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9章 打草驚蛇

羅巡檢知道的鹽都是煮出來的,他也去舊鹽場看過煮鹽,本來煮鹽就已經夠震撼的了,但和曬鹽相比,煮鹽宏大的是煮鹽時的場景,真到出鹽,還是鏟鹽田裏的鹽最讓人興奮。

鏟子往前一推,一層又一層的白色晶體慢慢匯聚起來,木鏟推到最後,白色的鹽能夠沒過木鏟,只一次,他就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從那時起他便在心中認定了白縣令。

就憑白縣令這一手,宋家根本不夠看啊。

只要守好了鹽場,北海縣內,管他什麼牛鬼蛇神,根本不帶怕的好不好?

羅巡檢本來還挺自信的,畢竟大家窪進出只有一條路,守好了關卡,一路上再註意檢查就沒事兒了。

誰知道人還能偷偷溜進來?

他招來一個士兵,吩咐道:“你帶上兩個人快馬去巡視路上的關卡,檢查一下,人是從什麼地方溜進來的,把缺口給我補上。”

“是!”

宋巡檢帶了一批人進山,周立威則帶著剩下的人在鹽場附近巡視,還把小窪村的人都召集了起來一起守衛鹽場。

小窪村的村民們一聽說有人混進山裏來了,立即菜也不做,飯也不吃了,抄起魚叉和木棍就往鹽場去。

雖然新鹽場才開了沒多久,但他們已經拿到工錢了,那冰涼涼的銅錢卻讓他們的心很火熱。

而且白善選人不論男女,只要老實肯幹活兒就行,所以村裏在新鹽場幹活兒的人不少。

這時候再有人過來搞破壞,就相當於斷他們的財路啊。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他們絕對不允許的。

周立威站在山頭往下看,天色漸暗,他們站在這裏往下看,別說鹽田,連那麼大的海都看不見了,四處都是黑的,一點兒亮光也沒有。

士兵問道:“周爺,這要怎麼找?”

周立威想了想後道:“把火把點亮,大家緊跟著一起走,將這面山走完,我們再往裏走一些。”

士兵驚訝,“那不是讓躲著的人知道我們發現他們了嗎?”

“就是讓他們發現,”周立威道:“打草驚蛇,我們知道蛇是哪兒來的,能抓住他最好,抓不住也不要緊,最最要緊的是守住鹽田,所以我們要把他們驚走。”

周立威覺得這時候沒必要和宋家硬碰硬,那是小姑父的活兒,他就守好鹽田就行。

小姑父走的時候也說了,他只要管好鹽田就行。

周立威心裏建設了一下,越發堅定了下來,招呼大家道:“都把火把點起來,讓村民們也點起來,山裏路不好走,別賊沒抓到,最後自己摔出個好歹來。”

他道:“也不必細聲,只要不說鹽場的事兒,其他事兒隨便大聲,就喊抓賊也行。”

大家一聽,立即把火把點了,就圍著鹽場的這面山開始向裏推進,大家一開始還很正常,就是大聲的罵賊,然後也不知是誰開始提起兩年前的那場大火,便有人大聲詛咒上次放火燒山的人生兒子沒屁眼,以後世世代代都要做沒有船的漁民……

周立威:……這詛咒可真夠別出心裁的。

不過他也心中一動,大聲喊道:“都仔細一些,仔細一些,別讓他們躲在草叢裏就躲過去了,還有樹上也看一看,別只顧腳下不顧頭上啊。”

又喊道:“手上的火把也小心一點兒,別點著了林子。”

“放心吧,才下過雨呢。”

“那也要小心!”

“周爺,我往頭上看了,沒人啊。”

“那就再往裏走走,反正多註意,上下左右前後都要找。”

聲音遠遠的傳開,不遠處就躲在樹上的幾人:……

他們趁著人還沒到,悄悄的溜下樹,摸黑想要回去找大隊伍匯報,結果因為周立威等人點著火把找他們,他們害怕火光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把火熄滅了。

這一摸黑……他們迷路了。

走了好一段距離,他們憑著感覺應該到地方了,結果咕咕的鳥叫了好幾聲也沒人應他們,幾人忍不住慌了,就壓低了聲音說人話,“祝哥,祝哥,您在嗎?”

祝哥當然不在這邊了,他在另一邊餵蚊子呢。

他強忍住去拍脖子的沖動,見火光還在往他們這邊靠近,不由壓低了聲音罵道:“老三那幾個懶貨跑到哪兒去了,讓他們悄悄的去前面打探,他們怎麼把人招來了?”

“不是老三招來的吧?”老二表示懷疑,“這麼多人,都找到這兒來了,我們是不是早就被發現了?”

“不可能,我們之前可是一點兒動靜都沒鬧出來。”

話音才落,他們隱隱聽到另一邊也有了動靜,不由扭頭去看,就見到他們側後方竟然也亮著火把,而且火把似乎還朝他們這邊來了。

祝哥臉色一變,再在這裏窩下去不是要被包圍嗎?

他立即起身,壓低了聲音道:“我們快走。”

“往哪兒走?”

祝哥:“隨便往哪兒走,反正不能被他們抓到,我們先避開他們,等離遠了再生火看一看。”

“那老三他們怎麼辦?”

“你看這還有他們的影子嗎?”祝哥懷疑他們早就跑了,“我們先走,回頭再找他們。”

眼看著兩邊的火把都越來越靠近,一行人再也忍不住,悄悄的朝著另一個方向溜了。

羅巡檢和周立威在山裏匯合,羅巡檢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們怎麼到這兒來了,不是讓你們守著鹽場嗎?”

“放心吧,我們就是順著鹽場那一面的山一點一點的找過來的,他們要是真的在這裏,估計嚇跑了,怎麼,你從那邊過來沒碰見人?”

“沒有。”

周立威就皺眉,“奇怪,那人去哪兒了?”

羅巡檢懷疑,“你真的看到人了?”

周立威恨不得時光倒流回去讓羅巡檢親自去看一眼,他舉著手道:“兄弟,我敢發誓,我真真看到人了,不然我折騰這個幹嘛?”

也是,羅巡檢就摸了摸額頭,不由看向另一個方向。

周立威也看了一眼,然後道:“不可能的,我去過那邊,那裏再過去就是大海了,懸崖峭壁的,去那兒幹嘛,跳海嗎?”

因為是要建設鹽田,不僅要找適合開發鹽田的地方,還要保護鹽場的安全,所以周立威凡是能走的地方都走了。

那個方向的山不好走,雖然越往那邊走林木越稀松,但高高低低的很容易就扳倒,盡頭是懸崖,懸崖下面是大海,他看過,雖然沿著懸崖下去有樹有草,看著綠油油的,但還是很危險,尤其是在夜間,一不小心就踩空,一腳就下去了。

下去了,可能就是一輩子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