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3章 賈伍

賈伍當然不認了,他一個罪行都不認。

但這個罪並不是他不認就可以的。

“敗壞風俗在於毆妻不慈,養子不教,”白善沈著臉一拍驚堂木,道:“賈大郎殺害趙山之事,你知不知?”

“我不知道啊大人,我跟這個逆子的關系素來不好,他打劫小劉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村子裏其他人家知道的都比我多……”

白善重重的拍了一下驚堂木,打斷賈伍後道:“問的是趙山,沒問小劉村!”

一路上都在想說辭,白善一問就一股腦說出來的賈伍一楞,“趙山”這個名字後知後覺的沖入他的腦海中,他忍不住臉色一白。

白善見他終於想起來了,瞇著眼睛問:“趙山是怎麼死的?”

被提前找來的趙山一家人不由躁動起來,想要沖過來,卻被衙役拿著板子一攔,眼睛一瞪,不敢動彈了。

賈伍抖了抖嘴唇,不由扭頭去看賈大郎,卻見賈大郎楞了一下後便咧開嘴沖他笑,可能是越想越高興,他慢慢笑出聲來,幹脆就哈哈大笑起來,擡頭和白善道:“大人我知道,趙山是他殺的。”

“你騙人!”賈伍忍不住大喊:“是,是你,明明是你殺的!”

白善一拍驚堂木,面無表情的問他,“肅靜,賈伍,問你什麼說什麼,不得大喊大叫。”

白善能不知道趙山是賈大郎殺的嗎?

他們第一次在公堂上聊天,賈大郎就自己招認了。

趙山是賈伍的好朋友,暫且算是好朋友吧,和他一樣,欺辱家人,橫行鄉裏的事沒少幹。

但他十年前失蹤了,出門後就一直沒回去。

趙家在另一個村子裏,家裏也不怎麼富裕,趙山失蹤了,他們竟然也一直沒找,也不報案,就當是沒有這個人的稀裏糊塗的過著。

要不是白善讓衙役去把人帶到縣衙來,他們恐怕會稀裏糊塗一輩子,到死也想不起這人來。

所以惡人啊……特別容易被家人遺忘掉。

白善之所以把賈伍抓來,一是要找出屍體,將此案徹底查清;二是嚴懲賈伍,以正風氣。

賈大郎固然惡,但賈大郎惡的原因也不能忽視。

管理地方,尤其是碰上這種刑案,當以預防教育為主,防備再出現這樣惡行、這樣的惡人。

所以賈大郎要嚴懲,他作惡的根源也不能放過。

白善不善的盯著賈伍看,問道:“你說人是賈大郎殺的,你親眼所見了嗎?”

賈伍生怕白善相信賈大郎的話,連連點頭道:“對,對,我親眼看見的。”

白善便問:“殺人的地點在何處?”

“在,在我家裏。”賈伍此時想起十年前的事都還心有余悸,也是從那一天開始,他完全被賈大郎壓著打,心中總有一種被殺的恐懼。

趙山和賈伍是狐朋狗友,倆人都氣死了彼此的父母,喝酒賭錢,偷雞摸狗都是一起的。

當然,打老婆孩子也是。

賈大郎十四歲的時候,再被賈伍揍時就忍不住還手了……

於是賈伍一恨,又一狠,就打他打得更兇了。

那兩年賈大郎就過得比較慘,他有時候能打到賈伍,可以用拳頭打回去,大部分時候,十四五歲的少年力氣還是比不上正當壯年的賈伍的。

但他在長大,等他到十六歲時,父子兩個再打架,賈伍已經是輸多贏少了。

於是他把好朋友趙山給叫上了。

趙山也早看不慣賈大郎,這小子竟然敢還手打父親,而不是乖乖的挨打。

於是應約去賈家喝酒,然後就對著賈大郎說教,一個把親爹娘氣死的人對著賈大郎說要孝順父親,爹打罵他時就不能還手,不能還嘴……

賈大郎當時已經不正常了,他又聰明,見趙山來家裏做客還帶著一把磨過的鐮刀,便大致猜出他們的意思。

這是打算他不聽勸就動手呢。

於是他什麼都沒說,回廚房端做好的下酒菜進屋時就順手藏了一把刀。

他素來狠辣果決,既然下定決心要反擊,那就反得徹徹底底,趙山還在絮絮叨叨的說教呢,暫且沒有動手的意思,賈大郎就自己掏出刀來動手了。

他很直接,沖著趙山就劈頭蓋臉的砍去,等他理智回籠時,趙山已經被砍得面目全非,整個人都躺在了血泊裏。

一旁的賈伍則怕得倒在了地上,渾身都是尿騷味,顯然被嚇軟了。

賈大郎卻很高興,覺得砍人實在是太高興了。

賈伍當時害怕恐懼,既害怕賈大郎,也恐懼趙山死的事被人知道。

他就稀裏糊塗的幫著賈大郎處理掉屍體,從那以後,賈家的天就翻了一個個,由賈大郎當家做主了,賈伍再沒敢對賈大郎下狠手。

就是有時候忍不住和他打起來,也不敢出太大的力氣,怕把他逼狠了拿刀砍人。

賈母和幾個孩子的日子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慢慢變好的。

白善目光沈沈,讓人帶著賈伍去大井村附近的林子裏起屍骨,趙家人跟著一起。

趙家這才痛哭出聲,也不知是真的哭還是假的哭,反正就是哭聲震天,他們不敢找賈大郎,便找賈伍要打他,喊著還他們家的趙山來。

董縣尉撇了撇嘴,忍不住道:“真還給他們趙山,只怕他們會哭得更慘。”

白善瞥了他一眼,董縣尉立即收聲,彎腰笑道:“大人,下官錯了,不論是好人惡人,都不應該被個人所殺,有事該找我們縣衙才是。”

這也是這個案子下來後白善給董縣尉及衙役們的要求,一定要宣揚這個思想。

“什麼父毆子,毆妻就不犯法,此也有違公序良俗,一樣是違法的,父親不慈,為夫不尊,除家族外,還有縣衙可理,”為此,白善還招來了各裏裏正,嚴正的要求他們,“若鄉裏家族不能約束好人,便把人報到縣衙來,縣衙自會肅清邪惡,以正風氣。”

“不要以為父親毆打兒子,丈夫毆打妻子只是家中小事,只看賈大郎一人的事便知,家中風氣不好,勢必會影響到家族,家族便會影響到裏,進而影響到附近能聽到、看見這件事的十裏八鄉……”

白善道:“縣由裏組成,裏由家族和百戶組成,因此當中的每一戶都不得輕忽。”

這樣的情況下,最近敢動手打老婆兒子的人少了不少。

當然,大晉的很多家庭還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白善也沒嚴格要求說當爹的就是不能打兒子。

“打”前面還加了一個“毆”呢,白善決定回頭巡視鄉裏的時候要特意講解一下“度”和“相互尊重”這兩個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