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7章 揚名

白善又審完了一個人,看見時間已經不早,於是拍了驚堂木宣布退堂。

圍觀的百姓們慢慢退出縣衙要散去,這時候周滿他們就來勁兒了,便在街對面做起了醫署普及,別說,還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聽說醫署。

有的人膽子大,說是免費就診,也不管有病沒病,當即就擼了袖子過去求診。

周滿來者不拒。

縣衙裏士兵和衙役們將剩余的犯人給押回大牢,各回各位,白善則在翻看書記員做的記錄,正看著,一個衙役跳著跑進來道:“縣令,周大人在外頭呢。”

白善頭也不擡的道:“在就在吧。”

周滿在縣衙外面不是很正常的嗎?

後頭就是她的家啊。

衙役:“……小的意思是說,周大人在縣衙外頭擺了桌子,正給大家做義診呢。”

白善聞言擡起頭來,略一思索便道:“這倒是個好法子。”

最近來圍觀的人多,其中還有些是外縣來的人,多為文士和有見識的長者之類的人。

他們若得知醫署回去說一句話,可比周滿他們辛苦的走街串巷效果還要好。

可惜因為宋家與他關系不是很好,周滿請過北海縣內有名望的裏正、士紳和長者代為宣傳,但效果極微。

白善想了想,放下手中的筆記起身,招呼董縣尉,“走,我等也出去看看。”

董縣尉一頭霧水的跟著白善出去。

就見白善一出門,外面還未散去的百姓便一陣激動,有人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也有人側開身子讓他進去……

只是幾天的時間,白善不僅在本縣,在外縣也有了一定的威望。

白善走到義診攤子前,含笑看著周滿。

周滿正在給一人看診,只擡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見他光是笑,什麼也不做,便收回視線不理她了。

等周滿看完了手上的病人,見後頭的人雖擠在一起卻沒再上來後便看向白善,才要問話,白善已經雙手一揖,深深的彎下腰去,一臉恭敬的道:“多謝周大人為北海縣百姓所做的事。”

他道:“縣衙雖能保護百姓的性命和財產,卻做不到醫署救人濟世這樣的事。”

坐在椅子上一臉懵逼的周滿:……

她遲疑了一下,在眾人的目光中起身,試探性的給白善回了一禮,謙虛道:“哪裏,哪裏,白大人謬贊了,這本就是我們醫署該做的事。”

她頓了頓,找到了感覺,立即話鋒一轉,一臉感動的道:“更不要說成立醫署本就是娘娘和陛下的願望,便是為了報答娘娘和陛下的恩德,本官也會盡力而為的。”

周滿扭頭看向眾人,“你們知道醫署一開始是怎麼成立的嗎?”

大家一起搖頭,有的人是只聽說過這部門,卻不了解,而有的是根本沒聽說過,更不知道是怎麼成立的了。

周滿便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臉感動的道:“這都是因為娘娘的善心。”

周滿道:“民生艱難,大晉很多百姓都因家中貧困而不能就醫,尤其是女子,不僅因為貧困,還因為性別的原因生了病多靠熬著,而不是就醫。”

“娘娘身體本來就不好,每次一生病想起這些事就越發感到愧疚難過,”周滿一臉感動的道:“陛下知道後,既是疼惜娘娘,也是因為心中有感悟,於是經過多方商量,這才成立了太醫署。”

“太醫署的目的便是培育出更多的醫者送往地方,讓天下的百姓,不論富貴還是貧窮都能感受到娘娘的慈心和陛下的皇恩……”

周滿吧啦吧啦的說了有兩刻鐘,不僅繪聲繪色的描繪了皇後在知道民間的女子這麼辛苦時是多麼的難受,孩子生病因為無錢看病時的悲傷,還描繪了皇帝在看到皇後傷神時是如何的焦急和無奈……

圍觀的人不論是普通的百姓,還是文士,或是士紳長者,全都聽得津津有味。

連龐敘等人都忍不住感嘆道:“皇後娘娘素來賢德。”

又道:“帝後感情素來好。”

這可比醫署的可行性發展和給大晉帶來的影響報告更好理解,也更好傳播,於是天黑都沒到,不少人就都聽到了這個傳播過兩次的故事了。

一些飯館酒肆皆在談論這件事,話題的熱度一度超越白善審理案情的熱度。

連深居家中不出門的宋老爺都聽說了。

他在沈默了許久後道:“娘娘仁愛,陛下厚德,我記得醫署之前說過資金不足,讓人去買上一批藥材,不拘是什麼藥,隨便買一些給醫署送去,就當是我們宋家在做功德好事了。”

管家應了一聲,卻沒有退下。

宋老爺卻也沈默了下來,主仆二人都沈默,但管家一點兒也不急,他只需等著宋老爺拿主意就行。

宋老爺嘆息一聲問道:“鹽場那邊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嗎?”

“是,工人們都找了各種借口請假回家,白縣令便直接給他們批了長假,但叫人守住了鹽場,不許人再隨便進出。我們的人悄悄的進去查看過,裏面除了守衛的人就沒別人了,的確沒有再煮鹽。”

宋老爺道:“沒兩日就是端午了,距離六月沒多少時間了,我們這位縣令似乎一點兒也不著急,全副身心都在剿匪判案上……”

“會不會是……忘了?”

宋老爺:“陛下跟前出來的中書舍人,你覺得會忘了這樣重要的事嗎?何況他身邊還有方縣丞提點呢,現在看,董縣尉對這位縣令大人也推崇得很。就算他能忘了,這兩位能忘了嗎?”

北海縣的財政一直是從鹽上來的,在北海縣縣衙裏這麼多年的方縣丞和董縣尉不可能不知道。

他沈吟片刻,還是道:“再讓人去新鹽場那邊看一看。”

“過不去啊,”管家苦惱道:“那邊現在被羅巡檢圍起來了,剿匪這樣的大事,白縣令寧願從青州城借兵也沒動用新鹽場那邊的人。”

一開始他們以為他是故弄玄虛,他們連木柴都沒有,光圍著鹽場有什麼用?

可現在看白善如此氣定神閑,宋老爺總覺得心中難安,有些坐不住了。

而此時,縣衙後院正在設宴,白善和周滿不僅請了崔瑗等人用飯,還請了當時圍觀的一些北海縣文士、長者和外縣來的文士,又拉了方縣丞和董縣尉作陪。

被排擠在外的宋主簿知道這事時已經遲了,他想硬混進去也不可能,只能失落的回到家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