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2章 升官

白善也扭頭看了一眼,不覺得他們有什麼不對,“膽子大賺錢才快。”

太子瞥了他一眼,“只怕壞事也快。”

白善不在意的道:“多教化教化,平日宣講律法,讓他們知道做壞事的後果就是。”

郭刺史坐在一旁一言不發,心裏和其他刺史府的官員一樣驚訝於白善和太子的熟稔。

用過午食,太子並不急著走,坐著喝了一盞茶,等程將軍上樓來低聲交代了幾句,太子這才起身,“走吧,我們輕車簡從。”

是真的輕車簡從,除了明達和殷或是坐車外,其他人皆是騎馬出行。

太子只點了一個禦史和唐鶴隨從,其余隨從官員都留在了北海縣衙,郭刺史也想去看一看白善的新鹽場到底有什麼這麼吸引太子。

就算是為了鹽政,也不至於急成這樣,竟是一天都不願在北海縣衙停留。

郭刺史也只帶了一個幕僚和長史,以及路縣令前往。

剩下的都是太子帶著的侍衛了。

白善覺得太陽太曬,也不知道從哪兒買來了不少鬥笠分給眾人,他騎馬跑到了唐鶴左邊。

唐鶴正要往右邊讓一讓,結果周滿的馬頭冒了出來,和他一起齊頭並進。

侍衛們見狀,識趣的給他們讓出位置來,讓他們三個跑一排。

唐鶴一邊打馬往前去一邊扭頭沖白善喊道:“就算你們官道來往車馬少,但也不能三騎並排啊!”

白善不理他,和周滿一左一右的夾著他快馬往前去,這樣做的好處是,他們中途停下來休息時,後面的車馬還沒到,他們可以趁著等候的時間說一會兒話。

白善就好奇的沖太子那邊示意,“程二郎什麼時候成了將軍?”

周滿也好奇,不過問的卻是:“程二夫人還好吧?”

唐鶴:“……她夫君升官,她有什麼不好的?而且她是後宅女子,你問我她好不好,我怎麼知道?”

周滿就嘆氣,“程二郎成了將軍,他以後再逛花樓,程二夫人還能揍他嗎?”

唐鶴就認真的想了想,“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上個月程二郎脖子上好像是帶傷來著。”

白善:“……我以為殿下會帶魯大郎來。”

魯大郎是魯越的兄長,也在軍中任職,是太子的心腹,咳咳,據滿寶說,當年太子想造反,聯系的人中就有魯大郎。

唐鶴道:“陛下覺得魯大郎不夠穩重,親自點了程二郎跟著的。”

他看向來路,那邊過來的是殷或的馬車,他微微擡起下巴道:“四月的時候,陛下將左右龍武軍和左右羽林軍並為羽林親軍,由我的上司殷大人統管。”

白善目瞪口呆,“所以現在殷大人不是禁軍統領了?”

唐鶴一字一頓的強調道:“是禁軍統領,只不過由三品升成了二品。”

以前左右龍武軍和左右羽林軍是分開的,他們所說的禁軍是指負責皇宮、皇城和京城安危的左右龍武軍,而左右羽林軍是皇帝親自管著,基本只在山林之中練兵,很少出現。

但現在皇帝將左右龍武軍和左右羽林軍合並,又再交由殷禮統管,他雖然還是禁軍統領,但官品上了一級不說,還直接掌握了京城所有的兵力。

假設一個非常不好的假設,若有一天大晉地方都反了,那能捍衛李氏江山的,就只有殷禮手中的禁軍了。

連唐鶴有時候都心驚於皇帝對殷禮的信任。

白善也驚嘆了一下殷大人的位高權重,然後想起了什麼,微微楞住,“那陛下怎麼會答應殷或跟著太子出門?”

唐鶴就雙手交叉疊於腹前,嘆息道:“所以說我們的陛下厲害呢,太子出京後就一心往青州來,要做出一番事業來給陛下看呢。”

皇帝都對太子這麼信任了,看,我把掌握了京城及皇室命脈的殷禮的兒子都給你帶上了,作為兒子,你要怎麼回報我這個老父親呢?

太子的確很感動於父親對他的信任,所以才那麼嫌棄拖後腿的白二郎和……明達。

明達是自己的親妹妹,又從小身體不好,太子疼愛她習慣了,舍不得怪她,便遷怒起白二郎來,左看他不順眼,右看他也不順眼。

白善和周滿都想到了這一點兒,扭頭一起看向靜靜站在一旁的白二郎。

白二郎不解,拿著竹筒問:“看我幹什麼?你們要喝水?”

周滿就把他遞過來的竹筒推回去,同情的道:“你多喝點兒,別客氣。”

白二郎一臉的嫌棄,“你們這兒的水一點兒也不好喝……”

白善見他嫌棄北海縣,不由哼了一聲,不願意搭理也了,拉了周滿便去接才到的殷或。

殷或搖著扇子下來,躲在樹蔭下,和走上來的倆人道:“你們這裏比京城還熱些。”

“所以你為何出京來?”

殷或笑道:“我本來也要出京走一走的,碰巧白二他們啟程,我便和他們一起走了。”

白善眼睛微亮的問:“這一來何時走?”

殷或笑道:“我無官無職,想何時走便何時走。”

白善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別看北海縣熱,其實也有涼快的地方,回頭我帶你去找。”

周滿看向白善。

殷或嘆氣,“為何是找,不是去看?可見你現在也沒有找到。”

白善看向周滿。

周滿便輕咳一聲道:“慢慢找總能找到的,而且北海縣有大海,你還沒看過大海吧?等你看到了你也會喜歡的。”

白善狠狠的點頭。

他們一行人在樹蔭下休息了近一個時辰,等人馬都休息得差不多了便繼續行路。

酉時前便進了大家窪。

白善直接帶他們去鹽場。

此時太陽已經往西偏了不少,但陽光依舊燦爛得不得了,周立威正帶著人在鹽田裏鏟鹽。

白善直接帶著太子等人過去。

目之所及都是一塊一塊排列整齊的水田,一排三塊田,排排看不到盡頭,在陽光之下,水光散發出白色的光芒,在後面兩塊田中,眾人似乎看到了一些細碎的白色晶體。

太子在田邊站住腳步,他來前設想過海水是怎麼曬出鹽來的,但怎麼想也沒想到是跟水田一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