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0章 撞上

宋巡檢眼巴巴的看著周滿帶著兩支隊伍與他們錯身而過。

一個衙役忍不住催促,“宋巡檢,我們快回去吧,平哥的腿還得治呢。”

宋巡檢掃了他一眼後轉身道:“走吧。”

要去東魚莊就得從小井村和大井村的邊邊上通過。

因為周滿的一席話,村民們對賈裏長很不服,雖然他身後帶著幾個衙役讓他們不能幹什麼,但言語上的沖突還是可以的。

就有村民怨恨的道:“裏長,我們可都同族,孩子們做錯了您告訴我們,告密算怎麼回事?”

“就是啊,他們成了土匪您臉上就好看嗎?”

“這下我們兩個村丟臉死了,您就不該告密。”

已經解釋了一個早上的裏長心力交瘁,再次用嘶啞的聲音無奈的道:“我沒告密,這是縣令大人自己查到的。”

沒人聽他的,“那周大人都說是你告密了,要不是你,縣令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打劫的事?”

賈裏長憤怒,再一次大喊道:“周大人明明說的是賈大郎他們自己招供了,匪首都招了,我這個做裏長的還能替他們繼續隱瞞嗎?”

村民們全然不聽,他們只認定自己認定的,也只選擇相信自己想要聽到的。

村長心力交瘁之時,周滿帶著一隊大軍從他們村外頭的路上快步跑過。

沒錯,兩百多人,看上去人不少了,而且每個不是帶刀就是帶弓箭,看著就讓人很害怕。

圍著裏長要說法的村民們都安靜了下來,沈默的看著周滿帶著這一隊人馬快速的從不遠處的路上跑過去,看那方向是東魚莊啊……

賈裏長等他們跑遠了才收回視線看向村民們,很生氣的道:“看到了吧?這是援軍,援軍懂不懂?”

他道:“北海縣哪來這麼多兵馬?不還得從青州城裏調?從青州城到我們這兒要多長時間你們知道嗎?”

村民:“不知道!”

他們又沒去過,怎麼知道?

有很多人連縣城都沒去過呢。

賈裏長:“……這樣跑,最少也得四天往上了,這說明什麼?說明白縣令早就和青州城那邊求援,說不定在來我們村前就已經求援了!”

“你們真以為小劉村就白被他們搶了嗎?縣衙之前一聲不吭,說不定早收到了消息在查這件事,上次白縣令他們來就是奔著賈大郎他們來的,走的時候順手就把他們都給帶走了,抓了匪首,剩下的人能跑得了?”

賈裏長見他們沈默,呼出一口氣,語重心長的道:“你們剛也看到了,縣衙是能調出大軍來的,要是負隅頑抗,他們圍的就不是東魚莊,而是我們大井村和小井村了。”

他問道:“你們還真打算跟著家裏那個落草為寇,上山當土匪去?”

那些家裏有人被抓的村民還沒說話,另外一些人家不樂意了,立即喊道:“我們可是冤枉的,裏長,可不能讓白縣令真將我們村定做匪窩啊,我們家的人可老實了。”

賈裏長冷笑,“你老實?你老實昨天晚上跟他們鬧什麼?”

村民一噎,頓了一下後轉身就走,還把家裏的人拉著走,“回去了,回去了,這事不與我們相幹。”

人群頓時散了一半。

還有一半遲遲不肯散去,堅持不懈的問道:“裏長,白縣令不會砍他們的頭吧?”

還有人發愁,“家裏出了一個土匪,我們還有什麼名聲?剩下的孩子怎麼辦?”

“天老爺啊,我可只有一個兒子啊。”

現場一片哭聲,賈裏長頭更疼了。

而此時,白善他們已經在東魚莊裏將名單上的青年,有一個算一個都叫到了孫裏長家裏。

當然,用的理由是縣衙裏來了人,一是訓誡,二是選拔衙役,董縣尉帶著士兵們躲在村外沒動彈。

人並沒有來齊,有的人是因為不在村子裏,白善也不介意,等把能叫來的人都叫來了,他便放下茶碗起身道:“走吧,出去村外試一試。”

有個青年就問:“試什麼?”

他們上下打量白善,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白善道:“我是縣衙裏選衙役的官吏,賈大郎說你們這些人有蠻力,做別的不行,在縣城裏巡街抓捕還行,所以我來選選看。”

孫裏長說話的聲音有點兒打顫,強壯鎮定的照著白善教他的話道:“胡咧咧啥,讓你們去試試就去試試。”

青年們面面相覷,但見白善已經帶著人出門,他們便也只能甩著手跟上。

村子裏的人看見這些人都要往邊上躲開一點的,更何況現在走在前面的還是穿著官服的官差。

沒錯,除了白善,跟在他身邊的都穿著官服呢。

走出村口,前面就是一條路,兩邊是林子,身後兩側則是田野……

有幾個青年隱隱覺得不對,雖然裏長給出了理由,但這理由怎麼想怎麼不靠譜,他們最開始是很心動的,但走到這裏,他們便覺得有點兒不對了。

尤其裏長剛才的表現……

於是幾個青年對視一眼,遲疑的又往前面走了幾步,白善察覺到他們的腳步越來越慢,他沒有停下,反而加快了腳步往前走,還拖著孫裏長一起,不一會兒就與他們拉開了距離……

等走出一段,白善回身看向他們,沈聲道:“縣衙拘拿盜匪,所有人蹲下聽命——”

一個青年聽見這話,不等白善說完就大聲喊道:“快跑——”

大多數人轉身撒腿就跑,還有幾個滿臉迷茫的留在了原地,猶豫了一下後便也轉身跟著跑……

他們才跳下田野,旁邊林子和麥跺裏就沖出士兵,直撲他們而來,

他們直接略過剛才那些楞在原地的人,沖著那些最先動身的人去……

最先跑的青年帶著人一路跳著往前跑,身後追著一群士兵,因為對方熟悉路徑,而且昨天晚上士兵們就沒有休息好,只能遠遠的跟在後面……

青年們跳上路,撒腿繼續往前跑,一轉彎就和騎著馬的周滿等人撞上了,他們差點兒剎不住腳往馬腳下跑去……

周滿嚇得勒住馬,才要說話,就聽到前面隱隱傳來喝罵聲,“奶奶的,再跑我們放箭了——”

要不是縣令說這些人都是沒確定的山匪,他們早就拿著弓箭直接射出去了……

周滿一聽,眼睛大亮,立即沖著身後的士兵們揮手,“就是他們,拿下!”

不等李巡檢倆人說話,後面的士兵呼啦啦沖上去圍堵,和後面人形成了合圍之勢。

李巡檢二人:……到底誰才是巡檢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