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9章 端午準備

等滿寶也懶洋洋的沐浴出來,五月已經把床單被套給換了一遍,白善靠在床上打哈欠,看到她出來就給她讓了一個位置。

周滿本來洗過澡已經有些精神了,見他打哈欠便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她爬到床上,拉過被子就躺下閉上眼睛。

白善則扯開了一點被子,推了推她,“我還想與你說說話呢。”

周滿打著哈欠問,“說什麼?”

那崔瑗臨走前給我遞了一篇文章,我看過了,倒是覺得還不差,我看他能力也不弱,想請他做我的幕僚。

周滿勉強撐開眼皮看他,“你不是不想要幕僚嗎?”

白善就道:“但一縣的事務的確很多,有些瑣碎事務是不方便讓縣丞縣尉去做的。

周滿想了想後點頭,她的醫署小,有時候都覺得有些事情很是瑣碎無趣呢。

“那就請!”

“你倒是應得爽快,我還想再考察考察呢。”

畢竟幕僚不比其他,將來是要做他心腹的,很有可能會一直跟著他,因此品行才德尤其重要,最好目標還與自己一致。

周滿困得幾乎要睜不開眼睛,眼皮又耷拉了下去,她道:“先用著唄,慢慢考察,就和四哥請夥計一樣,先走兩次商路,熟了就知道為人能力如何了。”

白善一想也是。

心事一解決,白善便也犯困,他將燈吹滅,然後躺下抱住周滿,一歪頭就入睡了。

雖然累,但第二天到了時間,不用人叫倆人便醒了。

只是醒了也不想起身,倆人就睜著眼睛躺在床上說話。

周滿算了一下時間後道:“我今日還上衙一天,後天是端午,明天我就要休沐了,真好!”

白善:……

周滿扭頭看他,“你們縣衙放不放?”

“這一次山匪案鬧得極大,還有其他州縣的人過來看熱鬧,所以我決定只後日端午正日放一天,其他人時候還是正常升堂。”

周滿同情他,“你得給官吏們補不少錢吧?”

白善“嗯”了一聲,節假日加班,是需要獎勵的,當然,不給也沒什麼,他們也不會因此就辭官不做不是?

不過白善覺得他們既然付出了勞動,又失去了與家人同樂的機會,那就應該得到一些補償。

他很自信,“縣衙會有錢的。”

因為端午快到了,刺史府那邊也送來了公文,他要在端午那天的午後設宴,請各縣縣令前去參加。

一些地方偏遠的縣令早兩日就收到了公文,有的今日就已經啟程往青州城去了。

北海縣雖然窮,但縣城距離青州城卻不是很遠,因此今日才收到公文,他大可以當天再去青州城。

白善也是這麼安排的,他不僅當天去,還打算在縣城裏參加一下活動後再去。

他對方縣丞道:“恰逢有這麼多外地來的文士來我們北海縣,這次端午活動要好好的搞。”

方縣丞遲疑的問道:“大人想怎麼弄?”

“縣城中可有儺戲?”

方縣丞摸了摸鼻子道:“倒是有些民間的伶人會唱和跳,只是也少。”

他尷尬的一笑,“不似大人是從京城那樣的大地方來的,只怕看不上他們那些小把戲。”

白善不在意的道:“與民同樂嘛,你去將他們請來,待我午時審完案子就見一見他們。”

方縣丞只能派人出去將偶爾會跳儺戲的人給叫到縣衙裏來。

於是中午白善就看到了十幾個或老或幼,只有兩個青壯的儺戲團隊。

而那兩個青壯還瘦得跟竹竿似的,靠在墻壁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白善一下驚住了。

他長這麼大,也見過不少儺戲了,但這樣的儺戲人還是第一次見。

白善上下打量過他們,遲疑了一下後問道:“你們平時都跳什麼曲目?”

“《孟姜女》,還有《捉黃鬼》。”

白善松了一口氣,這兩個曲目都是常演的,還好,還好,他就笑道:“那你們來演一下《孟姜女》。”

一個中年男子一聽便走出人群,低下頭去再擡頭時就一臉苦色的對著白善,捏著嗓子就沖白善悲戚的喊道:“範郎——”

站在白善身後的大吉一下沒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然後就低下頭去努力的憋住笑,眼淚都快要笑出來了。

直面演員的白善:……

方縣丞都打了一個抖,一言難盡的看著白善,他就說不行吧?

白善一臉恍惚的走出小小的會客廳,走到正院後才回過神來,他對方縣丞道:“讓他們演《捉黃鬼》吧,這個沒有唱詞,只是扮鬼,應該不難演吧?”

方縣丞:“大人,他們剛才說了,鄉下地方最喜歡聽他們唱《孟姜女》,所以《孟姜女》他們更熟。”

那可真是太完蛋了。

白善揉了揉額頭道:“還有一天半的時間,《捉黃鬼》這個戲目又不難,他們現在可以先練一練,放心,工錢不會少了他們的,百姓的打賞也都歸他們。”

方縣丞立即問:“大人,就演一個戲目嗎?”

白善就憂傷的問道:“他們還能演其他的戲目嗎?”

方縣丞沈默,然後道:“可一個也不夠呀。”

“這有什麼要緊,北海縣的主街就這麼長,讓他們一路演下去,來回的演。”白善揉了揉額頭,“對了,從糧庫裏抽調出一些糯米來,你請人包一些小粽子,後日沿途發一些給百姓,權當是與民同樂了。”

具體要怎麼做,他全權交給方縣丞。

方縣丞應了下來。

北海縣不大,縣城裏的人也不多,他們也不需要準備很多,一天的時間就可以準備好,這對他們來說不難。

此時,周滿也在和文天冬商量,“我們做一些藥包,到時候放在醫署門前給人來領,拿回去後做成香包,可以驅穢防蟲。”

文天冬一點兒意見也沒有,當下就從藥房裏取了一些藥材出來,那是曬幹的艾葉、蒼術、山奈和白芷、香草等,還有一大袋的雄黃。

周滿就讓人把桌子椅子搬到醫署門口,然後讓他們裁紙,她則和文天冬一人坐在桌子的一邊開始包藥材。

一個紙包裏就包一種到兩種藥材,不需要很多,一個手掌那麼大的紙包上去就好,有路過醫署的人看見,上來一問,聽說是免費的,便立即道:“大人,給我十個吧,我家裏人多。”

周滿卻只給她一個,笑道:“那得讓他們自己來拿,我這裏一人只能拿一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