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2章 發表講話

此時已過酉時,醫署也要下衙了,周滿處理好他的傷,開了敷的藥膏後便興致勃勃的和白善一起回縣衙去。

一眾小鬼黃鬼擡著閻王爺跟在後面。

這群人在縣城裏租了房子住的,不過這會兒不是回去休息的時候,白善讓他們,除了受傷的閻王爺外表演一下自己的動作。

周滿和白善一起抱著胳膊靠在欄桿上看,見他們大汗淋漓的表演了一場後微微頷首,雖然缺了閻王爺,但他們的這篇戲目和他們以前看的《捉黃鬼》差不多,只不過因為一些演員的動作習慣和幅度的問題,看上去有差異而已。

白善很滿意,就對他們道:“你們回去休息吧,明日辰時過來縣衙集合,我會給你們找好一個閻王爺的。”

伶人們對視一眼,紛紛道:“大人,既有人選,不如將人叫來,我們先演過一遍?”

白善看了一下時間,覺得自己的時間可能有點兒不夠用,他還得準備一下明天去見郭刺史的東西呢。

於是拒絕了,“放心,明天你們自顧自演你們的,抓到了黃鬼押到閻王爺面前就行,他不會忘記自己的主要動作的。”

伶人們也不想失去這次賺錢的機會,因此略一思索就同意了。

本來就是他們的人受傷,萬一縣令順勢就不要演儺戲了怎麼辦?

他們還指著這一次賺點兒錢呢。

周滿和白善一回到家裏就開始翻箱倒櫃。

西餅楞了一下後馬上問:“郎君,娘子,你們要找什麼?”

周滿沈思了一下後道:“讓五月來,當時好多東西是她收拾的,她應該知道。”

白善:“那面具還是我們在益州的時候定做的呢,這會兒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戴得下。”

周滿就扭頭看了看他的臉,勉為其難的道:“也不差多少,應該可以戴得下。”

五月很快來了,白善就和她描述,“就是我們常放玩具的那個箱子,以前我們玩剩下的小弓、彈弓之類的,裏面有一張面具……”

五月:“那面具可就多了,郎君說的是哪個?”

她拖了凳子來,從櫃頂拿下來一個箱子,打開來,從邊邊的布袋子裏拿出好幾張面具,“都是郎君以前買回來後舍不得扔的。”

白善就翻找了一下,翻出一張閻王面具來。

這是楊木做的,質地非常的輕薄,當年他們在益州時找攤主定做的,私底下沒少玩兒。

白善一直做的是閻王爺,這可是他憑實力拿到的角色。

周滿也翻出了自己的面具,戴上玩了一會兒道:“明天我也要戴面具上街玩兒。”

“去吧,”白善道:“你要記得看我的表演。”

周滿表示沒問題。

雖然他自信自己記得所有的動作,也能跳出來,但他還是戴上面具在院子裏跳了兩遍,周滿給他查漏補缺了一下。

倆人和白二郎私底下沒少玩儺戲,甚至他們在益州府學的時候還和同窗們私底下跳過好幾次。

但公開的演出卻是第一次。

以前跳的儺戲是給同窗們看的,最多還有幾位先生,這一次卻是當著全城百姓的面一起跳的。

想想就有些激動,所以白善一大早就醒了。

周滿察覺到身邊的人起床,她勉強撐開眼睛,發現外面的天空還只是蒙蒙亮,她就翻了一個身繼續睡,還把被子給拉到了頭頂。

即便已經五月了,但清晨依舊有些冷。

白善起床穿好衣服就去扒拉周滿,“你起來看我跳儺戲吧。”

周滿死死地躺住不動,嘟囔道:“不起,討厭死了,你快走吧。”

白善見叫不動她,只能惋惜的自己練去了。

天亮以後,縣城就開始熱鬧起來了,大家都知道,今天一大早縣令會在縣衙門口主持儺戲開壇,到時候還有粽子發,所以大家都早早準備好在縣衙外等候了。

白善穿著綠色的官袍站在縣衙前廣場的一個臺子上與眾人說話,“這是本縣來北海縣的第一個端午節,將來本縣還會與諸位度過第二個、第三個,甚至是第四五六個端午。”

“近日來,因為審問排除山匪之事讓縣城人心浮動,本縣還聽說今年城中的孩子哭鬧的都比往年的多,懷疑是邪祟作祟。”

他道:“本縣不管是人心險惡,還是邪祟作祟,敢傷本縣子民的,本縣皆斬之。”

底下的百姓一聽,感動不已,紛紛叫著大人英明。

白善擡手壓了壓,等眾人安靜下來後才道:“人心險惡,我們就斬去險惡人心,只望將來爾等父慈子孝,友睦鄉鄰,做到了這兩點,再忠君尚義,我北海縣別說在青州城,就是在整個大晉也都有名有望了。”

白善帶領著大家展望了一下未來,又鼓勵了一下大家,這便開始上香開壇了。

不管懂不懂的,大家都跟在白善身後拜。

等拜完了,縣衙一側的小門打開,有衙役擡出兩筐還冒著騰騰熱氣的粽子,一看就是才撈出來的。

大家一看到,立即往前擁擠,這可是衙門發的福粽呢,除了前兩年路縣令送過一次,他們就沒得到過。

聽說吃了縣衙的福粽,那就自有一股正氣,不懼邪祟了。

董縣尉和方縣丞早準備著了,一見他們擁擠,立即哐哐的敲鑼,大聲喊道:“擠什麼擠,擠什麼擠,都老實些,排著隊上前來領,縣衙請了這麼多人包了兩天呢,足夠你們吃的……”

“都老實點兒,誰要是不老實,別說請吃粽子,我還能請你們去牢裏住兩個晚上。”

大家便你擠我,我擠你的慢慢安靜下來,不敢再鬧騰。

白善掃了一眼,看見他們還算有秩序,便轉身回去換衣服。

周滿好奇的圍著他團團轉。

他們以前跳儺戲都是只戴面具,從不換衣服的,她還是第一次見穿上玄衣纁裳的白善。

閻王爺的衣裳是玄色為主,纁色為輔,不過這件衣裳質量一般,玄色不夠厚重,纁色又偏黃,看上去不夠威嚴。

五月和九蘭連夜將腰和肩收了收,白善此時穿上去勉強合體,步一邁開,沒有多少閻王爺的穩重,倒是多了兩分活潑。

周滿看著哈哈大笑起來,“還不如我呢,我扮上說不定比你還好。”

白善就瞥了她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後道:“你?你不行,你過於嬌小了,又矮,哪有閻王爺身量那麼小的?”

周滿臉上的笑容落下來,“你再說一遍。”

白善伸出手指道:“好話不說第二遍。”

話音才落他就往後一蹦,直接躲開周滿的掃堂腿,兩蹦三蹦就出了門,還哈哈大笑道:“你打不著我。”

不一會兒又從門口探頭進來叫住五月,“快把我的面具給我拿出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