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1章 洗幹凈點兒

董縣尉:“……你可真會想,我都沒想過這一點兒呢。”

他道:“這是白縣令憐惜你們,人雖然已經審得差不多了,但要判下來最少得等端午過後兩天,大人這是怕你們在縣城花銷過大,先給你們一些賠償,剩下的等判決之後我們拿了回來再給。”

金氏一聽,悄悄松了一口氣,不是放過對方就好。

她丈夫和兒子都死在對方手裏,不管他們給多少東西她都不會答應原諒他們的。

大堂那邊還在審案,董縣尉在這邊將東西分割給受害者們,小劉村並不是家家戶戶都來人了,而是只來了一些代表。

金氏和大朵之所以會來是因為她們家死的人最多,受損也最嚴重,她們一定要親自看到那些山匪才罷休。

所以董縣尉結算給他們村的東西需要他們共同簽字畫押,先由他們代領後分給村裏人。

他將做好的單子給他們,“這是先期賠給各家的東西,都是大人之前給你們算好的,沒什麼問題就簽字畫押吧。”

他們能有什麼問題呢?

他們從沒想過被打劫走的東西還能再賠回來的,他們一直想的是,人抓住了,以後不會再有人來打劫他們村莊他們就很滿足了。

董縣尉從那些匪徒家裏抄回來的東西有錢,也有糧食和布匹。

錢和布匹還好,這兩樣東西都好拿,糧食就比較困難了,既重,占的地方也多。

但大家一點兒也不嫌棄,領了東西就扛著往他們租住的地方走。

外面圍觀的百姓知道這是縣衙賠給他們的東西,聽說連被搶走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就不由嘆氣,“能拿回這麼點也不錯了。”

“這些人可真可惡的,聽說死了不少人呢。”

“小劉村就死了三個,聽說還有個老人是因為失去了兒子和孫子給氣死了,外頭的死了最少也有三四個了。”

“怎麼都沒想到我們北海縣竟然有這樣的惡人。”

“不知道白縣令會怎麼判?”

“匪首肯定會斬首的,其他人就不知道了,要判也得端午之後了吧?”

“龐郎君,端午你回家嗎?”

“聽說北海縣端午有活動,白縣令只休沐兩天,我想著不如在這裏等結果出來,我要是回家,再想出來可就不容易了。”

“我也是,我也不想回家,正好趁此機會去海邊看看,聽說北海縣的海產不錯。”

“同往,同往,我也不回家。聽說端午那天會有儺戲,看完了儺戲我們就走。”

“說起來我已經很多年沒見過儺戲了。”

“這東西還是在中原、嶺南一帶更多一些,我們這裏很少。”

“上次看儺戲還是在齊州看的呢。”

他們在這裏議論,白善也將嫌疑人都過了一遍,基本上把沒犯大事的都篩選出來了,除了還沒抓住的五人外,其他人全部被認定為有罪。

白善對書記員道:“整理出來,本縣明日去青州城要帶去給刺史看的。”

書記員整個人都呆滯了。

他低頭看了眼案桌上厚厚的案卷,很想到海裏去靜一靜,他期盼的看向白善,“大人,就我一人嗎?”

白善偏頭,“這案卷不都是你和趙明記錄的嗎?應當都了然於胸了,再整理整理就是了。”

書記員面無表情的收回了目光,虛弱的應了一聲。

等白善一走,他就差點兒落淚,他揉了揉自己酸疼的手腕和手指,想辭職了怎麼辦?

書記員拿著案卷去找趙明,面無表情的道:“趙吏,大人讓你……與我一起整理案卷,明日大人要帶去青州城的。”

趙明看了他一眼,擡頭看了一下時間後還是認命的去和他加班了。

白善也沒下班呢,他去找方縣丞處理事情。

方縣丞在縣衙的另一個院子裏,白善進去時他正抱著腦袋蹲在地上,院子裏,伶人們身上穿著各種鬼怪的衣服正無措的看著他。

白善很好奇,“方縣丞,你這是怎麼了?”

方縣丞擡起頭來,抹了一把臉滄桑的和白善道:“白縣令,儺戲只怕要不行了。”

白善:“……我都昭告天下……不對,是昭告整個北海縣了,現在你說不行?”

他擡頭看向低著頭站在院子裏的人,好奇的問:“我看他們的裝扮雖然有些破爛,但扮相還可以啊,為什麼不行?”

院子裏的人便齊齊往兩邊一站,露出後面一個閻王扮相的人,他坐在地上正捂著腳,看到白善,花花白白的臉上就流下眼淚來,因為害怕還打了一個嗝。

董縣尉道:“他腳扭了。”

白善:“……腳扭了坐在地上幹什麼?送醫署啊——”

於是衙役們和伶人們七腳八手的把人擡到醫署去了。

滿寶看了看後嘖嘖道:“這是骨頭不好啊,崴了。”

閻王爺和白善強調道,“大人,我平時身體很好的,我就踩著欄桿往下跳,我也不知道為何落腳時腳會往一邊扭,然後就……”

白善嘆息一聲道:“罷了,我也不怪你。”

閻王爺就松了一口氣,方縣丞從後面飄進來,問道:“大人,儺戲怎麼辦?”

白善扭頭問那些伶人,“你們誰會扮閻王爺?”

《捉黃鬼》其他的鬼可以少一點兒或者沒有,但閻王爺不能少啊。

伶人們互相對視一眼,紛紛搖頭。

白善瞪眼,“你們都跳了這麼多年的儺戲,竟然連閻王爺都不會跳嗎?”

為首的老者道:“他還沒收徒弟呢,這每個人都跳自己的戲,要傳下去得找徒弟啊。”

白善揉了揉額頭,問道:“那就沒人會跳閻王爺了嗎?”

眾人幹笑,別說他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能告訴白善啊,他們恰飯也是有競爭的,怎麼能讓別人加入他們呢?

白善一一掃過他們,最後扭頭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閻王爺,眼中漸漸興味起來,問道:“你只有這一套閻王爺的衣裳嗎?”

閻王爺楞楞的點頭。

白善就矜持的點頭道:“罷了,你脫下來吧,我來找人代替你。”

董縣尉呼出了一口氣,覺得白縣令不愧是底蘊深厚的世家,身邊竟然還有會儺戲的下人嗎?

周滿卻一下扭過頭來看向他。

白善輕咳一聲,給她使了一個眼色,讓大吉把衣服剝下來以後送回去給五月洗。

“洗幹凈一點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