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7章 精致

白善將馬拴在了車後面,讓它自己跑著休息,自己坐到了車上。

大吉也接過車夫的活兒,將自己的馬也栓在了後面,然後就趕著馬車走了。

周滿帶出來的白家護衛就打馬跟上,一行人走了不到兩刻鐘,天就黑了。

周滿早有準備,都不用她吩咐,護衛們就點了火把趕路,馬車兩邊也點上了燈籠,有兩匹馬走在前面,大吉就著他們舉著的火把勉強可以看到路。

一行人走得都不是很快,就這麼溜溜達達的走了一個時辰,估摸著走了小一半的路便停了下來,在路邊找了塊平坦的地方停下露宿。

白善白天出了一身的汗,這會兒也有些不舒服,只能用水濕了帕子擦一擦脖子,他看到低調跟在隊伍中的差役,沖周滿擡了擡下巴,“你沒把人放走?”

“他一人回去復命不是找抽嗎?所以我把他留下了。”

好吧,明天一起進城,要麼他和郭刺史你好我好大家好,依舊是和和睦睦的;要麼就是他迎接對方的怒火,的確會連累到差役。

白善收回了目光,和周滿道:“我們明天早些啟程。”

周滿看著他樂,原來你也不是不害怕,不擔心的?

白善點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冤家宜解不宜結,趕緊休息。”

他和大吉在車上啃過幹糧了,此時不用再吃東西,將火生起來,把蚊蟲驅一驅後便上車去躺著。

躺在車上的確比躺在外面要好一些的。

第二天天還沒亮,周滿就被科科叫醒了。

於是她伸手去推白善。

白善一臉懵的下車,看著黑乎乎的天空上掛著的滿天星,很懷疑周滿的判斷,“寅時了?”

周滿肯定的點頭道:“對!”

“也沒有沙漏,你是怎麼知道的?”白善覺得自己才閉上眼睛睡了不到一刻鐘,怎麼可能就寅時了?

周滿卻堅持,“就是寅時了,趕緊洗一把臉走吧。”

黑夜行路是要慢一些的,他們要在城門打開前到達城門口,這會兒就得起床。

白善抹了一把臉,還是將眾人叫醒,大家舉著火把前進。

事實證明周滿的時間是很準的,等他們到青州城外時,天上的星星已經稀疏了許多,天有些微微亮了。

城外也等了一些人,有一大早便挑著菜蔬等東西進城賣的,也有昨天沒來得及進城的商隊。

白善他們的馬車停在車外,見城門還沒打開,悄悄松了一口氣。

時辰到,天也更亮了一些,城門打開,白善他們的馬車立即往旁邊的小門去。

守門的官兵看到對方全員衙役服裝,便微微瞪眼,上前查探他們的來歷。

白善撩開簾子,沖後面招呼了一聲,差役上前,一臉一言難盡的和守城官說,“這是北海縣白縣令,奉刺史命令進城的。”

守城官立即放行。

進了城門,周滿便看向白善,“你是要直接去呢,還是……”

白善正在糾結中,“雖說這樣去見郭刺史顯得我很有誠意,但也太狼狽了,而且此時郭刺史起了嗎?”

周滿當機立斷,“那我們先去驛站。”

白善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還是讓護衛和差役先去一趟刺史府,“就說我隨後就上門拜見郭刺史和貴人。”

差役道:“不然我等等大人梳洗好以後再一起去?”

白善見他這麼擔心害怕,也不想為難他,點了點頭,讓他跟著,然後讓護衛先給刺史府遞個帖子。

一行人先去了驛站。

此時驛站裏只住著幾個花錢住店的商旅,白善他們雖然來得太早,但驛丞還是熱情的接待了他們。

白善受不了身上的汗臭味,和驛丞道:“讓廚房給我們打兩桶熱水來,其他的先放一放,不著急。”

驛丞一楞,問道:“大人不先用飯嗎?”

這顯然是連夜趕路來的,肚子不餓嗎?

餓是餓的,但白善不喜歡驛站的飯菜,他寧願出去吃外面小攤位的包子,不過話是不能這麼和他們說的,因此笑道:“不急,先洗漱,吃的嘛,我們一會兒要出去見人,在外面吃也可以。”

廚房人手也有限,驛丞一聽他們不在驛站裏吃,也高興起來,立即保證馬上給他們準備好熱水。

白善和周滿洗了澡,還洗了頭。

西餅將他們的官服拿出來仔細的熏上香,又將他們能戴的配飾等拿出來擺好……

白善和周滿穿上香噴噴的官服,總算覺得活過來了,神清氣爽。

他心情好了便大方起來,扭頭和周滿道:“給我點錢。”

周滿:“你沒錢了?”

白善:“我下鄉帶著錢做什麼?身上沒多少了。”

周滿便去看向西餅,西餅就去箱子裏抱出一個盒子來,打開,裏面有兩吊錢,還有好幾塊肥胖的銀錠。

白善看了一眼後道:“給我一吊錢就行。”

西餅就直接取了一吊錢。

白善接過,拿出去給大吉,“讓大家出去吃個好的吧,這一晚上你們也折騰得不輕,我們帶上兩個人就行,其他人讓他們補眠吧。”

大吉接過錢應下,拿下去分給了眾人。

白善看了一下時間,外面天已經徹底亮了,街上漸漸有了人煙,但因為還早,所以來往的人並不是很多。

白善一邊上馬一邊嘀咕,“也不知道郭刺史醒了沒有……”

刺史府裏的郭刺史不僅醒著,還特別的精神呢,因為他一個晚上沒睡!

他睡不著啊!

一開始是驚訝,然後是害怕,最後則是憤怒。

驚怕是因為青州城裏突然來了這麼多貴人,說是巡察,但一聽他們出京的時間,顯然一路上就沒停留,直接奔著他的青州來的,他能不害怕嗎?

憤怒在於,白善竟然直到晚霞落下,城門關閉也沒來青州城,他也太不把他這個刺史放在眼裏了吧?

之前的謙遜友好都上哪兒去了?

各種情緒之下,加上貴人是突然來臨,安保,吃穿住行等等事情需要安排,他就一個晚上沒睡。

當然,他的幕僚們也沒得睡。

所以白善的護衛送了帖子到刺史府,不到兩刻鐘他就知道了。

聽到說白善是真下鄉,因為和去找他的人錯過了,又走得遠,所以回城慢了,昨天收到消息後他就連夜趕路,一大早就在城門外等著了。

城門一開他就進門,只是因為連夜趕路,身上狼狽,不好來見郭刺史,所以先去驛站洗漱。

郭刺史的臉色總算好看了點兒,知道對方不是故意的,他的面子總算回來了一些,但依舊嚴肅的坐著等待,這一等就等了半個時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