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4章 抓捕四

酉時左右,宋巡檢一臉黑的帶著士兵們下山來了,白善他們就在山腳下等著。

閑著無聊,滿寶將周圍一些看得見的藥草給挖了,以前沒收錄過的,但百科館內又有,不需要她收錄的,她也塞了一株給科科。

他們是有點擊積分的,雖然這東西給了百科館對方可能不會研究,但拍照後上傳,只要有人點擊查看,她就偶爾能獲得一點點積分。

雖然很少,對現在的滿寶來說連蚊子腿都算不上,但閑著也是閑著。而且多余的藥材也可以拿回家去曬一曬炮制起來。

白善在繞著孫裏長和賈裏長看了兩圈後也無聊起來,便幫著滿寶挖了一些藥草,看到宋巡檢帶人下山,他就拍了拍手起身。

賈裏長看到宋巡檢他們竟然是從通往小劉村的山路上下來,便知道白善是早有布置,臉色更加的灰敗。

白善招來宋巡檢,將兩張圖紙擺在草地上給他看,“這是大井村和小井村的布局圖,本縣標紅的地方就是匪徒的家……”

“孫裏長轄下的兩個村本縣沒去過,只能通過他的描述勉強畫了一幅,可能不太精準,所以本縣想先對大井村和小井村出手,你打算怎麼抓捕?”

宋巡檢皺眉看著兩張圖,最後定在大井村和小井村那張圖上,“大人,這兩個村的匪徒雖然只有三十八人,但一共有六十一戶,一旦他們躁動起來,我們這一百多人根本抓不住人。”

還有可能會和鄉民械鬥,這可就是大事故了,不管是傷了哪邊的人白善都吃不了兜著走。

沒錯,就是白善,而不是他宋巡檢。

白善自然知道,他原地轉了兩圈,還是道:“此次機會難得,賈大郎要是長時間不聯系他們,他們肯定會猜到他出事了,到時候再想抓他們就不容易了。”

“那要是發生械鬥……”

白善垂下眼眸道:“你們盡量不傷人,本縣給你們壓陣。”

宋巡檢驚訝的看著白善,縣令這是打算以身犯險了?

宋巡檢轉了轉眼珠子,點頭應下了。

圍觀的滿寶好奇的問,“你們就打算這麼沖進去?”

白善瞥了她一眼道:“我又不傻。”

他對宋巡檢道:“大家集思廣益,多用幾種手段,盡量安穩的將人抓住。”

宋巡檢:“……比如?”

白善就點了小井村邊邊上的兩戶人家道:“比如這兩個,住得離村子有點兒遠,讓馮大山去把人叫出來,人一出來你們就把人捆了,嘴巴堵上;再比如這這一戶,他們家兄弟三個都在名單上,也讓馮大山去,把三人都叫出來……”

“這三戶挨得比較近,我問過賈裏長,他今天出門往縣城去的事小井村那邊應該不知道,讓他兒子去把他們三個都叫出來……”

宋巡檢&董縣尉:……好奸詐。

不止小井村,大井村也可以用這個方法。

等把可以叫出來的人都抓了,剩下的便只能靠偷溜進去了。

“只要這十五戶順利,剩下的十八戶就容易了,天一黑大家村子裏的人就會入睡,到時候我們溜進去,一戶放進去七人,四人抓捕,還有三人戒備震懾其他人。”

“總之要盡可能抓住人。”

董縣尉問:“要不要在路口埋伏人?”

白善蹙眉看著圖紙,問道:“我們剩下的人手不多了,你認為在哪一處路口安排人?”

宋巡檢手底下就一百人,白善他們帶了衙役和護衛三十來人,之前又從羅巡檢那裏調來了三十人,並不是很多了。

滿寶舉手道:“我可以幫忙守著路口,反正你們受傷了也是要送到路口來的。”

白善就瞥了她一眼道:“做計劃的時候我把你也算在裏面了,一戶派進去七個人,最後還剩下三十六個人,一個路口至少需要五個人守著。但村子和城中不一樣,他們還可以穿越田野,所以這些地方也要守著,還要分派人手看守已經抓住的人……”

能用的人最多三十個,那就是六個方向……

白善算了算,發覺人勉強夠用,便問幾人,“你們認為他們守在哪裏最好?”

董縣尉連忙道:“大人不如和周大人一同在路口守著,進去太危險了。”

白善搖頭,“我隨你們一起進去,人手不夠,抓捕需要速戰速決,絕對不能拖沓。”

他看向宋巡檢,“每一隊七人,你一定要安排好了,每一隊都要有個領頭的人。”

宋巡檢只能應一聲是。

一行人悄悄的朝小井村摸去,他們沒敢在外面亂晃,就躲在林子裏。

白善看了一眼炊煙裊裊,寧靜安詳的小井村,回頭看向眾人道:“抓住人後務必要把嘴巴堵了,速戰速決。”

他將宋巡檢安排好的人叫出列,道:“現在太陽還未曾下山,你們先將可以引誘的人引誘出來,剩下的人等入夜,你們尋機而動,記住,一旦這邊有大的動靜,你們那邊不管是什麼情況都要開始行動,抓住人後就立即後撤,我們在此處匯合。”

白善擡頭看著這些選出來的小隊隊長,問道:“記住了嗎?”

隊長們壓低了聲音道:“記住了。”

白善很滿意,讓他們分開行動了。

他先跟著他們去了小井村,馮大山在他們的目光下戰戰兢兢的往外走。

白善叫住他,神色溫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知道這麼多人裏我獨獨將你叫來嗎?”

馮大山搖頭。

白善道:“因為本縣認為你良心未泯,所以願意將此戴罪立功的機會給你。希望你也不要辜負了本縣的期望。”

馮大山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問道:“我,我可以戴罪立功?”

“當然,”白善道:“只要你助我們將他們抓住,你就是立了大功,雖不至於讓你免去懲罰,但你的懲罰一定會比你原本該判的罪罰要輕。”

馮大山神色堅定下來,認真的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我會戴罪立功的。”

白善滿意的點了點頭,讓人將他帶過去。

白善這才看向一旁的賈裏長的兒子——賈二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