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2章 套話

人心瞬間散了大半,祝哥看了一圈,最後一跺腳,便蹲在了地上。

白善見了微微一笑,向後示意衙役將繩子拿上去。

於是衙役便抽出腰間的繩子上前,將人分成了幾撥站著,然後將人的手捆在了一根繩子上。

一直到他們都被捆好了,衙役們才松了一口氣,一直兩邊戒備的羅巡檢和捕頭這才帶了人過來。

地上只有一個昏迷的人沒被綁著。

白善看了看後便讓人去砍些樹枝來綁成擔架將人擡出去。

周立威一覺醒來就看到小姑父帶回來三串的犯人,還有一個重傷的,不由的敬佩,“小姑父,你太厲害了。”

白善自謙道:“一般,一般,也是你們估計得好。”

他看了一眼受傷的人,吩咐道:“我看他頭上已經不出血了,但人一直昏迷,趕一輛車來先把他送到醫署。”

至於其他,天色漸暗,這些犯人走路的話今晚肯定到不了縣城,所以他們要在此住一夜,明日他親自帶人押送回去就是。

羅巡檢特別興奮,問道:“大人,要不我和您一起押送回去吧。”

“不用,你留在此處保護鹽場,我沒記錯,這兩天有幾塊鹽田也要鏟鹽了吧?”

“是,”周立威道:“有三塊鹽田陸續都可以出鹽了,就這一兩天的功夫。”

白善滿意的頷首,“六月快到了,你們一定要看好鹽場,保證好鹽場的銷量。”

周立威應下,羅巡檢也只能惋惜的留下了。

他當巡檢多年,還沒親自出手抓過犯人呢。

沒辦法,不是群體性案件,基本上用不到他們駐軍,一般都是縣衙的衙役就處理好了。

雖然祝哥等人被抓住了,但白善也沒讓他們靠近鹽場,甚至就不住在小窪村,而是拿了幹糧後將人押到了路口,一行人直接在關卡那裏駐紮下來。

天色暗下來後白善便坐在了火堆邊,拿出一個藥包放在火邊熏烤,一股藥味兒慢慢濃郁起來,一直圍著他們嗡嗡叫的蚊子或振動著飛遠,或者啪嘰一下落在了地上……

白善呼出一口氣,這會兒有心情審問人了,幹脆沖祝哥的方向招手,立即有衙役解開祝哥手上的繩子,將他拉了上來。

白善示意他坐下,隨手遞給他一塊幹糧。

祝哥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幹糧,沒動,也沒言語。

白善一笑,“怎麼,不敢吃?”

“大人不用激我,”祝哥道:“我不吃這一套。”

白善便收回手,啃了一口幹糧,細嚼慢咽的吃下去後又喝了一口水,這才問道:“那你吃哪一套?”

他一點一點的問:“利誘?行刑威逼?或是你直接承擔所有罪責,本縣按律來判?”

祝哥聽到後面時臉色一白。

白善道:“本縣只聽他們叫你祝哥,卻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祝哥抿了抿嘴後道:“祝淇。”

白善挑眉,“倒是個好名字。”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好奇的問道:“你是個讀書人?”

祝淇:“認得幾個字罷了。”

白善點頭,這個很好理解,周四哥他們也是認字而已,但這也很難得了。

“既然你不想提幕後主使,那我們就略過這個問題,我們談一些其他的,”白善道:“這也不是在公堂上,我們隨便聊一些,嗯,你家裏還有些什麼人?”

祝淇不想告訴他。

白善便嘆息道:“你不說本縣也能查到啊,甚至都不用回去查,一會兒我將他們分開叫來問一問,難道他們所有人都能和你一樣一個字都不說嗎?”

祝淇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正是今天哭哭啼啼的一群人。

他擡手揉了揉額頭,面色有些不好的道:“還有爹娘兄弟姐妹。”

白善驚訝,“很齊全呀,那你為何要當混混?”

祝淇:“……我不是混混。”

“那你是什麼?”

祝淇不說話了。

祝淇還真不是混混,他平日在家勞作的,還挺勤奮,名聲也挺好。

至於為什麼會聽宋家的來這裏查探鹽場,幾個小夥子避開祝淇時都打開了話匣子,“祝哥很能耐,一直跟著宋老爺幹活兒呢。”

“不是說他是良民,平日也都要勞作的嗎?”

“是啊,但農閑的時候總要出去找點兒活幹,我們這邊地裏的出產不太好,尤其需要幹些別的活兒掙錢,”一人道:“祝哥是我們那一片最能幹的,十二三歲就能跟在宋家的管事後頭跑了,後來宋家有什麼活兒都喜歡叫祝哥,他還能帶著我們一起去宋家幹活兒。”

白善若有所思,這不就跟以前村裏人去堂伯家裏找活兒幹一樣嗎?

“然後呢?”

“這一次也是宋家先找了祝哥,祝哥才找了我們,”祝淇不肯開口,跟著他的小夥子們卻頂不住白善的問話,雖然白善現在看著溫和,但這是縣令啊,還是才剿過山匪,一口氣抓了七十多個土匪的縣令。

小夥子們還是很害怕的。

所以白善一問,他們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全說了,“說是想看一看新鹽場這邊是什麼情況,只要我們查探到了,回頭每個人可以拿到一吊錢。”

聽著是不少,但這是賣命的交易啊。

“你們不知道這一片衙門戒嚴了,強行進入衙役士兵是可以射殺你們的嗎?”

幾個小夥子就害怕的哭了,抹著眼淚道:“可宋家說了我們只要小心點兒不被發現就好,他們都說打點好了,我們也不知道會這麼危險啊。”

白善覺得宋老爺應該不會這麼蠢,他不至於這麼沈不住氣,距離上交刺史府官鹽的時間還有一個月呢;

而且他就算是沈不住氣,也不至於出這樣的昏招吧?

不過白善還是記下了這話,轉身就招來一個士兵道:“你回小窪村找到羅巡檢傳個話,徹查昨天晚上在第一關卡和第二關卡值守的士兵,看有誰做了宋家的內應。”

又道:“全軍都查一遍,本縣不希望這樣的事再發生第二次。”

衙役應下,便飛快的跑去了。

等他走了,白善便溜達到祝淇身邊,坐在他邊上道:“你聽到了吧?你不說,自有許多人會代你說得一清二楚的。”

祝淇臉色蒼白,心中倉惶不已。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