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1章 回衙

“大人,跑了五個。”兩隊兵馬合攏,一統計,發現人還是跑了五個。

白善:“跑哪兒去了?”

士兵就指向村莊,那裏正聚集了一堆拿著鋤頭棍子的人,只是眼見這邊士兵多,還都帶著刀弓,所以沒敢上前。

當然,士兵們也不好沖進去拿人,萬一那些村民有個好歹怎麼辦?

白善便扭頭看向孫裏長。

孫裏長戰戰兢兢的出列,只能打頭走在前面,上前去勸說村民們,“鄉親們,這是縣令大人,他們來此是拘拿盜匪的,你們,你們不能抗捕啊。”

人群躁動起來,不少人懷疑的看向邊上的同村,“你兒子去偷搶東西了?”

對方臉色一白,立即否認,“沒有!”

白善沈聲道:“匪首已經招供,當中有不少人便是你們村的。”

“那是汙蔑。”

白善頷首:“所以本縣才要請他們回縣衙調查,若是假的,我自然放人。”

“縣衙抓了人還能放?”

周滿忍不住嘀咕,“縣衙的信譽是有多差呀,住牢房也是要錢的好不好,你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養著一群無罪的人幹嘛?”

白善瞥了她一眼,和村民們道:“他們要是無罪,本縣抓著他們幹什麼?每日吃喝縣衙不得付錢嗎?”

有人小聲嘀咕道:“為了和我們要錢?”

白善聽到了,毫不客氣的道:“本縣出身世家,家財萬貫,別說你只是一家,就是你們整個村子本縣也看不上。”

村民們好似當胸中了一箭,雖然聽著這話放松了一些,但心裏還是很難受。

白善道:“將人交出來吧,不然本縣將會追究你們的抗捕行為。”

村民們人多勢眾,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沒走開。

難道他還能把他們全都抓了嗎?

白善見狀,臉色一沈,扭頭對一旁的孫裏長道:“記下不願後退的人的名字,回頭縣衙給的糧種、農具、耕牛,還有將來災禍的賑濟全部扣除。”

孫裏長瞪大了眼睛,“這這這……”

“與縣衙對抗,包庇匪徒,平添給國家、周邊百姓增加了負擔和災禍,本縣沒有問罪已經是網開一面,但做事總要付出代價的。”白善瞇著眼睛威脅已經有些混亂的村民,沈聲道:“若是敢傷官差的,一律將其拿下,入罪降籍。”

人群中陸續有人後退,有的更是直接扛著鋤頭就回家去了。

東魚莊不同大井村和小井村,那兩個村當土匪的人太多了,知道實情的人也多,所以都有一股匪氣。

而東魚莊村子大,涉及的人家又少一些,知道實情的人更少。

他們願意因為同村和各種親戚關系來幫忙,可不能把自己也折騰進牢房呀。

最後白善還是抓住了躲在村子裏的五人。

然後他們不停歇的轉到另一個村子去抓人。

那個村子的嫌疑人就更少了,所以白善都不用誘敵一類的政策,直接讓士兵們將村子圍住,然後從從容容的進去抓人。

可惜,有些人在抓捕時不在村子裏,因此沒抓到人,加上昨天晚上逃掉的兩個,一共有八個人沒抓到。

白善讓董縣尉帶了二十個人留下尋訪抓人,他則帶著大軍押送這些抓到的人先回縣城。

他對董縣尉道:“我們大張旗鼓的抓了這麼多人,現在官衙和這一片百姓的關系只怕很緊張,所以你要註意不要擾民。”

他道:“你就尋訪三日,三日後他們要是還沒回來,你也沒找到人,那就沒必要再守著了。”

董縣尉應下。

白善一行人回到縣衙,因為抓的人太多,牢裏一時還住不下這麼多人,他就在縣衙前院裏騰出兩個房間來關著剩下的人,又讓人去打掃了城外的城隍廟,把剩余的人關在了城隍廟裏。

抓捕人數之多算是北海縣近年來最大的一次了,因此人被押送進城時,不少百姓都好奇的站在路邊看。

聽說是土匪,百姓們還很不可思議,“我們北海縣有土匪?”

“從沒聽說過。”

“我看他們和我們差不多啊,會不會是搞錯了?”

“你直接說縣令大人為了政績和軍功冤枉人不就完了?”

“我可沒這樣說,這話是你說的。”

“我說就我說的,我還說這是不可能的呢,要是冒領軍功,何必將人活著押送回來,直接殺了掛上人頭報上去不是更好嗎?”

“還能這樣?郎君是幹什麼的,竟有如此見識?”

“不才,只是個飯館裏說書的。”

正議論紛紛,有衙役拿著鑼鼓出來當當的敲,大聲道:“大人說了,明日要在縣衙裏開堂審理,爾等有空都可去觀看,閑暇時要思考什麼什麼做人的本分……”

衙役頓了一下,實在想不起來縣令說的那是什麼詞了,幹脆也不糾結,反正明天大家去了就知道了。

白善回到縣衙就將趙武找了來,道:“你盯著牢房和城外的城隍廟,看一下他們的反應。這其中不一定全是犯人,我們要將其篩選出來。”

趙武第一次被委以重任,驚喜不已,“大人,我一人去嗎?”

白善:“叫上你哥哥,你就負責說話就好。”

趙武的話嘮是全縣衙有名的,白善覺得和滿寶有的一拼,所以派他去比派別的衙役更好。

趙武:……

他看了看大人,最後還是默默地領了任務後去找他哥。

被抓來的人表現各異,有強自鎮定的,有滿臉憤恨的,也有痛哭流涕的。

趙武轉了一圈,沒忍住,就去找那些痛哭流涕的人說話,“哭什麼呀,你打劫人的時候怎麼不哭?你們還殺人了。”

對方見趙武蹲在牢房前和他說話,不知為何,眼淚流得更兇了,“我沒打劫,我是被冤枉的,我最多在附近村子裏偷個雞,哪敢打劫啊?”

趙武問他,“你都偷過誰家的雞?”

趙文見他竟然就這麼打開了話題,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眼睛卻緊盯著說話的人的神色。

對方顯然噎了一下,眼淚都停了,“偷雞也要坐牢嗎?”

“要吧,”趙武道:“大人前段時間才說呢,什麼不能因為惡事太小就去做……”

趙文:“勿以惡小而為之。”

“對對對,就是這個,哥,還是你記性好。”

趙文不理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