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4章 審問三

白善吃完了飯,將飯碗交給西餅拿回去,繼續坐在門檻上和周滿說話,“董縣尉回來了,他抓到了三個人,剩下的五個怎麼也抓不到。”

他偏頭朝大街上看去,道:“我覺得靠官兵很難抓到他們,既然有這麼多人來圍觀,那不如用他們。”

周滿連連點頭,“用!”

白善便起身,“我先去開堂了。”

因為嫌疑人太多,這幾天他們全縣衙的官差中午都只有兩刻鐘的吃飯時間。

白善喝了一口濃茶,瞬間被苦醒,於是抖了抖腦袋就往前衙去。

周滿看著他離開,跑去找文天冬,“還有人來求醫嗎?”

文天冬道:“下午沒了。”

他們醫署現在陸續會有一些人來求醫,不過都是上午來,下午基本上都沒人。

周滿一聽立即道:“走,我們搬了桌椅去縣衙門口,就在那兒搞義診宣傳一下我們醫署。”

文天冬:“……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現在來的人多呀,不僅有北海縣的人,還有其他縣城的人呢,打出名聲來,以後我們醫署再過去宣傳就要容易多了。”周滿道:“我們醫署兩個人呢,你還真想像其他地方醫署一樣半年才上正軌嗎?”

她道:“我們人這麼多,怎麼也要比別人快三四倍吧?”

文天冬:……他們醫署不就多一個他嗎?

可那不是因為先生野心勃勃,想要在青州境內開三個醫署嗎?他們是以數量取勝的,怎麼能轉而去找時間取勝呢?

周滿已經招呼上醫署裏的幫工,道:“趕緊的,動起來,將藥箱和桌椅板凳搬過去,還有我們義診的幡也拿出來,這邊留一個人看家,要是有病人找來就去縣衙門口找我們。”

反正離得又不遠,跑一會兒就到了。

白善不知道自家的夫人也來湊了一把熱鬧,他看了看名單,勾選了一個名字後就讓衙役將人帶上來。

孫五一跪下就哭了,哭得稀裏嘩啦的,還有些激動,“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啊,我和大京哥一樣是冤枉的。”

從白善放走第一個人開始,牢裏的人就知道了,只要是冤枉的就能夠被放走。

假冤枉的從那時起就在想著蒙混過關,真冤枉的就想著早日提審到自己。

孫五不知道牢裏還有幾個是冤枉的,但他是真的冤枉的啊。

他滿懷期待的看著白善,希望他能看到他眼裏的真誠,放他離開。

白善只看到了他臉上糊成一團的眼淚鼻涕,勉強沒有移開目光,問道:“你說你是冤枉的,但有人報了你的名字。”

“他們放屁!”孫五大叫道:“他們這是亂拉人墊背,他們之前都不帶我玩兒的。”

白善仔細看了看他,認出他是在東魚莊被抓的,當時抓人時他還楞了一下。

白善就問:“那你說一說去年中秋過後,一直到過年,你都出現在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我核對一下。”

孫五也知道流程,白善會派人去查,之前大京被提審後過了兩天才放走的。

所以他早在牢裏想好了,他道:“我懶,所以什麼都沒做,沒去什麼地方,就一直待在家裏,真的,我都沒怎麼出過村。”

白善翻了翻以前嫌疑人們的證詞,冷笑一聲道:“可是有人說,去年重陽你和他去偷了陳家的雞,直接在也外壘竈炒了吃,當時我特意留下一個問題來就是要問你,雞是偷的,那鐵鍋是怎麼來的?”

孫五身體一僵,早被白善叫來的陳大農立即道:“大人,是他們搶的,當時他們不僅搶了我家的鍋,還搶了我家的油和鹽,廚房裏的東西基本都搜刮走了。”

陳大農是陳家村的一戶農戶,但日子過得不錯,不僅修了青磚大瓦房,家裏還養了一條看門的狗呢。

陳大農流淚,“他們還把我家的旺財給藥死了,然後就跳墻進來偷東西,被發現了就拿著石頭拍了我一下,然後搶了我家的雞和鍋。”

白善問孫五,“你這麼說?”

孫五耷拉下腦袋道:“是,是我們幾個幹的,但我沒去搶小劉村啊。”

白善一拍驚堂木,“搶陳家村就不是搶了嗎?還不快老實招來,你還做過何事?”

孫五的確沒參與劫掠小劉村,但平時也沒少禍害鄉裏。

白善沒有立即宣判,而是還要派人去核對一下,因此讓人把他押下去,宣了下一個。

下一個還是孫五的哥哥,孫三,他一上來便撲通一聲跪下,痛哭流涕道:“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啊,我是真冤枉啊,真的!”

白善已經麻木了,問道:“說一說,你怎麼冤枉了?”

孫三安靜了片刻,最後還是小心翼翼的道:“我沒去搶小劉村,也沒搶過別人東西,真的,我敢發誓。”

白善翻了翻手中的證言冊,發現還真沒人招供有孫三,於是去翻賈裏長給的名單,便不由問賈裏長,“你為何覺得他也參與其中了?”

同樣被董縣尉帶回縣衙,一直被要求旁聽的賈裏長一個激靈醒過神來,看了孫三一眼後道:“小的聽說孫家五兄弟中老三和老五經常偷雞摸狗,賈大郎用的人大多都是這樣的人。”

白善還沒說話,孫三便已經大聲喊道:“我沒有,我沒摸過狗,我,我最多偷個雞,平時都是偷菜多的。”

白善:……

圍觀的人群也爆笑,白善翻了翻,實在沒找到其他人扯過他,便問道:“去年中秋你幹嘛去了?”

孫三:“我沒去哪兒呀,在村子裏呢,很多人都可以作證,我們在村子裏的大樹下看月亮呢,還分了兩個大餅子吃。”

“去年的十一月二十一呢?”那是小劉村被搶劫的日子。

孫三一臉迷茫,顯然不記得這個對他來說一點兒也不特殊的日子。

白善慢悠悠的道:“小年的前三天。”

孫三不太確定的摸著頭道:“我,我去陳家偷雞了?”

白善就很好奇的問道:“陳家和你們家有仇?你們兄弟怎麼都去陳家偷雞?”

孫三理直氣壯的道:“陳家是我們那一片除了裏長家裏最有錢的人家了,不偷他偷誰?”

白善就點點頭表示明白了,心中無限感慨,辛虧七裏村沒這些事兒,他家當年可是七裏村最有錢的人家之一呢,從沒被偷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