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0章 長高了

談起正事,白善也收起了臉上的嬉笑,正色道:“不是很多,目前是一百八十袋官鹽。”

太子挑眉,“我記得你新鹽場才開了兩月左右吧?”

“是。”

這就很不錯了,太子的手指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頷首道:“孤要去鹽場看一看。”

白善表示沒問題,“殿下打算何時去?”

太子覺得此事宜早不宜遲,便道:“吃過飯就走吧。”

白善:“……殿下不在青州城多停留嗎?”

太子就瞥了他一眼道:“孤是為鹽場來的,在這兒停留做什麼?”

他最看不慣白二郎的就是這點兒,到這個地方,覺得稀奇要留一留,到那個地方覺著不錯也想住一晚上玩半天,他時間很多嗎?

白善摸了摸鼻子,在心裏對郭刺史說了一聲抱歉後應下,“殿下想怎麼看?”

白善意有所指的道:“兩位禦史和唐大人那邊……”

太子嘴角微翹道:“帶上,還有你們的刺史,都帶上。”

他目光炯炯的看著白善,問他,“鹽果然是曬出來的,且出產果然有這麼高,也能食用?”

白善正色道:“是真的。”

太子便點了點頭,嚴肅的道:“孤帶著這麼多人去給你捧場,你可不要砸了場子。”

白善瞬間明白了太子的打算,起身鄭重的行禮,“臣必不負殿下信任。”

太子點了點頭,這才轉頭看向周滿,“明達和駙馬要留在青州,說是要避暑。”

太子說到這裏一臉的嫌棄,“在比京城更濕熱的地方避暑,嘖,罷了,孤懶得說他們,你多註意些,別讓他們生病了,他們出門還是孤給做的擔保呢。”

周滿立即應下,笑嘻嘻的問,“公主他們能留到什麼時候?”

太子就瞥了她一眼後道:“留到京城的暑氣過去。”

這麼一算時間似乎也不長。

太子不樂意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起身道:“走吧,去用早食。”

早食是分開的,郭刺史倒是很想和太子同桌用一頓早食,但太子拒絕了,並讓吳公公讓他們準備準備,一會兒他們要直接去北海縣。

郭刺史沒想到太子竟然這麼急,很想熱情招待一下對方,奈何他現在連人都見不到。

“白大人和周大人呢?”

郭刺史的幕僚道:“太子留下倆人一同用早飯了。”

他頓了頓後道:“還有公主駙馬一起。”

不愧是太子的伴讀和駙馬的師兄師姐,待遇和他們有很大的不同啊。

郭刺史也能嘆息一聲,轉身去招待太子的隨行官員。

白善和周滿在陪同太子用早飯。

刺史府給太子準備的早食還是很不錯的,倆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太子胃口本來就好,一擡頭,看到胃口同樣好的周滿白善和白二郎,他的胃口就更好了。

明達細嚼慢咽的吃了一碗小米粥,又吃了半個肉餅便用不下了。

才吃了一碗面的白二郎便接過那半個肉餅啃了,又吃了一個饅頭一個雞蛋……

太子見狀甚是滿意,吃得多長得壯,這才是男子漢嘛。

不過太子還是有些嫌棄白二郎,道:“以後每日早起練劍,不指望你上戰場殺敵,也不能手無縛雞之力。”

白二郎抓著筷子,“……殿下,我是文官。”

太子更嫌棄了,“你進翰林院多少年了,修出一本書了嗎?打算什麼時候出翰林院進六部輪習?”

白二郎:“……翰林院也挺好的。”

他暫時還不想離開翰林院。

太子頗有點兒恨鐵不成鋼,雖然明達不需要白二郎給她爭取榮華富貴,她本身就很榮華富貴了,但太子依舊對不思進取的白二郎很看不上。

明達卻很喜歡白二郎的這份淡然,和太子道:“太子哥哥,朝中還有哪個地方清貴過翰林院嗎?”

太子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白善和周滿端著碗,眼睛卻不由悄悄的擡起來瞥向白二郎,抿嘴一樂。

用過飯,太子便出去見郭刺史等人,他們只帶了簡易的行李,顯然並不打算住在北海縣。

但是白二郎和明達公主他們的行李都帶上了,太子看見了也沒說什麼,而是叮囑道:“去了北海縣你們就留在縣城裏,別到處亂跑。”

明達立即表示反對,“太子哥哥,我要去看大海。”

太子想了想,很快妥協,“也行。”

周滿總算知道太子跟來的好處了,要是皇帝,不知道要多費多少口舌呢。

郭刺史看到太子立即上前道:“殿下,車馬都準備好了。”

太子微微點頭,“走吧。”

太子先往前去,白善和周滿落在了後面,就悄悄的溜到唐鶴和殷或身邊。

唐鶴和殷或也站住等他們,等他們到了跟前就忍不住問,“你們這是長高了?”

倆人一聽特別高興,尤其是周滿,一臉期待的看著唐鶴,“唐學兄,我長得多嗎?”

唐鶴只看了她一眼敷衍道:“高了不少,”然後看向白善認真的打量,“與我一樣高了,再長豈不是要高過我了?”

一旁的殷或客觀的道:“唐學兄,白善已經略比你高了。”

唐鶴:……

周滿輕輕地哼了一聲,扭頭問殷或,“你祖母也讓你出遠門?”

殷或淺笑道:“祖母她很理解我。”

不僅周滿和白善,連一旁的唐鶴都很懷疑的看著他。

前面太子的車隊已經出發,唐鶴道:“走吧。”

大吉他們這才牽著白善他們的馬過來,“郎主,我讓他們去驛站裏收拾東西回去了。”

白善頷首,“讓人去找方縣丞,抄近路先回縣城去準備。”

大吉應下,白善這才騎馬跟上隊伍。

太子帶來的人不少,隨行的官員都跟著去北海縣了,刺史府這邊郭刺史帶上了不少官員,路縣令也跟上了,所以車隊浩浩蕩蕩的,白善他們想說悄悄話,所以脫離了刺史府的隊伍,和唐鶴殷或混在了一起。

白二郎陪著明達坐了一會兒馬車便溜了下來,也跟著混在了他們中間。

鹽政的事是機密,唐鶴雖然聽到了一些風聲,但更多的就不知道了,他不由問白善,“你那北海縣到底有什麼機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