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8章 千裏送藥丸

白善和周滿住在驛站裏,雖然他們在青州城裏有鋪子,但那是劉貴他們的住處,論舒服,自然還是驛站舒服的。

倆人笑著和其他縣令打過招呼後就進屋,門一關上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然後就臉對臉的趴在床上不動了。

大吉過來敲門,倆人一點兒動彈的意思也沒有,用眼神較量迫使對方去開門。

白善最後還是爭不過周滿,眼見著大吉如此鍥而不舍,他就只能起身去開門。

只不過還是忍不住抱怨,“這會兒還有什麼事呢?”

不知道他今天累嗎?

他今天體力腦力齊消耗,可累得不輕。

跳儺戲很需要體力,又快馬加鞭到青州,不能風塵仆仆的去見上官,便又緊趕著先到驛站裏換了衣裳……

如此緊張的行程,讓他連睡前洗漱都不想搞了,為什麼還要在這時候來打擾他?

白善打開門,大吉擡頭看了他一眼後道:“郎主,路縣令那邊派了個人過來傳話。”

白善精神一振,瞬間精神。

今天的付出有了成果,雖然累,但采摘果實這樣的事當然還是得自己親自去了。

白善出門,回身將門關上,悄悄和大吉去了驛站的後門。

後門墻根處正蹲著一個下人。

白善很無語,“為什麼就不能走前門?”

雖然前門有人把守,要是不想讓人知道,隨便假裝個小攤小販的也可以啊,總感覺在後門見面更顯得有問題。

周滿聽到門被關上,勉為其難的擡起腦袋來看了門口一眼,然後又繼續趴著不動了。

跟隨在她身邊的西餅終於在驛站裏排上了一桶熱水,她拎了過來,直接倒在架子上的木盆裏,兌好冷水後就去拉周滿,“娘子,先洗漱吧。”

周滿懶洋洋的起身洗漱,又換下衣服,拆了頭發,這才舒服的靠在了床上。

但她這會兒反而精神起來了。

白善也精神了,興沖沖的跑了回來,他推開門看了一眼周滿,也擼了袖子去洗漱,換下衣服就快速的鉆到床上,眼睛亮晶晶的和周滿道:“你知道路縣令給了我什麼消息嗎?”

“什麼消息?”

白善道:“郭刺史想大量的出手官鹽。”

周滿驚訝,“這不是正對你下懷?”

“不錯,新鹽場那邊還可以再擴大擴大,”白善道:“我們縣出官鹽的途徑不多,青州刺史府這邊要是願意出面,那便有了保障,相當於不管我出多少官鹽,他們都吃得下。”

周滿卻覺得這話有點兒不對,她撓了撓腦袋道:“市面上突然多出這麼多鹽,價格豈不是要下降?那些人會把官鹽送到官衙嗎?”

白善笑道:“我們北海縣就一個縣,這會兒開的鹽田也沒多少,能多出多少去?以後等這個法子推廣開來,只會更多的。”

他轉了一個身,和周滿並肩靠好,道:“不過你顧慮的也不錯,這涉及到民生和國政,的確要提前準備好,看來我得寫封密折了。”

白善回去的當天就準備密折了,還讓大吉親自去新鹽場裏取了一罐鹽回來。

周滿一見,立即道:“我也有點兒東西要送給陛下和魏大人他們。”

她這段時間走街串巷,聽到了一些偏方,有些聽著就很無理取鬧,但其中也有可用的方子,周滿便琢磨出了兩味養生的藥丸。

也就是調養氣血,舒肝解郁的,周滿還往裏加了一些玫瑰醬,她覺得挺好吃的,最近還用它另外調了另一種藥丸,那就是給皇後明達長豫和太子妃她們的了。

她偶爾也吃,尤其是心情暴躁想和白善發脾氣的時候,雖然有時候也不太管用,但甜蜜蜜的吃著心情也會好一些。

周滿抱出一懷的瓶瓶罐罐,直接將包袱攤開,讓五月給準備筆墨紙,一邊寫了標簽讓她糊上去,“每個人的瓶子上我都寫了名字的,回頭他們一看便知。”

白善好奇的拿起皇帝那瓶,一邊打開一邊道:“你還敢從宮外給陛下送藥?”

他打開看見裏面裝著的東西,半晌無言,“你……罷了,陛下應該可以理解的。”

皇帝一點兒也不能理解,他收到一包袱的瓶瓶罐罐,因為好奇,他都沒去拆白善的密折,而是先打開包袱看那些瓶瓶罐罐。

當中一個罐子非常的大,和其他瓶子上都寫了字不同,那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瓦罐,一摔就能碎的那種。

所以皇帝很好奇的先拆開了大罐子,嚇得古忠連忙去攔,但沒攔住,見皇帝因為太用力還蹦出來一些白色的顆粒,便上前撚了一顆,放在嘴裏嘗了嘗後懵了,“鹽?”

白大人和周大人這是幹什麼,千裏迢迢送一罐鹽?

太子也好奇的上前兩步,“這這麼看著有點兒像鹽?”

皇帝也撚起來要吃,古忠一把抓住他的手,連忙用帕子擦,“陛下,這外頭的東西可不能亂吃,即便是白大人和周大人送的,焉知路上沒被調換?”

他道:“這就是鹽,鹹的,和一般的鹽沒什麼區別。”

皇帝道:“沒區別,他們兩個吃飽了沒事幹給朕千裏迢迢送一罐鹽?”

書桌前的太子提醒道:“父皇,還有別的瓶子呢。”

皇帝一聽,看了看那些瓶瓶罐罐上的字,認出是周滿的字跡,便找出寫了皇帝二字的瓶子,古忠連忙伸手要去接,“陛下,奴才來開吧。”

皇帝已經快手的將瓶子打開了,他不在意的道:“既然能送到朕眼前來,那就是沒問題的,朕開一個瓶子的膽氣還是有的。”

太子也覺得古忠太過大驚小怪了,眼睛就盯著桌子上的瓶瓶罐罐看,他在上面看到自己和太子妃的名字了。

他看了眼他爹,決定替他分擔一點兒,於是伸手去拿了自己的瓶子。

皇帝已經往瓶子裏看了看,一臉沈默的從裏面拿出了一張小紙條,僅僅倒出了一顆圓溜溜的藥。

皇帝打開小紙條看,當頭只有一句話,“調養氣血,舒肝解郁的養生藥丸,知道陛下常生氣,可配此方久服,一日一丸,方子如下……”

皇帝掀開眼皮去看太子,就見太子也倒出了一張小紙條和一顆藥丸而已,心裏勉強舒服了點兒。

他不客氣的沖太子伸手。

太子看了皇帝一眼,還是恭敬的將紙條送了上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