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1章 我的鍋

因為周滿說了下戶抓藥不要錢,中戶看病不要診費,所以一個村相約來看病的還不少。

他們還特意穿上了自己最壞的衣裳,就是為了讓自己看上去特別窮。

周滿倒是不介意,他們開心就好,反正她下戶中戶是縣衙認定的,標準也是根據那個來的。

“現在來的都是臨近幾個村的村民,他們昨天就開始出發了,走了一天,又在城外住了一個晚上,今天早上才進來的。”

周滿很感慨,也很高興,“總算是有人肯來醫署看病了。”

白善往外看了一眼,笑道:“女子也不少。”

文天冬也擡頭看了一眼,解釋道:“她們是陪同家中的老人和孩子來的,自己並不看。”

“但我要給她們看,”周滿扭頭對文天冬道:“你不好開口的女子,一會兒讓她到我哪裏來,反正今天也就這些病人了,來的人都摸一摸脈,積累一下經驗,有病看病,沒病安心。”

文天冬:“……您高興就好。”

這樣不放過一個機會的摸脈也是沒誰了。

白善默默地沒說話,給她倒了一碗酸梅湯,問道:“我看天熱的很,家裏賀嫂子煮了不少酸梅湯,我讓她再加點水,送來給他們解解暑?”

周滿一口應下:“好呀。”

她覺得白善都親自給她送午食了,還這麼關心她,於是也關心的問了他一句,“你的案子審完了?”

白善頷首:“審完了,已經判了,小案子,都不必上交刺史府,直接就可生效。”

然後白善就被打臉了,第二天,他送祝淇等人出城去服役,雖然董縣尉和眾衙役不理解他為什麼要來給一群服役的犯人送行,但也老實的站在一旁等著。

白善將一張紙遞給祝淇,道:“你識字,又是你領著這些人幹的壞事,那服役時依舊是你做頭首吧。”

白善道:“到了那邊,你便歸祁裏正來管,這單子上是你們每日要幹活的時辰和一日三餐每個人的花費及基本的菜單。”

他道:“這些錢都是縣衙給你們付的,也是從百姓們的賦稅中來的,你們服役是為贖罪,但百姓們也不會就按著你們薅羊毛,希望你們在服役時能思己過,服役回來後能夠好好做人,再不犯事。”

祝淇等人心中復雜,還有不少人心中感動起來,連忙應下。

有一人見白善溫和,便忍不住問道:“大人,我們三哥怎麼樣了?就是掉下懸崖的那個。”

白善嘆息一聲。

大家聽到他的嘆息,一時眼圈都紅了,有兩個年紀小的,直接就哭出來了。

“他的運氣太好了,掉下去就掛在了樹上,就是下不來,也上不去,羅巡檢折騰了很久才把人吊上去,也沒什麼大的毛病,就是餓了三天。”

眾人:……

兩個哭得嘩嘩的小夥子一個激動,鼻涕就噴出來了,白善偏過頭去不看,兩個小夥子卻很不在意的一抹鼻子,連忙問道:“那八哥呢?”

“他呀,”白善道:“比較慘,醒過來一次,剩下的日子就是好好的養了,不知道會不會變傻,已經被他家裏人帶回去休養了,對了,他不服役得交罰金的,你們出去後要不要給他家裏幫幫忙?”

眾人:……

祝淇連忙道:“大人,他的罰金我來交。”

白善頷首,“很好,你們先去服役吧,明天掉下山崖的那個會去和你們作伴的,好好幹活兒,爭取把小劉村那條路修出來。”

眾人被他鼓勵得有些不知所措,但還真生起了一些雄心,竟然不覺得受罰去服役是多難受的事了。

白善這才扭頭叮囑衙役,“記住本縣的話,閑了多教教他們律法,服役是苦活兒,在吃的上別虧了他們,那菜單是我研究了小十年的成就,你們就照著菜單來就好。”

衙役們:……

他們也應下了,就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

董縣尉等他們走遠了,便忍不住問,“大人,那什麼菜單您為什麼會研究了小十年?”

他看過了,不就是早食兩個饅頭,一個雞蛋,一疊腌菜;中午三個大饅頭,熱菜兩個,其中一個必須有肉兩塊……

別說對付服役的犯人,就是對於每年服役的役丁都是很豐盛的了。

白善就背著手仰望天空道:“怕嚇著他們,我還把時間縮短了說呢,其實我已經研究了有十多年了,一個成年的男丁服役,每天最少要吃這麼多東西才能頂得住這樣大的勞力消耗……”

董縣尉看著白善的年紀,不由問道:“大人……怎麼會去研究這個?”

白善瞥了他一眼道:“這不是正常的嗎?村子裏每年都有人去服役,感興趣去看了,自然就研究了。”

他回縣衙,結果還沒進門,方縣丞就焦急的迎出來,湊到白善耳邊低聲道:“刺史府來人了。”

白善眉一揚,以為是太子快到了,於是高興的擡腳進去,方縣丞就追在後面焦急的道:“是為了宋民的案子來的……”

白善的笑臉哐的一下就垮了下來。

方縣丞和董縣尉看到這個變臉,忍不住在心裏贊嘆了一下,但正事還是要幹。

方縣丞壓低了聲音道:“刺史府的意思是,祝淇等人禍害鄉裏,頑性難改,判了他們就行,宋民都已經是鹽場管事,不會為那種小事去刺探新鹽場,所以……”

白善抿了抿嘴角,沒有直接去大堂,而是轉身去了辦公房,成功避開了刺史府來的人。

他問道:“宋家走通了郭刺史的關系?”

“應該是的,”方縣丞嘆氣道:“不然郭刺史也不會特特的派人來為宋民說話。”

白善很懷疑,“會不會是小鬼難纏,其實並不是郭刺史的意思?”

方縣丞沈默了一下後道:“可來的是郭刺史身邊的幕僚。”

白善:……

他伸手揉了揉額頭,想了想後道:“就說我下鄉去了,這案子是我判的,你做不了主,但你可以先應承下來,就說等我回來了便告訴我,暗示一下,以我和郭刺史的關系,不會不答應。”

方縣丞:“……那您要答應嗎?”

白善:“不答應!你先把人糊弄走了再說。”

方縣丞:……主意是好主意,只是這個惡人最後卻讓他來當了。

白善安慰他,“放心,鍋不會落在你頭上的,該是我的,就還是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