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8章 好累啊

宋主簿坐在床前泡著腳一動不動,宋太太摸了摸水溫,覺得可以了,於是將他的腳拎出來擦幹放在一旁,正要去擦另一只腳,結果他腳一擡又給放進了木盆裏。

宋太太不高興了,將手中擦腳的帕子丟進他懷裏,“不想起來你就一直泡著吧。”

宋主簿回神,感受了一下水溫,不在意的將腳胡亂一抹就放到床上,示意宋太太把洗腳水倒了,他問道:“我又哪裏惹到你了?”

宋太太哼了一聲,端了洗腳水出去隨手一潑,將盆丟在了外間,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音,回到屋裏就把宋主簿推到床裏,自己躺在了外側,被子輕輕一拉就不理人了。

宋主簿也不理她,只是幽幽地一嘆,顯得很憂傷。

宋太太:“你有什麼話就說,總是嘆氣,把我嘆得都心煩氣躁起來了。”

宋主簿,“和你說有什麼用,你又不懂。”

“那你就不要在我跟前嘆氣,有本事睡你的書房去。”

宋主簿懶得動彈,而且他也想找人說話,但他心裏這些話和誰說都不合適,最後他還是對著妻子開口了。

罷了,她懂不懂不要緊,最要緊的是她聽了不會外傳啊。

宋主簿就不管她能不能聽懂,反正就將自己的糾結之處都告訴了她,“……本來我覺得他是沒毛的後生,辦事不牢靠。”

“你看這二十年來了多少個縣令?哪一個縣令的左右手不是我宋家人?”宋主簿道:“路縣令夠厲害了吧?但在我那位伯父面前不還是得認輸嗎?”

宋太太是不懂這些事,但對宋主簿說過的話卻記得很牢固,問道:“以前路縣令還在的時候你不是說伯父現在都快是沒牙齒的老虎了,路縣令只一招就讓他屈服了嗎?”

宋主簿:“……你別胡說,我啥時候說過這話?我說的是倆人勢均力敵,最後各退一步了。”

宋太太堅持,“兩年多前你就是這麼說的。”

“行了,行了,你還聽不聽了?”

宋太太不耐煩的道:“你說吧。”

宋老爺被她的態度噎了一下,但還是繼續道:“可看最近白縣令的動作,我總覺得伯父要糟,不對,是我宋家要糟。”

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臉,嘆氣道:“縣衙賬上的錢不多了,這幾天因為綁匪案,哪方面的支出都在增大,我一天給白縣令遞兩次公文,他都視而不見,顯然一點兒也不怕沒錢。”

宋太太好奇了,“沒錢底下的人還能願意給白大人幹活兒?”

宋主簿道:“你不懂,白縣令和路縣令不一樣,他有錢呢,我聽縣衙裏那些白家的護衛言語,縣衙沒錢有什麼要緊,他們郎君有錢就行,到時候借一筆私賬進縣衙就是。”

宋主簿有些悲傷,“白縣令他不缺錢。”

宋太太卻不信,“這世上只有從公中撈錢,還有自掏腰包往公中補錢的?”

“所以說你不懂,我跟你也說不著。”

宋太太一聽又生氣了,重新躺了回去,拉過被子就背對著他,“那你別和我說了。”

宋老爺卻沒停止,他談興上來了,憂慮的道:“看這樣子,白縣令的脾氣比路縣令還要硬,但路縣令沒資本,所以對著宋家他不得不退一步,繼續和我們宋家共同管理北海縣。”

“但白縣令有資本啊,他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北海縣也窮,並不是我們宋家一人能說了算的,”他道:“我們手上最大的籌碼就是鹽場,可要是白縣令不在乎鹽場,可以擺平刺史府那邊,那宋家就再沒有東西和白縣令相抗了。”

“因為宋家的緣故我和大人的關系有些不好,今天我回來的時候,大人請了方縣丞,還請了董縣尉,唯獨沒有請我,你說白縣令徹底鬧翻了,縣衙那邊還能要我嗎?”

宋太太這下躺不住了,爬起來道:“你不能當主簿了?”

宋主簿嘆氣道:“很可能。”

宋太太氣恨了,直接掀開被子下床,伸手就把床裏的人往外拽,直接拽下床就往外面推,“你說你一天天的還能幹啥,連主簿都當不了,你怎麼還有臉回來讓我給你洗腳?”

宋主簿一身裏衣的被趕出了正房。

他氣得翻了一個白眼,所以他就不喜歡和她說實話,氣死他了,不給他想個主意也就算了,竟然還把他趕出來。

而此時,才送走最後一位客人的白善回到房裏,就看到周滿攤開手腳的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他也很累,於是在床尾找了個位置坐下發呆,一動也不想動。

九蘭和西餅拎了熱水進盥洗室,將浴桶放滿水,五月則給他們找好了衣裳,見他們一個趴著發呆,一個坐著發呆,就問道:“娘子,郎君,你們誰先洗漱?”

滿寶頭也不擡,懶洋洋的擡起手指指向白善,白善連手都懶得擡,放在膝蓋上的手擡了一根手指指向周滿。

五月:……

她扯開笑容,露出很假的笑容,“到底是誰呢?”

趴著的滿寶就擡起腦袋換了一個方向趴著,正對著白善,見他不動彈就用右腳去推他,想要把人推下床……

白善一把抓住她的腳踝,堅持不動,“你先去。”

“我不去,你先去。”

白善:“不是你說的女孩子要優先嗎?”

“我這次可以放棄這個權益,你先。”

“我不!”白善道:“我現在不想動彈,你去!”

滿寶就趴在床上裝死,“我也不去,我是師姐,你得聽我的。”

白善:“你不該讓著師弟我嗎?”

滿寶不動,“一點兒也沒師門情誼,不讓!”

白善也不動,“那就不洗了,不過你別躺在床上,衣裳還沒換呢,臟死了。”

滿寶就在床上動了動後道:“反正已經臟了,你趕緊去吧,你洗漱出來我就讓五月把床單被子都換了。”

白善不動,甚至都不說話了,就這麼抓著她的腳踝放空思緒的發呆。

滿寶擡起頭來看了他一眼,也趴下不動了。

五月:“……娘子,郎君,水要冷了。”

冷了就冷了吧。

這一刻,倆人同時在心裏回了一句。

五月無奈,只能和九蘭又去廚房裏擡了一桶剛出鍋的熱水過來備用。

最後還是白善妥協,慢悠悠的起身去洗漱了。

滿寶趴在床上更不想動彈了,好累啊,不想上班,想休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