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6章 心思湧動

出了院子後的郭刺史等人也沒閑著,羅巡檢和周立威給他們騰出房間來,士兵們互相擠一擠就給他們騰出了一排房間。

他們很幸運,能夠和太子住在同一排,就是距離遠近的問題。

作為白善的心腹,倆人都不約而同的把距離太子最近的一個房間安排給了白善和周滿,所以在除去公主駙馬,殷或和唐大人寧禦史這些太子帶來的人外就是他們兩個了。

就是這麼巧,郭刺史的房間就緊挨著白善周滿的,他帶著下屬們找到自己的房間想說點悄悄話時,發現隔壁是白善和周滿的下人在忙碌。

他沈默了一下後看向路縣令。

路縣令立即意會,側身道:“大人,天色還早,不如去我屋裏坐一坐?”

郭刺史頷首,其他官員便跟著一起過去了。

到了路縣令的房間,安靜是比較安靜了,光線也更暗了。

郭刺史幹脆不進屋了,就站在門前的空地上看著路縣令,問道:“路縣令,本官記得大家窪鹽場一開始還是你做的吧?”

路縣令就嘆息,左右看了看後道:“大人應該看得出來,前面這裏本應該有一堵圍墻的,左右兩面的圍墻都還在,現在這些房間,有一半是我之前建的。”

他伸手指了一下不遠處沒有拆幹凈,正在使用的竈臺道:“那些竈臺是我建了打算煮鹽用的,已經被拆了不少,現在就只剩下前面那些沒拆了。”

沒拆的,有一些還被用起來做飯了,夥房的士兵們正在煮菜。

“所以曬鹽法是白縣令找出來的法子?”郭刺史這麼問不過是再確認一次而已,路縣令要是知道這個方法,他早用上了。

路縣令點頭,同時心裏感嘆,難怪白善可以這麼強勢的應對宋家,他手裏要是有這個寶貝,也能夠毫不懼怕宋家。

宋家在北海縣還沒那麼大的聲望和土地,他們能夠幹涉到縣務全是因為掌握了龍池鹽場。

白善來了個釜底抽薪,直接把龍池鹽場關了,宋家的兩條胳膊直接被斬斷。

郭刺史也想到了宋家,不過很快將其拋出腦袋,對於他來說,宋家此時不值一提,甚至連和路縣令的權力之爭都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曬鹽法出來,加上太子對此的重視,擺在郭刺史面前的無疑是一條更為寬闊的道路,但道路上的刀子也更多。

機遇與危險共存。

他在遲疑。

不僅郭刺史,站在郭刺史面前的官員們也心思各異。

他們一離開,各自散去後便又自動的三三兩兩湊在了一起,“這曬鹽法一出,我們青州其他近海的縣也可以改了制鹽方法了。”

“還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白善前途無量,他為什麼要在這種事上造假?別看寧禦史一副不相信,要親眼看過制鹽過程的樣子,其實心裏早不懷疑了,這麼早不過是為了更確定而已。”

“那我們青州的天是要變了?”

“青州還好,本來制鹽的縣就主要是北海縣,要緊的是江南吧?”

“對啊,此法要是傳出,那凡是近海的地方都可以曬鹽了,江南那邊的鹽政會不會……”

“今天我們都看過曬鹽法了,看上去挺簡單的,太子不怕我們傳出去嗎?”

“是啊,江南那邊也完全可以學起來啊。”

路縣令等人一散去,也找來了自己的幕僚。

他和其他官員的幕僚一起留在人群的最後,沒有聽到前面說什麼,但他們有眼睛看啊。

他到現在都還有點兒回不過神來,主要是因為他是跟著路縣令一路從北海縣到臨淄縣的。

所以一再確認,“真的是太陽曬出來的嗎?”

路縣令一再點頭,“是。”

幕僚便最後嘆息道:“難怪了。”

他覺得這不能怪路縣令技不如人,而是,“世家積累到底不一樣,大人不用往心裏去。”

路縣令:“我沒往心裏去,但白善此法應該也不是來自於世家積累。”

他道:“我雖不知他這曬鹽法是從哪來的,但崔楊這樣的大家族都不知道,白氏這樣一個深居內陸的小世家更不會知道了,而且白善只是旁支。”

幕僚看了看,發現大人面上並沒有憂慮,相反,還有些興奮,“大人?”

路縣令原地走了兩圈,有些興奮的道:“這不僅是白善的機會,北海縣的機會,也是青州的機會,自然,也是臨淄的機會,我們的機會。”

幕僚一想也是,也有些興奮起來,“大人和白縣令還是盟友。”

路縣令“噓”了一聲,讓他小聲一些,“曬鹽法肯定瞞不住,今日看見的人太多了,就算加以控制,用不了多久,法子也會傳到江南的。所以北海縣的時間其實不多。”

“白縣令一定會與您再合作的。”

路縣令也是這麼想,他笑著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郭刺史手眼更高,只怕想的更多,未必能和白善完全走到一起去。”這就是他的機會了。

外面天完全黑下來了,只勉強看得到人影。

白善和唐大人就吹著海風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倆人就住相鄰兩間。

因為看到前面的房屋亮著燈,唐大人腳步一頓。

白善便道:“公主他們還沒回來,學兄要不要與我同去接一接他們?”

唐大人略一想便頷首,“也好。”

白善便看了身後的大吉一眼,然後和唐大人慢慢的朝海邊去,不一會兒大吉就拿了兩根火把上來,遞給白善一根。

白善接過,和唐大人解釋了一句,“海邊風大,燈籠的火攏不住。”

唐大人頷首,回頭看了一眼夜色中熱鬧的鹽場,微微一笑道:“再來一些人,這地方就能夠一直熱鬧了,將來必定繁華。”

白善笑了笑,“就是進出的路不好走,要想吸引更多的客商來此,最要緊的便是修路。”

唐大人點點頭,笑道:“你膽子倒是大,這是直接想要在青州長久做下去的意思?”

白善道:“又有何不可?在北海縣是治理地方,為民辦事,去往別的地方不也是治理地方,為民辦事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