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2章 躲避

白善從縣衙連通後院的小門那裏溜回了小院,又從側門出去溜到了醫署。

周滿今天沒有新的病人,縣衙先前抓捕山匪時骨折的衙役來換藥,此時正坐在椅子上偷眼看在院子裏曬藥材的西餅。

白善帶著大吉溜進來,見他眼睛都移不開了,便整理了一下衣袍上前,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

衙役回神,看到白善便嚇了一跳,他就要起身行禮,結果屁股才擡了一下便發現他一條腿是瘸的,站起來有點兒不方便。

白善止住他的動作,看向院子裏的西餅,問他,“好看嗎?”

衙役臉頰瞬間爆紅,耳朵尖都紅透了,但還是點頭,“好,好看。”

白善上下打量他,有些懷疑的問道:“成親了沒?”

衙役臉色更紅,搖頭,滿眼期待的看著白善。

白善面色好看了點兒,不過卻上下打量過他後搖頭道:“有點難,西餅好像也喜歡好看的。”

衙役:……

白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有點難,但你可以努力一下。”

說罷轉身去找周滿。

衙役眼巴巴的看著縣令往後院去了。

滿寶正在和文天冬稱藥,他們決定做些常用的藥丸備用。

文天冬對做藥丸不太熟練,畢竟只在太醫署裏學過,真正動手的機會其實並不多。

周滿比他多一點兒,但也比不上老鄭掌櫃,甚至還比不上鄭辜。

她一邊做一邊嘆氣,“鄭辜和鄭芍在就好了,他們兩個做藥丸的速度最快,最熟練了。”

文天冬:“……先生,我也可以學習的。”

周滿點了點頭,鼓勵了他一番,看到白善進門時她微訝,她先擡頭看了一下太陽,“還沒到吃飯的時候呢。”

白善在邊上找了一張小凳子坐下,拉過一個藥碾子幫他們碾藥,道:“我來你這兒躲躲。”

周滿驚奇不已,“在這北海縣裏你竟然有需要躲的人?誰啊?”

白善:“……郭刺史的人。”

因為有文天冬在,白善沒有說為什麼要躲著,周滿努力的忍下了要問的沖動。

一直到文天冬處理好了手上的藥材,拿著單子去藥房挑選其他的藥材,她這才一屁股坐在白善身邊,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

白善就嘆息一聲道:“也不知道宋家付了什麼代價,竟然能請動郭刺史說情,讓我放了宋民。”

他道:“此時是放了宋民,後面就該為我和宋家講和了。”

周滿楞了一下,反應過來,“受賄?”

白善往外看了一眼,不太有誠意的和她道:“小聲一點兒。”

周滿問:“那你要和宋家和解嗎?”

白善意味深長的道:“那要看宋家願意出什麼代價了,不過不管我和宋家和解與否,宋民既然犯了事,那就該懲辦,不然在他這裏開了先河,以後再有人犯事,便以為走刺史的路子就能免去懲罰,那我這縣令還怎麼當?”

周滿:“你判了宋民坐監三個月,你總不能躲三個月吧?”

白善歪頭想了想,“太子應該快到了吧?”

“萬一他和我們去西域時一樣,一路遊走一路巡察怎麼辦?從京城到青州的路途可也不近。”

白善:“……不至於吧,殿下不會這麼不靠譜的。”

話是這麼說,其實白善自己也不是很肯定,於是碾藥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他糾結不已,“我要是去信催促太子殿下,會不會顯得很急功近利?”

周滿肯定的點頭,“會!”

白善便嘆氣,“那就只能暫時躲著了,先躲他個兩三天,不行再想辦法。”

他甚至暗搓搓的想了個壞主意,壓低聲音道:“你說要不要讓路縣令給郭刺史找個麻煩?”

周滿:“……路縣令能聽你的?”

那必定不能,對於路縣令來說,和郭刺史搞好關系更重要,肯定不會為了替他吸引註意力就和郭刺史交惡的。

白善嘆氣,同時小聲道:“我們提前和路縣令合作果然是對的。”

周滿深以為然的點頭。

而此時,郭刺史的來使才被勸離縣衙,但也沒走遠,就是被方縣丞拉著去酒樓喝酒吃飯了。

等用過午食,他才拿了方縣丞的準信回去復命。

他不覺得白善會不答應,宋民犯的畢竟是小事,也才判了三個月的坐監,網開一面還能賣郭刺史一個面子,多簡單的事。

而且郭刺史不僅是白善的上官,兩家還是親戚,那更是萬無一失了,於是他趕回青州城復命,和郭刺史表示一切都沒問題了。

郭刺史便心安理得的收了宋家的東西,然後笑道:“過段時間等白縣令休沐了給他下個帖子,請他到青州城來吃個酒,我再給倆人調解一下這事兒便成了。”

幕僚也覺得沒問題了,笑著恭喜郭刺史,“北海縣能穩定下來,官鹽的出產就更沒有問題了,大人該居首功。”

“哎,不可如此說,白縣令也沒少費心,北海縣是他治理,首功自然還是他的。”

路縣令知道這事兒已經是兩天後了,還是因為白善一直不放人,也沒有改判,宋家便不得不到刺史府裏暗示了一番,郭刺史氣得砸了杯子,驚動了才稟報完事情離開的長史,然後不小心知道的。

路縣令忍不住噴出了半口茶,劇烈的咳嗽起來,“所以白縣令和郭刺史鬧掰了?”

說好的扶持白善打壓他呢?

來傳話的吏員小聲道:“倒也沒有鬧掰,北海縣那邊說白縣令下鄉去了,一直未曾回來,方縣丞不敢做主改判縣令已經判定的案子,要等白縣令回來再說。”

“郭刺史派去的幕僚也說當時他並沒有見到白縣令,也說是下鄉去了,雖不知真假,但郭刺史被下了面子,的確很生氣。”

路縣令琢磨了一下,往後靠在了椅子上,若有所思道:“白善比我想象的有骨氣呀。”

吏員也點頭,“聽說宋家被他折騰得不輕,龍池鹽場關了有小兩月了,他一點兒也不著急,宋家明明已經後退一步,主動提起要重開龍池鹽場,但白縣令就是不開,還放話說,龍池鹽場是北海縣衙的,開或不開得縣衙說了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