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7章 強硬分家

白善但笑不語,果然,大井村的村民已經鼓噪起來,紛紛道:“要房子可以,要地不行。”

“就是,將來那些地等我們孩子成年了還得分給我們呢,現在給你們算怎麼回事?”

趙母就悄悄拉了一下兒子的手,趙大郎有些發抖,張了幾次嘴也沒發出聲音來。

趙母終於忍不住,撲通一聲跪下後道:“大,大人,我們願意要房子。”

趙山兄弟便去瞪趙母,神色很不好。

白善微微一笑,頷首道:“那便這麼說定了,賈家將房子賠付給你們母子,加之賈伍和賈大郎父子二人也已經判決受罰,從此後你們兩家恩怨兩清,再無幹系。”

趙家兄弟不服:“大人……”

白善輕飄飄的掀起眼皮看向二人,兩個年紀也不小的中年人便心中一寒,微微躲開白善的目光,不敢再說話了。

白善心情不太好,因為他發現風氣這東西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糾正過來的。他一不高興,他就想讓別人也不高興,尤其是那些惹了他不高興的人。

於是他對著趙母和趙大郎嘆息道,“你們孤兒寡母的也不容易,雖然趙家莊和大井村很近,但土地分散,你們將來住在大井村,卻要到趙家莊去種地,唉~本縣實在不忍你們母子二人如此奔波……”

“這樣吧,本縣手上正好有不少大井村的地,”白善大方的道:“我們雙方置換如何?你們母子二人名下有多少田地?”

趙家兄弟立即道:“他們沒有田地……”

本來也有些不太願意的大井村村民聞言,立即不說話了,看向白善。

白善瞥了趙家兄弟一眼,看向站在後面記錄的書記員和崔瑗。

崔瑗反應過來,立即轉身去一旁的箱子裏翻找冊子。

因為是想著這一趟要順帶處理賠付的後續事宜,所以他們把附近幾個村的資產冊子和花名冊等都帶上了。

尤其是被涉及的戶數,帶的資料更是詳細。

他很快就找到了趙家莊的花名冊,奉上去給白善看。

白善接過,翻開來看。

這可是一縣最寶貝的東西,路縣令等縣令之所以不想醫署落在本縣,便是因為涉及到這冊子上的東西。

戶籍,人丁的名字、性別、年齡、房屋、田地等所有資產皆在這上面。

白善很快翻到趙大郎一家,有趣的是,趙山那裏已經報了死亡,趙家兄弟也分家了,但趙大郎卻沒有分出來,他的戶主是趙山的長兄趙春,也就是趙大郎的伯父。

白善翻了過一頁,總算看到了記載,記載很短,趙家早在十二年前就分家了,他算了一下時間,應該是趙山氣死他父母的那一段時間。

再往後翻,趙山因為失蹤報了死亡,趙大郎彼時才十二歲,因此又給歸到了趙春名下。

而後十年就沒再分過家。

不過雖然戶主是他,但每個人名下的田畝數還是有分別的。

趙大郎名下有十八畝地,其中有十畝是自趙山那裏傳來的,他自己成丁後分了八畝。

白善微微瞇眼。

算起來,這一片比七裏村可平坦太多了,人也不多,七裏村成丁時尚且能分到足額的永業田,這邊卻分不到了。

要麼是田地被人侵吞了,要麼是人太懶,有地也不開,分的自然也就少了。

白善掀起眼皮掃了圍觀的村民們一眼,又擡眼看向外頭茫茫的田野,很懷疑是後一種。

唉,人懶他也沒法兒啊。

白善合上冊子,臉色一沈道:“趙大郎,你年紀也不小了,怎麼還跟著伯父一家共戶?莫非是為了逃避勞役?”

趙大郎一聽,惶恐不已,連忙搖手道:“沒,沒有,我沒逃……”

他想說他一直在服役,每年都沒落下,真的……

但趙母已經一把拉住他給白善磕了一個頭,道:“大人恕罪,我們願意另立戶頭,以後一定每年都按時服役。”

趙大郎遲疑了一下,覺得這和以前也沒分別,他在大伯家也是每年都要去服役的,單獨立戶後去服役也沒什麼。

趙家兄弟臉色大變,張嘴就道:“大人,我兄弟死了,我們照顧他們母子是應該的……”

白善不悅的掃了他們一眼,“趙大郎已經二十二了,早已成丁,祖父母既然已經不在,自然是要分戶另過,不然與逃役有何分別?你們就算要照顧他,也不能挖我縣衙的墻腳。”

一旁的董縣尉抽了抽嘴角,覺得他們這位縣令實在是太有趣了,分明是想把趙家母子從趙家的火坑裏挖出來,偏說得自己多兇惡似的。

白善卻很強橫,直接道:“分了,你們的裏正呢?”

還沒有被擼了的孫裏正默默地上前行禮,“小的參見大人。”

白善瞇了眼看他,很想把他也換了,但勉強忍住了,也不能換太多,不然容易激起民憤,於是繼續前一個話題,“給他們分家。”

趙家兄弟:……

他們感覺這是晴天霹靂啊,感情趙山的屍首找到,兇手找到,他們家一點兒好處沒落著,反而還要丟出去十八畝地和一個壯勞力?

但對趙家母子來說,這可以說是他們十年來的夙願了,趙大郎直接就楞住了。

白善掀起眼皮掃了他們一眼,不耐煩的道:“還不快分,本縣下午還要回縣衙呢,趕緊分,分完了我們置換土地,念在你們母子二人可憐的份兒上,我們去置換土地時可以順手給你搬個東西。”

白善打算得很好,道:“等分了家,過了秋天,你就給本縣服役修路去,那麼大一個個子不服役是本縣的損失啊。”

一副就是想要役丁的模樣。

人群中,家中有兩個兄弟以上的人悄悄後退,低下頭去,有點兒慌張,縣令不會也讓他們分家吧?

有白善在,兩家分家分得特別順利,趙大郎名下十八畝地一畝沒少的跟著他分到了大井村,白善直接在大井村劃拉出十八畝地給他,都是他這兩天從大井村抄上來的田,裏頭還種著莊稼呢。

“這些莊稼也都歸你,你在趙家莊那十八畝地上的莊稼也都屬於縣衙了。”

白善瞇著眼睛打量起眾人來,意味深長的道:“本縣是不怕盜賊的,畢竟有的人偷著偷著就進牢裏了,而有的人被偷著被偷著就發家致富了。”

眾人想到這次白善收沒的田地,以及田地上的糧食,脊背一寒,不敢起壞心思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