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5章 選裏正

為了正一正當地的民風,白善並沒有把賈伍帶回去才宣判,他直接在趙山的屍骨前和村民們的面前宣判,“……流放遼東,十年不得回,不在赦免之列。”

賈伍滿眼迷茫,根本就不知道遼東是哪兒。

但他也知道流放不好,尤其是像他這樣的人,流放便相當於死了,甚至比直接死了還不如。

賈伍惶恐不已,他這麼大年紀了,最遠到過的地方就是縣城,流放會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那裏沒有妻子兒女,也沒有自己熟悉的人,甚至連說的話都可能不一樣……

只這麼一想賈伍就惶恐不已,恨不得立時死了算了,可他又不敢自盡。

白善手一揮,便有衙役上前將軟成一團的賈伍拖下去,賈大郎看見,忍不住低聲笑起來,越笑越大聲,大家都靜靜的看著他。

最後林子裏就只剩下他的笑聲了。

賈大郎好似出了一口惡氣,似乎也圓滿了,扭頭和白善道:“大人,多謝你送他來與我作伴,我比他先走一步,說不定下輩子我能做老子,他能做我兒子呢,哈哈哈哈……”

白善面色深沈的道:“你就是做了他老子,辱罵毆打他也是犯法的。”

賈大郎譏誚的挑了挑嘴唇,這話也就哄哄別人了,他才不信呢,老子打兒子要是犯法,那他們這一整個村的人誰也沒跑。

白善心中嘆息,手一揮,便讓人將賈大郎也帶走了。

圍觀的人群見父子兩個被押下去便讓開一條路來,也不知是誰開始朝他們吐口水的,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朝他們吐口水。

白善微微皺眉。

董縣尉看到了便指著兩邊的村民喝道:“往哪兒吐呢,往哪兒吐呢,吐到我兄弟身上我讓你們舔幹凈了。”

押著倆人的衙役也沖兩邊的村民瞪眼,要不是縣令在此,他們早就一鞭子抽過去了。

村民們這才停止。

既然人都在這兒,白善幹脆留下村民們說話,“本縣要給你們換裏正,你們可有自薦和推薦的人?”

人群不說話。

白善慢悠悠的道:“本縣的要求是,此人要身強體壯,還要聰明機靈,更要人品高尚……”

村民們互相之間看了看,誰都沒吭聲。

白善的目光一個一個的滑過去,繼續道:“雖不要求能服眾,但也該有一定的威望,不然你們這一片不服管教,到最後為了肅清民風,本縣要將你們遷徙離開了。”

眾人慌張,問道:“遷徙?遷往何處?”

白善面無表情的道:“哪裏人少就遷往哪裏,爾等風氣雖不好,卻還是本縣的子民,是本縣的功績,不到萬不得已,本想不想出此下策。現在,你們能否舉薦出一個人品還算好,人也算聰明,爾等又能聽從的裏正來呢?”

大家互相看看,一時拿不定主意。

一個青年擠開人群走出來,有些局促的問道:“大人,裏正一定要是老者嗎?”

白善面無表情的道:“你們這一裏的裏正不能是老者。”

他道:“你們要學的東西很多,有很多東西需要記誦傳授,所以需要一個青年人,而且你們這兒的老者……”白善頓了頓後道:“是管不住你們的。”

不然賈裏正也不會蹲在監牢裏了。

青年遲疑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村民們,還有不遠處的家人們,最後還是咬咬牙行禮道:“大人,我,我想當裏正。”

這話一出,村民們立即躁動起來,白善耳尖的聽到人議論,“憑什麼?他祁家才多少戶,我們賈家多少戶?再不濟從馮家那裏找也行啊。”

“就是。”

白善瞇了瞇眼,上下打量過他後問,“你和賈大郎關系如何?”

祁大郎道:“就一般,我們同村。”

“他沒找過你去做壞事?”

“找過,”祁大郎坦誠道:“但我不想做混子。”

白善感興趣的問道:“為什麼?”

在村裏這麼多青年都跟著賈大郎混的情況下,出現一個看上去不弱,卻又不和賈大郎混的人便顯得有些奇怪了。

祁大郎卻滿眼迷茫:“我好好的當著人,為什麼要做混子呢?”

白善聞言便嘆息道:“是啊,好好的當著人,為什麼要做混子呢?你們若都能好好的當人,又怎能養出這樣多的逆子來呢?”

本來還嘈雜不已的村民們安靜了下來,當中或許還有許多人不服,但面對白善的重話,此時沒人敢挑釁。

縣令可是才說了,他們的民風要是轉不過來,全裏都要遷徙走的,想想就可怕。

白善對祁大郎的回答很滿意,問道:“你家裏有幾個兄弟?”

祁大郎道:“四個。”

白善更滿意了,“沒分家吧?”

“沒有。”

白善臉上笑意漸深,“兄弟間感情可還好?”

祁大郎拿不準白善的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挺好的。”

白善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問道:“有幾個孩子了?”

祁大郎:“三個。”

白善便微微頷首,“我要見一見你娘子。”

祁大郎雖不解,但還是朝後喊了一聲,“孩子他娘。”

人群後頭便擠上來一個婦人,她看著年紀也不是很大,但衣服整潔,頭發梳得一絲不茍,也就額頭有些微汗,臉色也還好,她有些緊張的走到祁大郎身邊,同手同腳的和白善行禮。

白善上下打量過她,笑問:“嫂子怎麼稱呼?”

婦人楞了一下後便道:“大人,我娘家姓鄭。”

白善笑道:“好姓,娘家是哪兒的?”

“就鄭家村的,離我們這兒有三十多裏。”

“那是挺遠的,”白善便和她話家常,比如娘家有幾個兄弟姐妹,父母可還康健……

祁大郎一直站在一旁聽著,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想當裏正,縣令卻要叫他媳婦上來問話,但他還是老實站著沒打斷。

白善一邊問話一邊在倆人之間來回滑動,問完後和祁大郎笑著頷首道:“好,你很有膽氣,你妻子能在本縣面前不卑不亢的回話,可見她脾性也不弱,而你對她也足夠尊重,本縣會認真考慮你的自薦的。”

祁大郎楞了一下後道:“大人,當裏正還要考察我媳婦?”

“當然,”白善道:“一地風俗便由一裏之長帶起來,裏正家庭和睦,那治下百戶自然也是和睦居多,便是有矛盾,裏正也會盡力調停;裏正尊重妻子,關愛子女,治下百戶自然也會有樣學樣……”

大家就不由想到賈裏正,一時沈默不言。

白善並沒有當場定下祁大郎,他還想看一看有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