死無常,卻不太敢和殷或談這些。

隔壁房間裏,滿寶洗漱過後盤腿坐在床上,小小聲的問白善,“所以陛下是要楊學兄去整治江南世家?”

白善也不敢太大聲,畢竟隔壁屋住著郭刺史呢,所以只是點頭。

周滿便也憂慮的皺起眉頭,“怎麼選了楊學兄?”感覺有些心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