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4章 教育理念

“當然不是了,”宋老爺淡然的道:“新鹽場那邊一點兒動靜也沒有,既沒有砍伐晾曬木柴,也沒有煮鹽的濃煙,顯然新鹽場只是個幌子,並沒有開起來,縣衙要仰仗的還是龍池這邊的鹽場,我為何要多此一舉的去做這樣的事?”

宋夢立即道:“是不是白縣令陷害我們的?”

宋老爺頓了頓後搖頭,“也不是,他更沒必要做這樣的事,大郎,你如今最要緊的是自己的學業,今年試一下考到府學去,或者去京城試考國子監,家裏的這些事不必你操心。”

宋大爺也道:“你快回去讀書吧。”

宋夢又不小了,家國之間他分得很清楚,他當然也知道家族和縣衙的矛盾來自於哪裏,他抿了抿嘴道:“祖父,父親,路縣令和白縣令為何一直想要從我們家手裏搶鹽場?之前的方縣令和劉縣令都沒說過什麼,他們為何就不能如方縣令劉縣令那樣與我們和平共處?”

宋大爺就要說話,宋老爺已經道:“所以我們現在就在努力和白縣令溝通,希望他能夠和之前的方縣令劉縣令一樣,行了,這些事你別管了,專心讀書便是。你要是能考中明經或者進士,入朝為官,將來便能為宋家依靠,自然也不會有人再輕易欺負我們家族了。”

宋大爺見兒子就這麼行禮告退了,臉色很不好看。

不等兒子走遠,他便不滿的道:“父親,為何要和大郎說這樣的話?這孩子爭強好勝,您這樣與他說,豈不是讓他摻和進來嗎?”

宋老爺臉色一沈,“怎麼,你懷疑我在算計大郎不成?別忘了,他是我的長孫,難道我還能害他嗎?”

宋大爺沒說話,大郎是他的孫子,但他又不止大郎一個孫子,但他卻只有大郎一個兒子的。

宋老爺沒留意到兒子的臉色,他心情很不好,沈吟道:“沒想到最先鬧起來的竟然是縣學,看來白善現在北海縣內的威望不低了。”

他嘆氣,“我們宋家的根基還是太淺了,多來兩任方縣令和劉縣令那樣的縣令就好了,偏遇到了路縣令和白縣令……”

白善出面安撫了一下學子,跑去醫署看撞傷腦袋的老八時便也和周滿道:“宋家的根基並不深,只是看著龐大而已,但只要用力一拔,還是很輕易就能夠拔出來的。”

他道:“說起來宋家發家也就這二三十年的事,在此之前,宋家的根底還比不上城外的趙家呢。

周滿看完了病人,不知道從哪兒摸出兩個桃子來,給白善一個,自己拿了一個,就坐在欄桿上一邊啃著桃子一邊和他說話,“宋家是怎麼發家的?”

“說起來是我往前的第四任,一位姓吳的縣令,他當時請了宋家人做師爺,哦,就是這一位宋老爺的父親。”

“沒兩年,吳縣令在任上病逝,方縣令來了,他自帶了是也,那位宋老太爺不好再在縣衙裏做師爺,便在鹽場裏謀了一個管事的職位退下去了。”

“方縣令覺得他識趣,就一直沒動他,沒兩年,他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於是從鹽場裏退下,讓他兒子,也就是現在這位宋老爺去接手鹽場的管事職位。”白善道:“當時方縣令沒把鹽場管事這一不入流的小吏放在心上,鹽場基本上還算是在縣衙的控制中,他說話還是管用的。”

“但這位宋老爺可比他父親厲害,一直在見縫插針的往裏安插自己的人手,大到底下的小管事,小頭目,小到每年新選進去的煮鹽的長工,他就這麼慢慢經營著,等方縣令走的時候,鹽場已經有半數人在宋老爺手下了。”

“接手的劉縣令稀裏糊塗的被轄制住,”白善嘆息道:“方縣丞說,當時劉縣令一上任,宋家這邊就給了下馬威,然後不等和劉縣令關系惡化,又送上了大筆銀錢,這一打一捧,劉縣令便被唬住了,還以為宋家在這兒是多厲害的鄉紳,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等過個兩三年,他摸清楚了宋家的底細,宋老爺已經把鹽場那邊全握在了手裏,而且這幾年劉縣令和宋家相處得也不錯,他不想撕破臉,所以就一直遲疑著沒動手。”

周滿目瞪口呆,“這位宋老爺厲害呀,但他既然這麼厲害,為何要這麼想不開的來撬朝廷的墻腳?這世上賺錢的營生多的是,幹嘛非得在鹽場上吊死?”

白善笑道:“世上賺錢的營生是很多,但最賺錢的,除了鹽鐵外,就只有做茶葉、綢緞和瓷器一類的生意了。宋家不是多厲害的士族,在北海縣還能說是個鄉紳,出了北海縣,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要改換門庭就要讀書,就要名聲好,他們顯然是不會去經商的,控制鹽場應該是他們能想出來的最好的賺錢方法和獲得權勢的途徑了。”

周滿就想到了自家,自得道:“我家就不強求,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有時候是要管的,但有時候不能管得太過了,要我說宋老爺就是管得太寬,太長久了,他年輕力壯的時候,已經在想著子孫往後三四代的仕途了,這不是找罪受嗎?”

白善頷首,想想又覺得不對,不由問她,“難道以後你不想孩子們的未來嗎?”

周滿便道:“我不想,我只要他們品性好,他們想學什麼,我就送他們去學什麼,自然,他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自然也是自己的事了,不過他們要是問我,我也是會給他們建議的。”

白善見她如此驕傲,不由擡起手來按了按她的腦袋道:“你已經長大了,驕傲的時候也要矜持一些,別仰著下巴過於得意。”

周滿拍開他的手,橫了他一眼問,“難道你以後會要求他們一定要出仕為官嗎?”

“那倒不至於,”白善屈起一條腿靠在欄桿上,望著藍天道:“當官有時候是挺好玩兒的,但更多的時候我覺得很束縛,若不是以前便立下宏誌,並且一直為此努力,我想我是不會堅持在官場之中的。”

他道:“所以將來他們若不想為官,去做其他事也挺好的,只要家中有地,有書,耕讀不輟,自然傳承不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