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4章 震撼

太子點點頭,“準了,孤也留下看一看這曬鹽之法。”不過他是不懷疑白善的,他吃飽了沒事幹拿這事兒騙他們?

但他覺得這很有趣,看一看也不錯。

太子就站在田邊看著他們將鹽裝進鋪了細麻布的框裏,他們需要將鹽挑出去再晾曬一次才能收到細麻袋之中。

但此時鹽還只是有點兒濕潤,算是成品了。

太子看了一下一塊鹽田的產量,微微點頭,幹脆順著鹽田繼續往前走,一路上還看到二十幾塊出鹽的田,只是它們的進度不一,有的只是底部淺淺的一層鹽晶,有的則是已經解成塊,顏色很深,需要到第三步,用水溶解後再晾曬。

太子還是對第一塊田最有興趣,圍著看了看後道:“我一路走來,每一排的第一塊田都很少看見鹽晶。”不像第二塊田和第三塊田,只要有結晶,那都是成片成片的。

白善道:“第一塊田不一定要等到鹽晶曬出來,待曬到一定濃度後便可放入第二塊田,當然,現在太陽好,所以出現鹽晶的情況也會增加,速度也會快,這些第一塊田都是這幾日沖入海水新曬的。“

太子便回到第一塊田那裏,直接指著鹽田道:“將裏面的水放了,孤要親自看著它新註入水,然後曬出鹽來。”

禦史也正想如此提議呢,見太子提了,他便道:“殿下,臣想親自守著這塊鹽田。”

太子應下了,還給他指了一隊侍衛。

禦史扭頭和周滿解釋了一下,“周大人,下官不是不信白縣令,只是想親眼看一看海水是如何晾曬成鹽的。”

周滿一臉的莫名其妙,點頭道:“看呀。”

她和白善也沒攔著他呀。

禦史認真的看了看周滿,放下心來。

白善就將周立威介紹給禦史認識,“這是我侄兒,他於曬鹽一事上很有經驗,大人有不解之處可以問他。”

禦史更滿意了,雖然他們眼睛看到的是這樣,但曬鹽肯定還需要一些技巧的,有人指點就更好了。

太子看完鹽田,便左右看了看後問,“這附近有村落?”

“是,”白善指了一個方向道:“只是與鹽田有一點距離,轉過那個彎,那裏有個窪地,村子便在那裏面。”

太子看了一下這個距離,很滿意的點頭,“不錯,就是應該距離村子遠一點的。”

鹽畢竟涉及民生大業,距離太近,與村民的生活混雜在一起就不好了。

白善請太子等人往一邊去,道:“殿下,天色已晚,此時回去也來不及了,我們只能在此留一夜。”

他道:“我讓人建了兩排房屋,村子裏也簡陋,所以委屈殿下和公主在此將就一晚上了。”

太子是不介意的,高床軟枕他睡得,野外草地他也是躺過的,倒是明達……

太子扭頭去看明達。

明達的註意力卻在嘩嘩的海浪聲音上,根本沒留意這些。

太子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心野了,於是沖她揮了揮手道:“想去玩兒就去吧,我還要和諸位大人商量事情呢。”

明達就拉住周滿,問道:“你要參政嗎?”

周滿搖頭,“這是縣務,和我醫署不太相幹,我不必參與。”

最主要的是,她要是想知道,晚上再悄悄的問白善就是。

明達高興起來,就拉著她給太子行禮,“太子哥哥,那我們先退下了。”

拉著周滿就走。

白二郎都不帶猶豫的,直接行禮後跟著走了。

太子:……就算不跟著他四處巡察,這一次也是難得的功勞,就不能留下來聽一聽嗎?

哪怕出半個主意,回頭他也好給他請功呀。

白二郎已經追著明達和周滿走了。

殷或也笑著和太子行了一禮後退下,他不是官員,更不可能留在這裏了。

太子目送侍衛和宮女護著四人走遠,搖了搖頭後和白善道:“走吧。”

這裏房屋簡陋,最好的一間房應該是周立威住的那個小院子了。

也是在一排房屋上,只是在最邊上,考慮到蘭氏也來此,所以白善特意讓他們修了個小院子出來,正房兩間,其中一間就是堂屋。

這次直接騰出來給太子住。

眾人進堂屋轉了一圈,還是都拎著椅子和凳子出來了,有些人連凳子都沒輪上,只能站著或者是坐在石頭上。

白善和路縣令就屬於沒有座位的人,於是倆人一起站著。

屋裏太熱了,此時太陽已經站在山頂,眼看著就要落下去了,外面的海風再一吹,並不覺得多熱,倒是屋裏,有些熱不說,光線還暗。

吳公公將一把椅子擺在了院子裏,太子大馬金刀的坐在上面,下巴微擡,看著眾人道:“剛才周……”太子看向白善。

白善:“立威,他在家中排行第二。”

太子微微頷首,道:“周立威的回答你們也都聽見了,此時有何想法?”

郭刺史一臉恍惚的坐著,他想法可多了,比如,這曬鹽法是哪兒來的?白善來此到底是外放當縣令來的,還是就為鹽場來的?

若單為鹽場來,曬鹽是只適合他們青州,還是朝廷想以青州為始?

再比如,之後這鹽場到底算誰的?

是他們青州的,還是朝廷直接接管?

但這些問題,他一個都問不出來。

其他人也還在震撼中,同時預感到天要變了,不,不對,還不至於就天變了,就是變,那也是江南的天要變了,他們這邊可能會被帶著變一點點。

唐鶴和禦史接受得最快,畢竟他們出京前多少收到了一點兒消息,因此很快回神。

他看了一眼禦史,禦史也正扭頭看向他,然後倆人一起低頭齊聲道:“臣等聽太子吩咐。”

太子撇了撇嘴道:“孤沒什麼特別的吩咐,只一樣,此事要先保密,誰也不準傳出去。”

不管眾人心裏怎麼想,反正是一口應下了。

開口說話後,震撼感就消去了一些,然後眾人開始關心起曬鹽的事來,比如這新鹽場是什麼時候開始曬鹽的,現在的庫存有多少了……

白善一一回答。

太子就坐在一旁等著,等他們問完後便道:“行了,今日便先到此處,大家先回去休息吧,唐大人寧禦史和白縣令留下陪孤說說話。”

郭刺史起身離開時看了白善一眼,帶著路縣令一起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