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5章 誘敵一

賈二郎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白善蹲在了他前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父親說你們全都沒參與,不知情,但本縣不太相信。”

賈二郎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手腳發軟的看著白善,白善也正緊緊地盯著他,“所以你得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你不是他們那一夥兒的。”

他道:“我可以容許你天更黑的時候過去引誘人,但如果還是被發現了,我會認為你是故意的。”

白善輕輕地道:“你在故意給他們露出馬腳,好讓他們逃跑。”

賈二郎緊張的連連搖頭,他怎麼會是故意的呢?不不不,不對,他不會露出馬腳讓對方看出來的,他們本來就不是一夥兒的,他怎麼可能和那些混子是一夥兒的呢?

賈二郎緊張的分泌口水,一邊在心裏不斷的強調,一邊和白善保證道:“大,大人,我一定會把人引出來的。”

天色漸漸昏暗,各隊士兵領了命令後就悄悄的朝小井村和大井村靠近。

大井村這邊,因為可以做餌的人還沒到,所以他們都只潛伏在預定位置等待和警戒,一旦小井村那邊發生意外,這邊就可以快速的做出應對。

小井村那邊,守住路口的去守路口,剩余的按照吩咐埋伏在指定的位置上。

有兩隊人馬跟在馮大山身後,在路邊找了塊草地蹲著,此時草木茂盛,天色又有些昏暗,別說他們是蹲著,就是站著,只要一動不動,走過的人都不會發現他們。

他們示意馮大山去找人。

馮大山咽了咽口水,小步的往前走了兩步。

一個衙役看不過去,伸手推了他一把,壓低聲音道:“趕緊的,再磨蹭天都黑了。耽誤了大人的事,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馮大山只能加快了腳步,到村尾的最後一戶人家敲門。

這一片有點兒偏,所以只有兩戶人家在此,還是堂兄弟兩家,離村子裏其他人家有一點兒距離。

但距離再遠,這邊要是嚎一嗓子,不僅過去的幾戶人家會聽到,只怕整個村都能聽到。

這村子又不是很大。

馮大山走到門前,運了運氣後便擡手砰砰砰的敲門,聲音很大,連隔壁隔了好長距離的人家都聽到了。

“誰啊——”院裏人沒好氣的喊道:“敲什麼敲,門敲壞了你賠嗎?”

“大風,開門,”馮大山嘴巴抽動了一下,還是強忍住面色大聲嚷嚷道:“是我!”

“哎喲,是大山哥呀,你怎麼來了?”

馮大山道:“老大有話回來,我們出村去說。”

“行,”大風以為他是嫌棄他家裏有人在,也沒在意,話也不給家裏人留一句,直接轉身就和馮大山走。

家裏的人也習慣了,本來都快要睡著了,但這會兒被吵醒也一點反應都沒有。

隔壁房子也有了動靜,一個人打開門走出來,微暗的天色中看不到人的臉,但能看到輪廓,對方沖著這邊喊道:“大風,是誰呀?”

馮大山道:“二新,你一起過來。”

對方高興了,隨手關上門就走過來,倆人都有些興奮,問馮大山,“大山哥,老大在縣城還好吧?他這就算是當了官差了吧?你當上了沒?”

“真沒想到兄弟們竟然有這樣的造化,以後老大是不是還能把我們都帶去當衙役?”

“不當衙役也賺了,有老大在,以後我們去縣城還不是橫著走?”

兩個人就說得很興奮了,根本不用馮大山答話,馮大山悄悄松了一口氣,他覺得他現在開口聲音都是發顫的。

就這麼幾句話的功夫,他們就走到了小路上,路過了草叢裏蹲著的兩隊人馬,大風剛好扭頭問馮大山,“大山哥,老大讓你回來,是不是就是要帶我們去縣城的?”

蹲在草叢裏的衙役們暗道:想得倒美。

三人走過去,他們悄悄的從草叢裏站起來,沖著對面打了一個手勢,兩隊人馬就弓著腰從後面沖了上去,直接將才走過去的人按趴在地上……

對方只來得及發出短促的一聲“啊—”就被捂住了嘴巴,一個衙役將早就準備好的臭襪子塞進對方嘴裏,另外兩個則拿著繩子將人的手和腳緊緊地綁上,還有兩個則用力的將人按住,不給他動彈的機會,剩下的倆人則站著警戒,戒備的看向四處,尤其是小井村的方向,以免有人生疑。

邊上按住二新的人一隊人也是這樣安排,他們剛才在林子裏可是聽從大人的吩咐演練過怎麼按人綁人,充當“被抓犯人”的衙役/士兵到現在胳膊腿都還有點兒疼呢。

兩隊人手腳麻利的將人捆好堵住嘴巴,然後擡起來往草叢裏一丟就完事兒了。

一旁的馮大山早嚇得坐在了地上。

兩隊人馬捆完了人發現馮大山沒動彈,氣得伸腳踢了他一下,“起來,抓人的又不是你,我們都沒坐地上呢。”

“行了,行了,”另一隊衙役拉住士兵,也將馮大山給拉了起來,低聲道:“趕緊去另一戶,盡量將人引出來,等一下太晚了恐怕生疑。”

天快黑的時候大家就要睡覺,就算是混子,也沒有夜裏找上門出去浪的吧?

衙役問馮大山,“你們一般最晚什麼時候叫人?”

馮大山顫顫巍巍的道:“也,也就亥時左右。”

亥時對於他們來說都是深夜了,睡眠好的人都快睡一覺起來了,衙役瞥了馮大山一眼道:“你現在再多想想幾個借口,一定要把人給騙出來。”

馮大山應下。

一隊人馬留下,守著這個口子,也看守被抓的兩個人,另一隊人馬則帶著馮大山到另一處和兩隊匯合。

等他們在草叢裏躲好,便示意馮大山趕緊去叫人。

這會兒天已經完全黑了。

馮大山咽了咽口水,腿有點兒打抖,他道:“大柱他們兄弟三個不一樣,他們家有三個呢……”

“別廢話,讓你去就去,只要你不露出馬腳,他們是不會想到賈大郎被抓的事的。”

馮大山只能磨磨蹭蹭的往村裏去,與此同時,白善擡頭看了一眼天色後扭頭和賈二郎道:“你可以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