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4章 巧了

白善嘆氣,要不是郭刺史給他找麻煩,其實還是挺清閑的,因為他手底下的縣丞和縣尉都用起來了。

和別的縣架空縣丞縣尉,除了縣令便是將權勢下放到主簿身上不一樣,白善基本上將縣務交給縣丞,治安方面則交給了董縣尉。

所以方縣丞和董縣尉現在都是實權,且權力不小。

也是因為這個,方縣丞和董縣尉對白善和縣衙的事都很上心。

正當壯年的年紀,誰不想著建一番事業呢?

別說一直被冷落的董縣尉,就是方縣丞也很高興有白善這個上司。

他感念路縣令的知遇之恩,但不得不說,就算他是路縣令的心腹,路縣令也做不到將這麼多縣務交給他來做,然後自己隔三差五的下鄉不在縣衙。

感情都是相處出來的,人的心也是會偏的,方縣丞此時的心就有點兒偏了,他不由的找董縣尉商量,“你說要不要找路縣令幫幫忙?白縣令總躲在外面也不是事兒,現在宋家派了人在縣衙外守著,青州城那邊隔一天來一個人問,我看縣令也躲不了多少日了,他再不回來,青州城那邊怕是會直接派人下鄉去找。”

白縣令要是那樣被請回來便有些難看了。

董縣尉:“這可是和郭刺史做對,路縣令能幫忙?”

方縣丞也不肯定,只能道:“試試?”

董縣尉就鼓動他,“你和路縣令熟,你去試試。”

方縣丞:……

他撓了撓腦袋,最後嘆息一聲道:“明日我找個借口去青州城一趟吧。”

董縣尉想了想後道:“白縣令不是說今年六月要招役丁修一下路和水利嗎?要不拿著公文去青州城裏審批?”

這種服役只要不是大規模抽調和占用農時,基本上不必要報備刺史府,自己縣就可以拿主意,但報備也沒錯,顯得親近些,最主要的是,他們現在需要一個理由去刺史府。

董縣尉覺得自己的主意不錯,於是看向方縣丞等待誇獎。

方縣丞瞥了他一眼後道:“明日休沐,我帶妻兒去青州城置辦些布料器物不行嗎?服役這種事為什麼要經刺史府的手?萬一他和白縣令生氣卡住了怎麼辦,今年我們還招不招役丁了?”

董縣尉:……好有道理,是他少想了。

方縣丞第二天果然帶上家人去了青州城,而此時,被煩得不行的郭刺史也在想著是不是去北海縣一趟。

他看了眼博古架上的珊瑚樹,上前摸了摸,如玉一般的瑩潤,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珊瑚樹。

既然拿了人家的好處,那就得替人消災,不然這東西肯定要退回去的。

郭刺史是不太舍得的。

想了想,他還是高聲叫來下人,吩咐道:“讓他們準備車馬,我們去北海縣走一走。”

“郎主何時啟程?”

郭刺史道:“今日晚了,明日吧。”

想了想,他還是不願和白善把關系弄得太僵,於是道:“派個人去北海縣傳話,就說我明日去縣中巡視,讓他們縣令趕緊在縣衙候著。”

下人應下,派了人去北海縣通知。

公文是給了董縣尉,董縣尉給了周滿,他苦惱道:“周大人,郭刺史親自來,是不是要把白大人叫回來?”

周滿收起公文問,“你知道你們白大人在哪裏嗎?”

“在大家窪,縣城過去並不遠。”所以現在去通知,白善還能摸黑回來,或者第二天一早快馬加鞭的趕回來也行。

周滿擡眼瞥了他一眼道:“不,你不知道。”

“啊?”董縣尉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周滿道:“我是說你不知道白縣令在何處,我也不知道,他下鄉去了,北海縣那麼大,其中不乏偏遠貧困之地,誰知道他帶著人去了哪裏?重要的幾個地方都找了,找不到人,縣務是你和方縣丞協理的,你們先招待郭刺史吧。”

董縣尉聽明白了,“……周大人,明日是休沐日,方縣丞去青州城了。”

難道要他一個人面對郭刺史嗎?

他做不到啊。

周滿見他額頭都開始冒汗了,也不為難他,道:“罷了,我們醫署來招待他好了。”

周滿想了想後道:“正好,北海縣這邊的醫署已經上了正軌,這幾天陸續有一些村落的人相約來看病,病人還不少,正好讓郭刺史看看成效。青州城的醫署也該辦起來了……”

這些可都需要錢啊。

董縣尉也聽出了周滿潛在的意思,半晌無言。

所以郭刺史過來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第二天,周滿就特特把自己緋紅色的官袍拿出來穿上,然後拿著一把蒲扇坐在縣衙裏等郭刺史上門。

董縣尉在院子裏走來走去,不時伸長了脖子往外看,知道刺史要來的其他吏員衙役也有點兒緊張的在院子裏晃蕩。

周滿覺得大堂還是有點兒熱,就從椅子上換到了廊下坐著,一邊吹著偶爾吹過來的風,一邊呼呼的扇著蒲扇,見他們如此緊張,不由道:“我說,今天休沐,你們都不休沐嗎?”

連宋主簿都沒回家,破天荒的來縣衙加班,他笑了笑道:“周大人,下官們還沒見過郭刺史這麼大的官兒呢,一時緊張和好奇,讓大人見笑了。”

周滿就用蒲扇點了點自己身上的官袍道:“看過來,看過來,什麼叫沒見過這麼大的官兒,本官不就在這兒坐著嗎?”

院子裏的人聞言一起扭頭看向周滿。

她穿著緋紅色的官袍,官帽也戴上了,唇紅齒白,臉又白嫩,因官袍是圓領長袍的男制,所以穿上去雌雄莫辯……

周滿掀起眼皮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問道:“好看不?”

眾人一個激靈醒過神來,立即偏開頭去不敢再看。

周滿便哼了一聲道:“不就是四品嗎,值得你們這樣大驚小怪的,本官的這四品還是京官呢。”

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論尊貴好似周滿更在郭刺史之上,只不過部門不一樣而已。

大家互相看了看,好像不是那麼緊張了。

周滿搖著蒲扇擡頭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陽,嘆氣,“明天就是六月了,可真是太熱了。”

眾人一起點頭,很熱啊,很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