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1章 放心

白善左右看了看,見人不少,便賣個一個關子,“學兄到了便知。”

北海縣離青州城不遠,但公主和駙馬帶的車架多,所以速度要慢一點兒,等他們到北海縣時已經過了午時。

太子就是因為這個很嫌棄他們,要不是他們兩個拖累,他帶著人快馬加鞭,早幾日就到青州了。

也是因為這個,太子才想把人留在青州,不帶著四處巡察了,當然,明達和白二郎也沒想過要跟著他去巡察就是了。

太子就順著北海縣的主街走了一遍,扭頭和白善道:“你們縣真窮。”

白善:“……殿下,這也是大晉的疆域。”

再窮也是大晉的地方。

太子沒說話,在縣衙下馬後,也不進去,直接和白二郎明達道:“我們當即就要去鹽場了。”

意思很明顯,你們要去嗎?

不去的話就留下休息吧。

明達立即道:“讓他們留下收拾東西吧,我們和太子哥哥一起去。”

太子“嘖”的一聲,扭頭看向白善。

白善看到了老早帶著差吏們候在縣衙門口的方縣丞和董縣尉。

於是他招手讓人上前來,問道:“午飯安排在了哪裏?”

方縣丞只敢稍稍擡頭看到太子的衣擺,聞言躬身道:“下官在趙記飯館定了位置,現在他們大約已經準備好,貴人和大人們一去便能用飯。”

白善滿意的點頭,讓跟著回來的劉貴去安排車架行李,他則帶著方縣丞和董縣尉請眾人移步到趙記。

北海縣城就這麼大,趙記和縣衙就在一條街上,走過去都不太費時間。

衙役們沿街攔開了人,讓他們暢通無阻的到了趙記。

這動靜這麼大,對於素來偏僻安靜的北海縣來說是很難得一見的,所以有不少百姓不顧天上的大太陽跑出來看熱鬧。

即便是被衙役們攔在街邊,只能站在屋檐下看一看騎著馬走過的一眾貴人他們也心滿意足了。

不過……“這些貴人是什麼官呀,這麼厲害,我看我們縣令和周大人都要跟在後頭呢。”

“不知道,但這紅的綠的紫的,這麼多顏色的官袍,一看就是大官。”

“再大能大過刺史去?對了,刺史穿什麼顏色的官服?”

“深綠?比我們縣令還要綠一些?”

偷溜出來看熱鬧的縣學學生聞言幾欲吐血,小聲道:“刺史是穿深緋色,就那紅色,跟周大人的一樣。”

百姓們一聽,“喝”了一聲問:“那周大人的官和刺史的一樣大?”

縣學的學生知道的多一些,他們低聲的解釋道:“若只是醫署屬官,應該是綠色的官服,和白縣令一樣的,但周大人還是崇文館編撰,那是四品官,所以也可著深緋色。”

“周大人的官比白縣令的大呀!”

“那不是吃軟飯?”

“小聲些……”

縣學學生:……這話可不是他們說的,白善能力也不弱,他只是出仕晚幾年而已,將來前途不可限量的,比周滿還要有前途呢。

不過這個解釋起來就太麻煩了,他們覺得當下的情景不容他們說那麼多話,於是沈默的看向不斷從街中心走過的人,並不理會發出疑問的普通百姓。

邊上的百姓便以為這些郎君是默認了這句話,一時眼珠子亂轉,什麼想法猜測的都有。

學生們則是悄悄的自己說起話來,“剛才打馬走過的那位著紫袍的男子是誰?”

“不知道啊,看著甚是年輕,竟然已經是大員了嗎?”

“沒聽說過朝中哪位大臣這麼年輕的呀。”

方縣丞是快馬加鞭,就比他們提早了半個時辰回到縣城。

他一進城便直奔趙記,包下整個趙記後還將附近兩家飯館的廚子幫工都給叫了來一起動作,“京城裏來的貴人,不管你們用什麼法子,半個時辰內做出十桌飯菜來,不需要多貴重,但必須有葷有素有湯,得美味,更得安全。”

他道:“做好,回頭縣令有賞,做不好,最好現在就說出來,不然你們接了縣衙的活兒,轉過頭又撂挑子,不說縣令,我也饒不了你們。”

因為有這番話在,三家的掌櫃和廚子不敢怠慢,一起合作細細地做出了十桌飯菜來。

此時白善他們進來,每桌就還有兩道大菜沒上,其他的都做好了放在桌子上,打開盤子就能用。

出門在外,太子本來就不講究,只求速度快,味道不差就行,但見白善準備得這麼好,他還是忍不住微微點頭,然後在主桌上坐下。

這一次郭刺史有幸坐在了太子身邊,白善和周滿也陪坐在旁。

唐鶴他們就另外坐了一桌,上下打量了一下趙記後笑道:“倒還不錯,看著也不是很窮嘛。”

路縣令則是意外的看了方縣丞一眼,他是知道方縣丞能幹的。

他當初將他從主簿的位置上提起來,就是想用他和宋家對抗,卻沒想到他可以這麼能幹,這是在白善不在的時候就準備好了?

太子他們帶來的侍衛宮人等也都在樓下找了位置坐下,方縣丞和董縣尉從二樓退到一樓,在下面招呼眾人。

白善上任之後把很多事情都交給了方縣丞和董縣尉,只要是自己自己職責範圍之內,他們便都可以自己做主。

尤其是方縣丞,白善隔三差五的下鄉,縣務基本交給了方縣丞,所以白善讓他抄近路回縣城,相機行事,他就敢拿著縣衙裏不多的公款包了飯館準備飯菜,要是在別的縣令手底下,沒有準確的命令,他是不敢這麼做的。

方縣丞敢這麼做,不過是因為知道,不管他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白善都會給他兜底,絕對不會將他推出去頂鍋。

一坐下,太子反倒不著急了,他扭頭看向窗外,外頭的衙役已經不攔著街上的百姓了,只是守在飯館外面,不讓人進去而已。

底下又熱鬧起來,甚至有人特意將攤位擺在了飯館對面和樓下,或許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底下的人非常大聲的叫賣起來。

太子覺得很有趣,和白善道:“你這些縣民膽子倒是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