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8章 發現

白善一揮手,便自有人去核對兩邊的田畝,去趙家莊時果然好心的幫趙家母子將他們分到的家當給拉到大井村來了,特別方便,因為賈家的鍋碗瓢盆等都留下了,所以他們當晚就可以入住。

白善還好事做到底,將趙大郎母子的戶口從趙家莊遷到了大井村,裏正都換了一個。

他對祁大郎道:“祁裏正,你以後可要照看好自己治下的村民。”

祁大郎應下。

趙家兄弟和趙家莊那邊的族人都沒辦法,稀裏糊塗的看著趙大郎母子就這麼從趙家莊的村民變成了大井村的村民。

對方還挺受歡迎的樣子。

這也是沒辦法,白善直接留下一班衙役,讓他們在此看顧縣衙的財產——才沒收的田地上的莊稼。

顯然,誰也不能從這位表現強硬的縣令手上占一粒米的便宜。

也因為白善遷徙的威脅,他們全都不敢放肆,雖然很眼紅白縣令手裏握著的那些沒收田地。

白善冷艷高貴的起身,根本不理他們。

他讓祁大郎協助衙役管好縣衙的公共資產,同時也是讓衙役幫助祁大郎盯住兩個村的村民,讓他盡快管理好村子。

白善將賈家一家帶回了縣城。

賈大郎是斬刑,他暫時被關在死牢裏,和他另外四個小夥伴一起,他的公文已經遞到刺史府,刺史府審核無誤後還會發往京城,等刑部也審驗過沒問題後就會發回公文。

白善就可以在北海縣內將賈大郎等人斬首示眾,以儆效尤。

如果刑部有疑義,或者對方實在罪大惡極,認為不處於極刑不能平公憤,那就會讓人將這些死刑犯押往京城。

刑部會再核驗一次,該改判的改判,改處於極刑的處於極刑,不過那樣一來觀禮的就是京城的百姓了。

不過白善不覺得殺人有什麼好看的,尤其是砍頭這樣的事情。

在京城多年,他們從不去砍人的菜市口湊這個熱鬧。

所以對於第一次判人斬刑,白善心裏還是有點兒復雜的。

周滿看他長籲短嘆的,便問道:“心裏害怕?”

白善搖頭,“怕倒是不怕,就是心裏有些不舒服,我以前一直覺得世上好人比壞人要多得多,以為每一地都應是如此,可這個案子卻讓我知道,一個地方惡起來,有可能連一個好人都沒有。”

這段時間為了溯本追源,白善將那附近的每一戶人家都查了一個底朝天,實在是……沒有一家是完全無辜的。

賈大郎會變成今日這樣,他能拉攏起那麼多人手來,便是因為那個地方的惡人真的很多。

這麼多年了,他們橫行鄉裏,卻沒有一人想過要阻止和反抗。

周滿想了想,為了他心情好一點兒,轉開話題問,“你打算怎麼安排賈家剩下的人?”

白善之所以帶走賈二郎母子四人,就是認為他們留在大井村也活不好,甚至是活不下去。

賈大郎作為匪首,被大井村和小井村的村民集體憤恨,賈伍又被他給抓了,沒了震懾的人,剩下的賈家這幾個就如同小灰鼠掉進了狼窩裏。

白善雖然不喜歡他們所有人,但這所有人又都是他的責任,他的子民,所以他必須為他們負責。

“換到任何一個地方他們都很難融入進去,而且他們的家產是被罰沒的,我再分給他們田地,傳出去,這個罰就不算罰了。”白善道:“所以我打算送他們去新鹽場,讓他們在海邊住下,去鹽田裏做長工。”

“他們沒有田地,也沒有漁村,一開始日子或許會難過一點兒,但只要老實肯幹,我會想辦法讓他們過好一點兒的。”

“什麼時候送去?”她道:“我也許久不見立威了,不知他在鹽場那邊怎樣了?”

白善道:“放心吧,那兒有羅巡檢在,他就主要管著鹽場曬鹽,能有什麼事兒?”

什麼事都沒有的周立威此時正趴在草叢裏,等窸窸窣窣的聲音全都沒有後又等了一會兒才微微直起身來。

和周立威一起來的漁民有點兒害怕,小聲道:“周爺,我們快走吧,他們要是放火……”

周立威小聲道:“他們不會放火的。”

“哎喲,周爺,您可不能把他們想得太好,之前我們這兒就起過一場山火,直接把一座山都給燒沒了,我們村長說那火就是宋家那邊的人放的。”

周立威壓低了聲音道:“你沒數嗎?他們一共進來了二十個人呢,放火兩個人就足夠了,進來這麼多人幹嘛?”

他拉了漁民便往回跑,手上還拎著一只兔子,“走,我們回去找羅巡檢。”

天色漸暗,羅巡檢正帶著人繞著鹽場走最後一圈,看到周立威從山上跑下來便爽朗的招呼他道:“周兄弟,又上山尋摸野味兒了?”

周立威一臉假笑的沖正從鹽場裏退下來的長工們笑了笑,伸手拉住羅巡檢便往一邊去,小聲道:“我們剛才在山上碰到了一群陌生人,足有二十個。”

“不可能,前面路口我們也攔住了的,他們怎麼進來?”

周立威就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親眼看見的,他們還商量著怎麼躲開你們的巡檢隊到鹽場裏看一看呢,不止我,劉五郎也看到了,他今天跟我一起上山的。”

羅巡檢一聽,臉色不由嚴肅起來,“我這就帶人上去看看。”

周立威拉住他道:“我當時沒敢看他們,就盯著他們的腳看,從我眼前走過去的腳一共是二十雙,但進山的人卻不一定只有二十個,你多帶一些人。”

周立威臉色也有些發沈,壓低聲音道:“你給我一些人吧,我帶著在鹽場附近巡邏,鹽場的情況一定不能讓人看見的。”

現在這一片被開成了一塊又一塊的田,波光粼粼的,雖然此時田裏看不到多少鹽巴,但這麼怪異的景象傳出去,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猜到?

這可是小姑父的殺手鐧,一定得守好的。

羅巡檢連連點頭,他這段時間也看過周立威帶著人起鹽的場景,那震撼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