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2章 審問一

白善第二天升堂,可這麼多人,先審問誰呢?

白善想了想後,很幹脆的將人都提溜了上堂,除了被分開關押的賈大郎和馮大柱。

據馮大山所言,能夠知道所有成員的人,除了賈大郎就是馮大柱了,其他人都是臨時被叫在一起,當時還都蒙了臉,也就是同村比較熟悉的一些人,一見身形,一聽聲音就認出了對方,外村的,除了個別時常在一起混的人外,其他人都沒能認出來。

但交叉起來,白善有信心拔出蘿蔔帶出泥,可以一個不落的將他們一網打盡。

白善幹脆就讓他們在大堂上互相見了一面。

包括之前抓的賈大郎六人,他們一共抓了七十二個人,現在人正呼啦啦的跪在大堂上,因為人多,他們還跪到了院子裏。

不僅全縣衙的衙役們,還有宋巡檢也帶著士兵們前來戒備,將院子兩邊圍得嚴密無縫,手中都拿著刀弓。

前來圍觀的百姓只能站在門外看。

一次性看到這麼多犯人,百姓們都很驚奇,議論聲起,就不免嘈雜。

白善重重的拍了一下驚堂木,等裏外都徹底安靜下來才道:“北海縣素來民風淳樸,本縣怎麼也沒料到竟然有人在無天災人禍時劫掠村莊、行人和商戶,此行罪大惡極,本縣決不輕恕。”

“堂下跪著的人我想你們彼此間都熟悉吧?”白善沈聲道:“接下來的日子裏,本縣會一一審理清楚,肅整民風。此案公開審理,縣內縣外百姓都可來圍觀,但圍觀之時不得嘈雜影響堂上……”

白善宣布了一下規矩後就讓人將賈大郎幾個先押下去。

賈大郎和馮大柱被押著起身,轉身出去時看到後面左右呼啦啦跪著不少人,除了極個別人仰著腦袋滿臉憤恨的盯著堂上的白善和站起來的賈大郎等人外,其他人都盡量低的低著腦袋,生怕外面的百姓和兩邊的衙役看清楚他們的臉。

賈大郎被衙役拉著往大牢去,只來得及掃一眼,但只一眼他的心就涼了,入眼望去,全是自己熟悉的人,顯然白善說到做到,還真把人都給抓來了。

賈大郎早在自己被抓住時就知道沒活路了,當時並不怎麼心慌,反正人都是要死的。

可現在他卻不免有些慌了。

原來他嘴上不說,心裏還是有點兒期盼的,要是他的人還在,說不定能把他救出去,大不了他們真的落草為寇,重新開始就是。

北海縣要是沒有立足之地,他們就去別的地方。

可現在,心底最隱秘的那個期盼也破滅了。

馮大柱沒想那麼多,他還沈浸在他三弟被殺的事上,胸中的憤怒多,所以只顧憤恨的瞪著白善和馮大山了。

賈大郎和馮大柱一走,白善的目光就掃過底下的人,幹脆的一揮手,便有衙役士兵上前將人押回大牢關押,或是關在縣衙前面兩側的房屋裏,當下堂上就只剩下一人了。

跪著的人悄悄擡起頭來,發現只有自己以後就有些懵,他楞楞的擡頭看向白善。

白善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看見他低下頭去回避目光,便冷淡的道:“說吧。”

“說,說什麼?”

白善拍了一下驚堂木道:“說你叫什麼名字,哪兒人,哪年哪月哪日做了什麼壞事……”

有問題那就好回答多了,他道:“我,我叫二狗,大井村人,大人,冤枉啊,我覺得我沒做什麼壞事啊。”

白善道:“你倒是否認得夠快,但判案又不只是聽你的招供而已,我不僅會問你的父母兄弟、還會詢問你的左鄰右舍,還有剛剛才被押下去的人,他們當中有不少是你的同夥吧?”

“你們曾經一起做過的事,你不招供,總會有人受不住刑罰,或者為了減輕罪行而最先開口的,到時候你再要說,本縣也沒那麼多時間聽你說了。”白善沈著臉道:“本縣給你十息的時間考慮是招還是不招,不招就換下一個人。”

大狗猶豫起來,他腦子有點兒空白,一時拿不定主意,就聽到白善說,“時間到了,你招還是不招?”

大狗沒招,一是他還沒想清楚,二是他覺得自己招來恐怕也討不得好。

白善點點頭,直接揮手,“將人拉下去,送到城隍廟去吧。”

立即有兩個衙役上前將人拖了下去。

大狗驚訝,竟如此幹脆?

還沒等大狗被拖出大門呢,就聽到白善隨口道:“下一個……”

於是衙役們打開院子一側的房門,似乎是隨手從裏面扯出一個人來,直接把人帶到了堂上。

出來的人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抖著聲音道:“大人,我,我招,我們去搶了小劉村,但那不是我想去的呀,我都是被逼的……”

大狗一聽,氣得差點兒吐血,但他已沒有反悔的機會,直接被拖到了外面……

趙武躲在士兵們的後面,得意的和趙文道:“看到了沒,我還是很有用處的,要不是我,大人也不知道哪些人就是樣子貨,一嚇唬就全招了。”

趙文瞥了他一眼道:“要不是大人提點,你昨日也想不出那麼多的問話來。”

趙武沒反駁,看向堂中跪著的人,哼哼道:“這人還是不老實,什麼叫被逼的,我昨天聽他們的意思,分明是因為財帛動心去的。”

趙文冷笑道:“人都這樣,有利可圖的時候悶頭沖在最前面,可不管是好是壞;可一旦有了風險,那就是受人蠱惑了。”

趙武看了他哥一眼,忍不住道:“哥,你想的也太偏激了吧?”

趙文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有了第一個招供的人,下面的審問就要容易多了,尤其院子兩側就關了不少嫌疑人,白善提前就和士兵衙役們吩咐過,哪個房間關什麼人,讓他們可以聽到大堂的審問,哪些又需要押到大牢裏關起來……

這種群體案件難審,是因為接觸到的信息太多,其中真真假假很混亂,但也好審,他們會憂慮,自己沒招供,但其他人招供,供詞和情況會對他們很不利,只要用好了這個心態,很容易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信息。

就算裏面真假參半,審問得多了,他也剔除假的,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