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5章 我知道

“所以這麼熱的天,郭刺史為什麼到現在都還不來,趕路不應該起早一點兒嗎?這會兒就算坐的牛車也該到了吧?”

一語落,一匹馬飛奔而來,在縣衙門口勒住,不等停穩就從馬上跳了下來,他沖進縣衙大聲叫道:“白縣令呢,白縣令呢?”

坐在欄桿上乘涼的周滿被他這一聲驚叫差點兒栽倒在地,她扶了一下柱子才坐穩,沒好氣的問道:“喊什麼,嚇死我了,郭刺史到哪兒了?我……”

她擡頭看了一眼大太陽,勉為其難的道:“我代白縣令去迎接好了。”

“哎呀,白縣令呢?迎接什麼呀,郭刺史回刺史府去了,京中有貴人來,要見白縣令,快請白縣令與我一起去青州城。”

周滿眨眨眼,從欄桿上跳下來,搖著蒲扇道:“京城的貴人啊~~好說,好說,來人,快去找白縣令啊,看看他到哪兒了,昨晚便說今兒一早就能回來,怎麼現在還沒到?”

董縣尉看著她睜眼說瞎話,代大家應下,立即點了兩個衙役出門,“快去馬廄裏選馬,要最好的,去大家窪那裏找縣令,就說京城來了啥貴人,周大人讓他趕緊回來呢。”

周滿手上還拿著扇子在搖晃,又慢悠悠的坐到了欄桿上,心中則有個小人在歡快的轉圈翻跟鬥,她忍不住和科科嘖嘖兩聲,暗道:“貴人來的可真是太是時候了。”

科科也覺得他們兩個運氣好,再差上一天,等郭刺史到了這裏,即便有周滿這個官職不小於他的官員在,白善不在,他們雙方的關系也會惡化的。

必定不能像以前那樣和睦。

來通知的差役見周滿又坐在了欄桿上慢悠悠的扇涼,不由焦急的跺腳,“周大人,您怎麼一點兒也不急啊,刺史大人和貴人都在青州城裏等著呢。”

周滿急什麼呀,她一點兒也不急,以太子那脾氣,他要是著急,直接帶著人就來北海縣了,還能被郭刺史攔住?

太子不來,那必定是不急,他又剛到青州城,那不得洗個澡,換個衣服,吃個飯什麼的?

不急,不急,一點兒也不急。

她還安慰差役,“天這麼熱,你看你頭上都是汗,別著急了,白縣令還在路上呢,我已經派人去找了,等他到了我們就過去,放心,貴人不會怪罪的。”

見他臉被曬得通紅,便連忙叫衙役們帶他去洗臉休息,“我家廚房做了酸梅湯,去小門那裏叫人給你們盛一桶來,都喝一碗消消暑……”

衙役們立即上前簇擁著差役離開,差役反抗不得,只能拼命的往後面看,叫道:“周大人,周大人,刺史大人在等著你們呢……”

周滿揮了揮蒲扇,看他走遠了便呼出一口氣來。

董縣尉回來,稟報道:“周大人,人已經派出去了,不過什麼貴人這麼厲害,竟然讓刺史這麼著急?”

周滿不在意的道:“沒事兒,我們等等白大人。”

可是等白善收到消息再從大家窪回來,天都快黑了吧?

周滿也想到了這一點兒,唉聲嘆氣道:“這個時候露宿好多蚊子的。”

但她還是決定回家叫五月收拾一下行李,等白善回來了他們便往青州城去,可以在城外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再進城。

周滿計劃得很,正要往後院去,差役從一堆衙役手裏掙脫了出來,手裏還拿著一個碗呢,他臉色漲得通紅,和周滿叫道:“周大人,郭刺史說了務必讓你們快些去,您別耽誤時間了,快把白縣令叫出來吧,那貴人我們得罪不起啊。”

周滿搖著扇子一臉同情的看著他,“孩子,你莫不是腦子有問題?要不要我給你把把脈看一看?”

董縣尉也有些生氣,和差役道:“我們白縣令是真不在,你以為我們縣令是在躲著你們嗎?他是真的不在,真的不在!”

董縣尉強調過後覺得這樣不好,於是又緩了緩語氣去拍差役的肩膀,安撫道:“兄弟,我也知道你著急,我們也著急,但我們大人是真的不在,不過你放心,我們已經派人去找了,他估計是在路上,說不定過不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差役懷疑的看著董縣尉,又去看周滿,“真不在?”

周滿搖著蒲扇認真的點頭,“真不在。”

差役見她還是這樣慢悠悠的,差點兒哭出來,“周大人,青州城裏真的來貴人了啊。”

“我知道啊,”周滿不太理解的看著他,“我沒有不信。”

可您的表現分明就是不相信!

差役總覺得白善就在這縣衙裏,說不定躲在哪兒看著他呢。

周滿見他快要哭了,連脖子耳朵都變得通紅起來,不由蹙眉,“雖說太子殿下身份貴重,但只要沒人特意去招惹他,他還是很好說話的,你這麼怕,難道你們郭刺史得罪太子殿下了?”

“那也跟你沒關系啊,你一個差役,殿下也怪罪不到你頭上來吧?”

差役一呆,楞楞的看著周滿。

周滿見他臉上的潮紅似乎下去了一點兒,微微松了一口氣,安撫他道:“行了,別怕,殿下要是因為我等去晚了怪罪你,我們會幫你承擔的,真的!”

差役:“……您知道貴人是太子啊?”

周滿頓了頓後頷首,“聽說而已,不是太子嗎?”

“是太子啊,”差役回神,然後問道:“白縣令真不在縣衙?”

周滿:“……真不在,他下鄉去了,跑得遠,昨天我們收到郭刺史的消息後就派人去找他了,以為他晚上就應該回來到了,誰知遲遲不回,應該是路上有什麼事耽誤了。”

差役聞言心裏好受了點兒,總算不那麼著急了。

周滿立即對後面呆住的衙役們道:“楞著幹什麼,快帶他下去洗臉喝酸梅湯,多喝點兒,別嫌棄。”

衙役們回神,拉著差役深一腳淺一腳的下去了。

董縣尉也恍惚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問周滿:“太……太子來我們青州城了?”

周滿瞥了他一眼,頷首。

“我滴個乖乖……”他長這麼大,連刺史都沒見過呢,現在竟然要見太子了?

不對,他好像見不到太子,人家要見的是白縣令。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