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6章 說情

算起來,郭刺史手底下有七個縣,只是除了益都縣以外,其他縣的民生都有些差;

而且除了益都縣外,其他縣的縣令都是去年和今年陸續派過來的。

郭刺史才來不久,雖然明面上接手了刺史府,但因為路縣令管理了刺史府半年時間,和刺史府的長史、司馬等關系不差,更不要說和底下的小吏了。

有時候郭刺史傳下去的事情都需要兩天左右的時間才能做好,但路縣令那邊有點什麼事,說一聲,這邊當天就能做好。

所以郭刺史急需擡起一個縣來和益都縣打擂臺。

他本來更傾向於千乘縣,但因為有白善和周滿的緣故在,他現在更傾向於北海縣了。

北海縣距離青州城也不遠,最主要的是,他們是親戚!

親戚嘛,就要互幫互助嘛。

白善也認為他們要互幫互助,他不僅可以幫助郭刺史更快的融入青州,為其做出政績來,還會盡量緩和他和路縣令的矛盾。

路縣令就坐在一旁看著他的盟友和郭刺史相談甚歡,心中也復雜得很。

吃過下午茶,郭刺史帶著眾人移步回到刺史府,他先讓眾縣令去休息一會兒,卻請了白善和周滿去書房說話。

讓郭刺史很滿意的一點是,北海縣發生了山匪劫掠這樣嚴重的事件後,白善第一時間告知他,並且和他求助。

這讓郭刺史可以參與到縣治中去,讓他很滿意。

這次郭刺史將他叫去要談的就是這件事。

被帶下去休息的縣令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湊在了院子裏說話。

見下人上了茶便退下去,他們便不由放松了一些,悄悄看了一眼路縣令後道:“聽說北海縣出了一夥山匪,竟然打劫村莊,還死了不少人呢。”

“我也聽說了,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都已經傳到我們縣去了,因為白縣令公開審案,最近我們縣還有些文士特意跑到了北海縣去看熱鬧……哦,不,是堂審去了。”

又有縣令去瞄路縣令,“白縣令這算有功還是有過?雖說剿滅了山匪,但治下出現如此嚴重的匪患……”

他話沒說完,意思卻很明顯。

路縣令終於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有些愧疚的道:“山匪是本官在任上時出現的,就連劫掠事件也是在本官在任的時候,要說失職,那也是本官,和白縣令並無幹系。”

其他幾位縣令面面相覷,沒想到路縣令這麼爽快就認了,話說郭刺史都這麼看重白善了,您真的不再掙紮一下嗎?

直接就認輸真的好嗎?

郭刺史此時也在和白善商討路縣令的失職之錯。

白善道:“路縣令的確有失職之過,但此事也不能全怪他。”

他道:“他們第一次搶劫小劉村是在去年的九月,當時只有幾戶人家受損,因為沒傷人,只是損失了一些財物,所以村長只報給了裏正。”

“而當時恰逢三年一次的裏正評選,他出於私心沒有上報,”白善道:“第二次,也就是出了人命的那一次是在過年前,當時路縣令已經調任益都縣,北海縣那邊是方縣丞和董縣尉代理政務,賈裏正發現是治下村民糾結人組成了匪幫劫掠村莊,又因為賈大郎等人都出自同族,所以就幫著隱瞞了。”

案子現在已經很明朗了,賈大郎好吃懶做,又橫行鄉裏,平時還喜歡賭錢。

他去年輸了不少錢,但又好面子,花銷特別大,第一次搶劫小劉村算是意外,當時他缺錢花,就叫上了幾個玩得好的人一起進山去狩獵,想要抓一些野味去縣城賣。

結果野味沒打到,他們竟然順著山到了另一頭的小劉村。

一直以來,小劉村只有一條通往外面的路,他們走出來的這條路雜亂無比,根本就稱不上路。

但見下面的村莊安靜平和,空氣中似乎還彌漫著晚食才過不久的麥香味兒。

餓了快一天的賈大郎就惡從心起,帶著人藏在山裏半宿,等到天黑得透透的,所有人都熟睡之後就悄悄摸到了山邊的幾戶人家裏。

動靜驚動了人家,但他們蠻橫,動作又快,手中還有要打獵特意帶上的刀,直接就威脅人拿出了錢,然後又一人扛了一袋糧食跑了。

他們原路返回,糧食都沒帶回家,直接拿到大集上出手賣了,和搶來的錢一匯合,發現還不老少,都快抵上他們一年的收入了。

於是他們拿著那些錢又浪了一陣,將錢都花完之後還倒欠了不少賭債。

但這一次,嘗過甜頭的賈大郎一點兒也不著急,他來回盯著小劉村好幾次,發現這個村子雖然小,也窮,但因為它幾乎與世隔絕,裏面的田地又肥沃,所以其實是不缺吃的。

他們的糧食很多,比他們大井村這個大村還要多。

所以賈大郎決定幹一票大的,所以召集了他能找到的所有兄弟,找了時機進去直接把整個村都搶了。

那一次,他們幾乎把小劉村的糧食全都搬空了,還有那些村民的積蓄。

那可是一個村子幾代人的積蓄,平時不顯,放在一起還是不少的。

雖然要分成很多份給兄弟們,但作為老大,賈大郎還是分了不少,和他關系比較親近的幾個也分了不少。

這樣的結果是很顯然的,兩個村子裏突然富起來好多人,賈裏正人品不怎麼樣,大眼光還是很敏銳的,當下覺得不對,就到各家走了走,然後就發現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加上小劉村的村長也找了過來和他報案,說小劉村被劫掠。

賈裏正又不傻,一下就知道是誰幹的了。

治下出現這樣嚴重的事,那些土匪還多是他們同族的人,賈裏正都沒猶豫就決定瞞下這件事。

不然鬧出來,賈家以後在這一片別想做人了。

他就只能替賈大郎瞞著。

賈大郎也知道賈裏正知道了,見他出手,倒也大方,直接給賈裏正家裏拎去了兩只雞和兩袋糧食。

賈裏正收了東西,那就只能更盡心的替他們遮掩了。

白善道:“所以此事路縣令雖失職,卻也不能全怪他。”

他轉移掉話題,道:“如今賈裏正和眾匪都被押在了縣衙中,下官想聽一聽大人的處理意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