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5章 暗搓搓

他們一走,院子裏就只剩下自己人了,太子是這麼認為的,這些人都是他可以用的,暫時被他算做自己人。

太子微微擡著下巴道:“都說一說吧。”

唐鶴沒說話,寧禦史便看向白善,再次確認,“鹽果然可以曬出來?”

白善很肯定的道:“可以。”

寧禦史便也不懷疑他,眼睛發亮的和太子道:“殿下,那江南的鹽稅可以查一查了,甚至天下的鹽政也可以改一改。”

“父皇也是如此認為的。”

這一句話如同給寧禦史和唐鶴吃了一顆定心丸,倆人都松了一口氣,齊聲道:“臣願為陛下效勞,為殿下驅使。”

太子便道:“那就從各地鹽場開始吧,當然,我們不能直奔鹽場,所以要先整治吏治,保證來往鹽路暢通。”

唐鶴腦海中就閃過這一次他們計劃的行程,果然就在青州往外和江南鹽糧進出的路上。

要是江南的天變了,那他們不僅要保證江南之外的地方不受江南的影響,還得給江南提供足夠的鹽才行,所以鹽也得進去。

唐鶴和寧禦史對視一眼,道:“江南的漕運……”

“父皇自有安排,我們要做的是整頓沿途吏治,還要保證鹽場的產鹽量,”太子和白善道:“不知這曬鹽的地方有什麼要求?是近海都可以嗎?還是只北海縣可以?”

白善道:“得是陽光充足雨水少的地方,當然,海水的含鹽量高自然是最好的。”

他道:“大家窪新鹽場是前任路縣令留下來的,這塊地方他就選得很好,我們在海邊一些地方往下挖的時候還能看到鹽鹵。”

太子便明白了,“將曬鹽法詳細列出來,回頭孤有用。”

白善應下。

太子沈吟道:“既然大家窪合適,曬鹽法又是從你北海縣起的,那你就多建鹽田,孤看只要有海水就可以,所以不必拘泥於海邊,可以往更裏處去,挖一條大海溝將海水直通進去就行。”

因為他發現這一片莊稼種得少,有些地方不是山的地都荒著,上面的雜草看著稀稀拉拉的,似乎也種不出來什麼東西。

白善便苦惱道:“是這樣沒錯,但北海縣窮,人力少,不論是挖溝渠、開鹽田還是曬鹽都需要大量的人手。”

太子就皺眉。

其他的還罷,人力上他可沒什麼辦法。

別看各地總有聲音說田地不夠分了,成丁後分不到足額的田地,但人口並沒有多少。

“孤也不能一下給你變出人來,你境內寡婦多嗎?孤給你派些兵丁過來?讓他們多生孩子。”

唐鶴忍不住低頭樂。

白善:“……殿下,現在生孩子也來不及了啊,最少要十七年才成丁吧?”

就算今天就洞房懷上了孩子,那生下來還得十個月呢。

但他沒有拒絕太子給他派兵,“今日過後,大家窪鹽場必定引人註目,的確需要更多的人來保護。”

正好,人一到他就讓士兵屯田,總不能每天就幹巡邏的事,大家輪流著來,平時沒事去開個荒地,能種糧食就種糧食,不能種糧食就曬鹽。

白善算盤打得啪啪響,還和太子道:“殿下也看到了,大家窪這一塊沿海的線很長,要是都建上鹽田,每日產出的鹽必定很多,這麼多鹽都走陸路運出不費費時費力。”

太子就想到了萊州灣,還沒來得及開口,白善已經語調略微上揚的道:“北海縣有一地方叫龍池,是天然的渡口,外面就是萊州灣,而從大家窪到龍池也不遠,若有海船從龍池出發,那大家窪的鹽不僅可以南下江南、嶺南等地,還可以往北到達幽州平州一帶。”

太子挑眉看向白善,雖然覺得沒必要再建設一個渡口,但還是原因傾聽。

白善繼續道:“而官鹽到了幽州和平州,就可以入內到太原一帶和草原上。省了去萊州的步驟,路途要安全很多。”

目前海路還是比陸路更安全的。

當然,這個安全針對的是人禍,而不是天災。

太子若有所思起來,“你想和萊州爭搶出海的渡口和海船?”

白善輕咳一聲,強調道:“是吸引更多的商人來此。”

他臨時發散性思維,假設道:“鹽要是能從龍池運出去,再回來時肯定不能空船,江南一帶的絲綢瓷器都可以上船運過來,還有幽州平州一帶的毛皮藥材牛羊馬等物,他們可以在龍池完成交換,鹽船跟著商隊走同樣的航線也會更安全。”

唐鶴心中一動,“這樣一來豈不是變了現在漕運的路線?’

本來不太往心裏去的太子微微坐直了身體,思考起來,“這樣一來,再把官鹽出去的渡口立在萊州就不方便了。”

畢竟青州這邊他有白善可用,萊州那邊,他可不太熟。

白善連連點頭,目光炯炯的看著太子。

太子沈吟道:“但這也不是一年兩年就能辦到的事,沒有四五年,甚至五六年,很難形成規模。”

白善略一思索便咬牙道:“臣願留在此處,一直到此事做成再離開。”

太子挑眉,“你真願意在這裏留個五六年?”

以白善的能力和資歷,他外放就是出來積累經驗的,加上他現在又有了曬鹽法的功勞,就是現在升職離開也沒人說什麼。

不過他外放的目的是歷練,不會這麼早走,但太子和皇帝一開始給他做的規劃也是三年。

三年之後,他便可調往其他地方繼續歷練,要在北海縣留六年……

太子微微一笑,頷首道:“既如此,孤就應下了,不就是建渡口嗎?你建吧。”

寧禦史重重的咳嗽了一聲,提醒道:“殿下,此事得戶部和工部核準。”

聽白善那打算,顯然不是一個小渡口,那就不是青州給錢,而是要從國庫撥款了。

白善覺得要等國庫撥款,那不知要等多長時間呢,因此暗示道:“或許青州可以預支一部分。”

太子果然很感興趣,身體前傾,“哦?”

白善就頂著寧禦史“你個奸佞”的目光和太子道:“現在於是夏天,夏收和秋收在即,過後便是稅款,要是國庫一時拿不出錢來,可以從青州這邊預支一部分。”

也就是說,把青州理應上交給國庫的東西先支用了,其實還是算國庫出錢,只是省略了一道先送往國庫,再由國庫撥出來的過程。

太子覺得這個法子不錯,於是頷首同意。

當然,是他同意了,實際上能不能做成還得看皇帝和朝中諸位大公的意思,不過白善也爭取到了太子不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