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9章 判決

宋老爺看著白善離開的背影,心緒起伏不定。

宋大郎也很驚訝,不由道:“父親,我們已經給了他臺階,他怎麼不下?”

就是對著路縣令的時候,他們都沒有這麼低聲下氣過。

宋老爺收回視線道:“世家子弟,底氣足是正常的。”

“可是給刺史府的官鹽……難道郭刺史還能不要這一批官鹽不成?”

宋老爺搖頭,“得派人去新鹽場那邊看一眼,我總覺得心裏有些不安,或許他們已經有足夠的官鹽了。”

“那邊現在是羅巡檢的人在把守,我打聽過,他帶到新鹽場的人皆是自己的心腹,其他人都在其他的路段巡邏和把守,根本看不到新鹽場的情況。”宋大郎道:“那都是羅巡檢的人,我們根本靠近不了。出了祝淇他們的事,那邊把守得更嚴密了。”

宋老爺道:“既然人進不去,那就讓消息出來,拿錢去砸,十吊錢買不到的消息,那就用一百吊,兩百吊!”

幸虧宋老爺沒說用一千吊,宋大郎悄悄松了一口氣。

砸錢這種事,當然不可能他們親自去幹了,都是底下人去做的。

找的是他們比較熟的一些士兵家眷,錢砸下去,第二天就有人拿了衣服等東西去了大家窪,可惜,她們沒見到人。

“……說是大家窪那頭正在嚴查,以防有人與匪患勾結,別說見面,送過去的衣裳米面都被退了回來,根本就進不去。”

又有下人進來道:“老爺,縣衙那邊開堂了。”

宋老爺頭疼的扶額,心裏很不好受,他不明白,怎麼一夜之間情況就急轉直下了?

新鹽場那邊到底有什麼貓膩?

消息不對等讓宋老爺很焦躁,早知如此……

還是太自負了些,宋老爺覺得自己輕敵了。

路縣令那樣精明強幹,來北海縣兩年後才和宋家叫板,但也輸贏參半,他看白善比路縣令年輕這麼多,面如冠玉,看著過於淸俊,不免就輕視了些,誰知道……

宋老爺回神,道:“去庫房裏把那株珊瑚樹取出來,再取一斛珍珠來,我們去青州城。”

宋大郎一楞,不由問道:“父親,帶上這麼多東西是為了……”

“郭刺史上任以來,我們還沒去拜謁過呢,這次便專程去拜訪一下吧。”

宋大郎肉痛不已,“父親,那珊瑚樹可是……”

宋老爺止住他的話道:“只有家族強盛,將來夢兒才有資源,再想要這些東西也輕而易舉。”

宋大郎只能去庫房中取東西,但心裏還是難過不已。

就是路縣令都沒逼他們走到這一步呢。

宋老爺也在反思,最後覺得還是因為他過於輕視白善了。

白善正在審理案子,這個案子並沒有懸疑,祝淇招了,跟著祝淇的混混們也招供了。

宋民左右看了看,幹脆也不抵賴,爽快的招了,就是他指使祝淇他們去查探新鹽場的。

認罪態度很好,但對方堅決否認這事和宋老爺及背後的宋家有關系,問到作案的理由,他道:“小的是龍池鹽場的管事,但因為新鹽場,龍池鹽場一直關閉,小的心中不服,就想看看新鹽場那邊是什麼情況,所以才收買了祝淇等人去看一看的。”

甭管外頭的人信不信,反正白善是不信的,不過他還是照這個供詞給判了。

先奪去宋民的管事之責,然後罰款,杖責,又判了半年的監刑。

至於祝淇等人,白善想了想,覺得把他們放在牢裏太費錢了,現在官鹽還沒出手,縣衙裏的錢已經花光了,基本靠他補貼,他還是別給大牢和縣衙增加負擔了,於是杖責,罰所有人勞役三個月。

董縣尉有點兒呆,問道:“大人,這會兒讓他們上哪兒服役去?”

總不能送去鹽場吧?

“讓他們去修路,”白善道:“就修從小劉村出來的那條山路,路面要平坦,可容一輛馬車進出的那種。”

董縣尉:“……這錢?”

雖然他們是被罰的勞役,不用工錢,但吃喝要錢,工具要錢啊。

白善道:“我讓宋主簿給撥一部分過去,你派三個衙役去盯著他們。”

董縣尉瞪眼,“十八個人只派三個衙役去盯著?是不是太少了?”

“都是有家有業的人,他們敢逃?”白善頓了頓後道:“你們別欺負他們就行,就正常的服役,該有的吃喝要有,對了,讓他們在山腳下搭棚居住,容許他們家人給他們送衣物東西過。”

“每日作息照著縣衙的來,每日就三個時辰,多余的時間讓衙役們給他們講一講大晉的律法,免得以後又不小心犯事。”

董縣尉有點兒囧,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這《晉律》只怕一般的衙役不懂啊。”

“怎麼會不懂呢?”白善蹙眉,“就算是子承父業,不是通過考試進來的,最基本的也應該知道吧?偷盜、搶劫、殺人這些是最基本的了,更輕一些的,辱罵、毆打也都算犯法的,別以為這些小事他們一般找裏正處理就不是犯法。”

“總之,讓他們都學起來。”

董縣尉只能小心翼翼的應下,沒敢告訴白善,他們縣衙四十八個衙役,有十六個是子承父業或者弟承兄業,只有三個是通過縣考的明律學考進來的,剩下的全是走關系或者幫閑轉衙役。

系統的學習是沒有的,律法一類的東西,小事有裏正,大事找縣衙。

能找到縣衙來的大事那都是殺人放火,搶劫偷盜一類的,而且偷盜還不會是一般的偷雞摸狗,這種事不用腦子想都知道是犯法的呀。

至於辱罵、毆妻揍兒子之類的事,一般都不會報到衙門來,鄉鄰們會先幫著勸說,不行還有幫閑,幫閑之上還有裏正,等裏正處理不好了才到縣衙呢。

不過這種事,大家之前的確沒預料到是犯法的,話說,這真的犯法嗎?

就是董縣尉自己沒少讀《晉律》都有些懷疑,他沒在律書上看到這個犯法呀。

於是他沒忍住問白善,白善無言道:“怎麼會不犯法呢?你再仔細的看看,晉律有義絕,別說夫妻之間,便是雙方親屬間凡有毆打、殺害和奸情之類的事情發生,不論夫或妻之間的意願為何,皆可判和離,違反者都可判刑,賈伍沒少毆妻,早該判和離了的,他不思悔改,這不是犯法是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