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4章 訓誡

大井村又熱鬧了起來,不過這次和上次的惶恐不安不一樣,這一次更多的是看熱鬧的鬧騰。

邊上的樹林裏圍了大半個村子的人,小井村的人也跑了過來圍觀。

對著白善和這些衙役,有些人還是掩藏不住恨意和害怕,但這也不影響他們看熱鬧。

有些青年甚至爬到了樹上,探著頭往中間看。

賈伍和賈大郎父子兩個被押著跪在旁邊,衙役們正拿著鋤頭和鏟子挖土。

挖了許久,總算是找到了一點痕跡,於是大家開始小心的將土掃開……

趙山在裏面埋了十年,早成一堆骨頭了。

衙役們將骨頭挖出來就丟上去,縣衙的仵作就蹲在旁邊拼起來……

有些小指骨找不到,但絕大部分骨頭都能翻出來,仵作拼接後還是能看得出來是一個人的。

跟著來的趙家人看見,也不管從骨頭上看出什麼來,撲上去就要哭,被董縣尉帶著人攔住,呵斥道:“我們才拼好的骨頭,你們要是撲亂了,回頭我讓你們拼好,還要再治一個妨礙公務的罪名。”

趙家人就不敢撲上去了。

十年都沒有找的人,又是那樣一個惡人,趙家能對他有多少感情?

他們這樣積極的又喊又哭,並不是因為感情,而是想要賠償。

不過他們也該得賠償。

仵作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屍骨,看到頭蓋骨上都有不少刀口,便和白善道:“是被砍死的。”

趙家的哭聲便一大,“哇啊哇啊”的哭起來。

白善點了點頭,問跪在一旁的賈大郎和賈伍:“是這具屍骨嗎?”

賈大郎不理他,賈伍連連點頭道:“是是是,就是這具。”

白善繞著屍骨看了一圈,和賈伍道:“這十年間你倒是睡得著。”

賈伍連忙道:“我,我睡不著的,我一直良心難安,大人,這不關我的事啊,人是這逆子殺的。”

“與不與你相幹不是你說了算的,而是律法說了算的,便是不懂律法的這些人,他們都能判斷出這事與不與你相幹,”白善指了一圈圍觀的人,問他們道:“你們且來說,此事與賈伍相幹嗎?”

喊聲震天:“相幹!”

眾人都憤恨的盯著賈伍和賈大郎。

在他們看來,他們家裏的人之所以會被抓,村子如今成了遠近聞名的“匪窩”便是因為賈大郎,而賈大郎會變得這麼惡卻是賈伍之因,所以他們恨死父子兩個了。

奈何賈伍一直也是個惡人,村裏人雖然討厭他,卻也不敢對他做什麼,最多私底下罵他兩句,還不敢讓他聽見。

白善回頭看賈伍,“你聽到了,”他目中生冷,沈聲道:“你包庇賈大郎行兇之事,還助他處理屍體,此乃同罪。”

賈伍一聽,臉色一白,忍不住膝行兩步,大叫道:“不,不是,大人,我沒辦法啊,他拿著刀威脅我的,而且要說包庇,村裏好多人都包庇他們打劫小劉村的人了,您怎麼不抓他們?”

村民們一聽忍不住鼓噪起來,有人在人群中喊道:“賈伍,你要死了別攔著我們……”

“打死他,村裏之所以變成這樣都是他們父子害的。”

當即就有人沖著賈伍扔土塊和石塊,還有人渾水摸魚朝白善扔去,大吉一揮刀鞘將飛來的石頭打掉,厲眼看向石頭飛來的方向。

白善臉色一沈,喝道:“大膽,本縣現在說的是趙山之死,劫掠小劉村之事已經判定,該抓的人本縣都抓了,怎麼,爾等和賈伍一樣認為此事還沒了結,也到牢裏去坐一坐嗎?”

眾人一聽,立時不敢再往他們身上扔石頭了。

白善微微仰著下巴道:“小劉村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慘事,你們大井村和小井村又之所以會變成今日這樣,說到底都是愚昧所致,人無見識,又無良德,民風不純,這才生出許多的惡念,又將惡念付諸行動成了惡事……”

白善這樣說,很多村民又羞又氣,這話傳出去,將來他們兩個村在這裏更難立足了。

“所以接下來本縣會告訴你們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對的,什麼事是律法所不容的,”白善一一看過他們道:“民風不好,我們便改,見識短淺,我們就學,誰又生來就是惡人呢?”

白善指著地上跪著的賈大郎道:“難道他一出生就兇狠乖戾,註定是殺人兇手嗎?還是你們家中的孩子一出生便可看出是奔著做土匪去的?”

“都不是的,聖人有言,子不教父之過,本縣只問你們一句,你們家中那些跟著賈大郎犯事的青年,家中對他們進到了教養之責了嗎?”

人群中,不少人都低下了頭。

一個地方超過三分之一戶的人家裏有人犯事,犯的還是打劫這樣的事,民風得壞成什麼樣?

而民風如此,那是從上一輩,甚至更上一輩便積累下來的惡俗,要說他們的父母長輩風氣有多好白善是不相信的。

對比大梨村七裏村就知道了,民風民俗都是一代累著一代往下傳的。

對於這一片的百姓,重典已經用了,接下來便是教化了。

“你們全都沒有盡到為人父母的責任,而他,”白善指著地上已經臉色慘白的賈伍道:“他是最失職的父親之一。”

“你們以為作為父親便可以任意欺辱打殺子女嗎?”白善道:“你們以為做了丈夫就可以毆妻辱妻了嗎?且不說世俗倫理,這兩樣皆犯了律法!”

“賈伍所犯之罪有四,隱匿其子殺人,協助賈大郎處理屍體只是其中一條,他最惡之處在於不慈不義,毆妻辱子,敗壞風氣!”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問:“大人,他要坐牢嗎?”

白善:“他不用坐牢,按律,他該流放。”

眾人嚇得小退了一步,流放可比坐牢還恐怖。

但眾人隱隱有點兒快意,他們幸災樂禍的看向賈伍,覺得他若是不在大井村,那村中的非議都能少很多。

白善掃過他們的臉色,嘆息一聲,看來民風民俗一類的東西還真是任重而道遠啊。

白善道:“你們的賈裏正因為包庇賈大郎等人已經被收監,本縣會另外給你們指派一個裏正,從今以後你們都要跟著裏正學習律法知道,將民風扭轉過來。”

白善威脅道:“要是不想以後犯事坐牢,或是民風敗壞,兒女不能結親的,就老實的和裏正聽課,本縣也會時不時的來看爾等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