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1章 威脅

蕭院正郁悶的進來,他老早就來了,叫他的時候催得那麼急,結果到了地方卻讓他在偏殿等了這麼久。

要不是古忠的徒弟親自給他上了一盞茶,說皇帝在見魏大人他們,他都要以為自己被針對了。

“周滿給朕……和太子魏大人送了一張方子,你來看看。”

蕭院正便上前接過去看。

因為皇帝的身體一直是他負責的,偶爾他也會去看一下太子,魏知的脈案他也常看,偶爾劉太醫請脈回來也會與他商議。

所以他都不用重新把脈,推演了一下方子後道:“可以吃。”

這藥方子就跟食補的湯一樣,可以算做糖丸子,吃了有些許用處,只是沒有壞處罷了。

蕭院正懷疑周滿做這個養生丸子只怕是哄皇帝和太子呢,不過罷了,吃這個總比吃丹藥要好吧?

蕭院正表示方子沒問題,吃吧。

當然,最後方子還是都到了他手上,因為他得入檔,還得做藥。

進皇帝和太子嘴的藥丸,自然是由太醫院來做了。

皇帝和魏知的藥方是一樣的,反正都做了一份了,那就多做一份唄,也可以表達一下皇帝對魏知的愛惜之情。

皇帝瞥了一眼討人厭的魏知,裝作很大方的表示:“做好了給魏大人送一份去。”

蕭院正應了下來。

這是端午六天後的事了,因為白善遞的是密折,所以送信的速度要快很多,此時白善正在見崔瑗等人,他還是決定給自己找個師爺。

白善從青州城回去後便開始處理案子的後續,說白了就是判案。

他將涉及到人命案的七個人提了出來,核對無誤後直接判的秋斬。

賈大郎和馮大柱兄弟兩個都在名單上。

當初劉二柱和他兒子身上那十幾刀就是賈大郎帶著馮大柱兄弟三個幹的。

除他們之外,其余人皆判了流放,只不過因為所犯罪行的大小流放的地方和距離也不一樣而已。

其實要不是怕他們勾結親屬在當地作威作福,北海縣這樣窮困的地方就很適合他們流放,直接拉到鹽場裏去曬鹽,或是到石場裏去開石頭。

白善一一判刑,因為圍觀的人眾多,事情快速在縣內流傳,很是震懾了一番縣內各種混子。

除此外,他還派董縣尉派人去了大井村附近一趟,將那一片開賭設攤的人請到了縣衙說話。

大晉賭風很盛,權貴中的賭有打馬球、賽馬等;次一等的也有鬥雞鬥狗,再次一等便是民間的賭博了。

但上行下效,因為上面的人喜歡,下面自然也就不禁賭。

雖然不禁,但要開設賭場還是需要縣衙的審批才行,平常賭場也是縣衙的重點關註對象。

像他們這樣直接在鄉下地方設賭,沒有通過縣衙審批的就是犯法的。

但白善也知道,這種事一味的堵只怕會反彈得更厲害,而且他這段時間手段淩厲,已經不宜再有大動作。

因此他就請人到縣衙裏來喝喝茶,說說話。

設賭的,都是和賈大郎差不多的人渣混子,平時不務農幹活兒,只想著撈快錢。

白善心中雖不喜他們,卻還是微笑著和他們說話。

不是沒事兒幹,不想種地還想賺錢嗎?

行,推薦你們去賣鹹魚……

白善恩威並施,道:“打漁的旺季也正要到了,我們北海縣到時會有客商來收購鹹魚,到時候需要不少人押送,我看你們就很不錯,既然你們都閑著,不如去幫把手,來回一趟也能賺不少錢了。”

混子們扭捏著不肯應下。

他們在鄉裏間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去幹這種苦活兒?

別說是去做押送的短工,就是拿出錢來自己進貨,買賣鹹魚也很辛苦好不好,還臭,他們不太想幹這些。

白善見狀,嘴角冷笑,垂眸端起茶杯來喝茶。

一旁的董縣尉就一拍桌子喝道:“給你們臉了是不是?縣太爺好聲好氣的與你們說話,你們就當縣令是好欺負的了?”

混子們都被嚇了一跳,扭頭去看白善,卻見他穩穩地握著茶杯,低垂著眉在喝茶,眉梢都沒動一下。

他們就感覺不好。

果然,董縣尉站起來指著他們罵,“你們以為縣令為什麼把你們叫來說話?賈大郎一行人之所以會去搶劫小劉村,歸其根由還是因為和你們賭博。”

“哼,你們未曾拿到縣衙審批的公文便私設賭場,只這一點就可以讓那個你們在牢裏蹲幾年了,少給臉不要臉,現在大人好聲好氣的與你們說話,你們還當這是和你們商量嗎?”

混子們漲紅了臉,為首的一個姓趙,他看了一眼面色平靜的白善後道:“大人說的是,我們聽大人的吩咐。”

但他心底還是有些不服氣的,道:“大人,我們雖然設賭,但我們也沒讓賈大郎他們去打劫搶錢啊,鄉裏鄉親的,這個罪名我們可不擔的,而且就算我們不設賭,他們也會到縣城賭場來賭的。”

“我不信這世上有什麼東西能攔住賭徒,”他道:“我們在鄉下設賭也是為了方便鄉親們。”

白善放下茶杯,冷笑道:“有人想吃面條,但要吃到嘴裏須得走上兩天,還要餓兩天的肚子才能走到地方吃上一碗,還有多少人會念著這一碗面條,非得走到縣城裏把它吃進肚子裏?”

“但有人將面條擺在了村口,出門就能吃,又有多少本來不想吃面條的人也去嘗試了一下?”

白善很不客氣的道:“百惡賭為首,本縣暫時還管不到其他地方,但在這北海縣內,你要開賭場,那就只能在縣城開,須得拿到縣衙的公文才能開,以後再讓本縣知道你們在鄉裏私設賭場,本縣不僅會沒收所有的賭資,爾等也皆要入刑!”

趙混子等人下了一跳,在董縣尉的瞪視下低頭應了一聲是。

白善這才緩和了臉色道:“行了,你們將賭具全都留下,先回去聽消息吧,本縣和客商們商量好,自會派人去通知你們的。”

等他們一走,白善就和董縣尉道:“叫人多盯著他們一些,實在不行讓兩個衙役去鄉裏做幫閑管著他們,本縣絕對不允許鄉裏有賭博的事發生。”

這地方本來就窮,再賭,那就更窮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